はなひらり

▶ 姑且算是前情提要

“呜哇——阳前辈和夜前辈跳得好棒啊!”学到一半休憩中的神无月郁在房间的阳台上探头看下去,花前月下蹁跹起舞的两人姿态逐渐变得优雅,想必只要是再多加练习便能得心应手。

 

同样在一边探头张望着的水无月泪虽然同样表示了赞同,却一言不发,他好奇地看过去的同时对方也正好转过头来看向自己笑道:“因为郁君肯定也能做到嘛!”

 

被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肯定到的神无月郁多多少少还是觉得有些腼腆地搔了搔脸颊,“那这样看来,为了不辜负泪我也要加把劲了!”

 

水无月泪有些怔怔地看着已经熟练地朝自己伸手邀舞的神无月郁,月朗风清下眼前人的侧脸被明明...

ふたひらり

▶  写论文不如摸闲鱼,摸到一半不摸了【

流水素面被挑起了最后一根的时候,在一边顺理成章偷懒享受着来自搭档的照顾的霜月隼拍了拍手说道:“据大的说法,下一个要上的综艺节目似乎里有交谊舞的安排哦?”


还在吸溜吃着面的神无月郁突然像是被噎住了一样咳嗽起来,长月夜赶紧上去递过去一杯凉茶给他顺气,霜月隼带着笑意问:“哦呀?看来郁不擅长交谊舞呢?”


叶月阳和水无月泪一人抱着一手饮料从屋子里回来,听到这话时也不约而同看向了还在一边咳嗽的神无月郁,被看着的人只能僵硬地点着头,“诶?真意外,我以为郁一向擅长舞蹈。”


在一边的文月海也做出...

幻想情敌

#假如他们活在一个和平的世界里磨磨唧唧地准备谈恋爱

#本篇设定上没有官方爸爸的“被吸血鬼吸血会有快感”,且有私设

#联动《正餐要在晚餐后》


16岁的春天,百夜优一郎人生第一次留意到了家门前那盆风信子结出一朵花蕾。


说时迟那时快,也是踏入了高中生的年纪,毕竟也到了情窦初开的青春年岁,也不奇怪总有些鬼鬼祟祟滋长的情愫会慢慢随着时间流逝而积淀在心底悄然开出一朵花。所以就算是百夜优一郎这种理智上都已经诚实地承认自己是一个笨蛋的情况下,却还是突然在某一天的早晨里醒来的那一瞬间恍然大悟:说起来米迦那家伙也是时候该谈恋爱了吧?


醒来跑...

关于吸血鬼百夜米迦尔的故事02

#如题,单纯是因为对米迦老公爱得深沉,有轻微CP向

 ↓

01  《赤紅十字架 》

CP向不明显的:百夜米迦尔x百夜优一郎


吸血鬼的第三始祖大人惯例地一手撑颔一手酒杯,带着些微不知感情的笑意看着王座下正单膝下跪着的家眷,“呐,已经跪了三天三夜了,小鬼。”


“……”而跪着的人并没有毕恭毕敬地回话,这让一向被尊敬惯了的第三始祖大人相当的,感受到了不愉悦。


“那我就再重申一遍:第一,我不会让你踏出这里半步。第二,我不会让你死。第三,不要妄图再喝到我的一滴血。”说完,姿态幼儿的第三始祖维持着嘴上轻蔑的笑意,一个用力的扬手将杯...

正餐要在晚餐后

#曾为米优炖了一锅肉,然而现在是没有遵守约定在10月写完的坑

#未成年人看到这行字时请自动回避哦(笑

#大概是写的梗已经被36话官方大手全盘打脸啪啪啪地响彻天际,一怒之下我也就“啪啪啪”了,我大概是没救了,于是36话官方梗将会强行出没

#CP:百夜米迦尔x百夜优一郎(AU向OOC)

 

以上注意事项阅读后无任何不良排斥反应者可往下拉↓


***

今天是百夜优一郎做晚餐。


虽然平常大部分时候都是百夜米迦尔担当厨房役,但实在是由于他吸血鬼的身份丧失了对任何人类基本食物的味觉,在同居刚开始的日子里,就餐对于百夜优一郎来说简直就像...

炖了一锅米优肉

# 说好的米优脑洞结果炖了肉,而且大概前面非常的OOC

# 其实我真的是个很纯洁的少女

# 完整版大概等十月再继续约


黄昏的教室里,米迦尔逆光站在柱子的阴影中,那双平时毫无波澜也好看到溺死人的碧色眼睛里此时流露出复杂的情绪,优一郎听见他说:“这样的我还有资格在你身边吗?对不起,小优…”


“没关系,米迦,因为…”他往前半步。


“可是我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我…!”米迦尔往后退了半步,仿佛依旧不能接受自己和他站得太近一般。


“我不是说了没关系吗?!”


“怎么可能没关系?!你一直把我当做家人看待,可是我完全没有用这样的眼光来看过你啊!”米迦...

裂痕(上)

#CP为《Buddy Complex》中的渡濑青叶x迪奥

#私设严重!我不管三癞子官方什么破逻辑!设定是70年后,孙子和迪奥16岁还未正式服役,世界线变动

#失忆梗·单恋梗·伪青迪

#不可抑止地逗比文风


01

其实渡濑鹰没想过有一天会加入军队。


渡濑鹰趴在甲板上的栏杆上哼哼唧唧地挂念着港口对岸的陆地,身后几个还在积极打扫甲板卫生的新兵看着甲板头的人敢怒不敢言,只能哼哧哼哧地继续把怒气撒在拖把上。


谁叫渡濑鹰头顶上有着军人家属的光环呢。


说起来,渡濑鹰加入军队其实很大一部分...

不合理

我喜欢易烊千玺这件事,我还是很庆幸起码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

易烊千玺对我的好或许全部来自于他的本能和性格,甚至是关于那令人生疏的礼节,但是我却没办法矜持克制住自己的心脏因为这些一点一滴堆积起来的名为“喜欢”的心动。

我叹了口气,我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变成这样,或许那句话说的对,“我与你们喜欢的感情一模一样,只是我喜欢的人刚好性别相同而已。”

反复确认后得出的结论在那一晚我的的确确实实吓到自己,逐渐发酵起来的“喜欢”因为被得到认可而在一瞬间膨胀爆炸充斥着每一个细胞的边边角角叫嚣着爱,但是同时袭入眼眶的却不知道是喜是悲的泪。

真痛苦。
 真幸福。

矛盾所相互冲击着的疼痛感不断以一定的...

[原创/连载] 槐花与藤椅 (1)

#短篇连载,大约是八十年代的背景设定,我没有多大去考究具体时代背景,要是有什么BUG请多多包涵的同时予以指正,我会努力修BUG的

#一直致力于清水朦胧暧昧纯爱系

#不要问我为什么名字有点奇怪的即视感,有本事这都来咬我就咬啊(笑)

#各种梗可能都会用,文笔不成熟至今也一直在变画风

0.

他坐在那张藤椅上,低眉看着眼前繁花落尽,那只陪了自己五年的猫晃着尾巴在脚边悠悠走过,他抬起手想捞起来却在动作的下一秒停了下来。

要走的留不住,要散的聚不回。

人世间凡尘若梦,多多少少在案里案外都有不尽如意,至今他想起来那段往事也不怎么动眉,只是叹了句往事如烟。

那棵槐树,那张藤椅,摇摇曳曳着清澈如...

挑错时间的牢骚

#题目就是重点,重点就是槽点,不作死就不会死

#原创向,《请君入瓮》,系列向打算(?)


这天连生和君礼本来窝在两人在外面合租的小房子里正惬意地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电视的时候,君铃一个电话打过来生生把两人原本的和谐气氛给打乱了,君礼接过电话时只听见电话对面的自家老姐沉着声音说:“君礼,把电话给连生。”


“啊?”但想着说多不如做多,他给刚把头从自己肩上抬起的连生使了一个眼色,把手机递了过去。连生也习惯了,自从他的导师调进君铃公司之后,君铃就没少给自己打过电话,也曾因这时一度遭自家君礼白眼。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心想估计又是关于他导师的事。


他对着电话...

君不知

  那年国战兵败,多年四季如春的国家里突然大雪纷飞,余生一身带血的盔甲倒在漫山白茫茫的雪地里,冻僵的手脚连握住手里的剑都无法做到,余生没有想过当年驰骋沙场的将军如今会落败成了逃兵,他迷茫间想起当年受冕跪在金銮殿时,皇上凛冽却带着温存的眼神,他想起当年陪着尚是太子的皇上逃过太监的监护偷偷去殿外赏花时,皇上得逞得意的笑。

  他想起很多的曾经,从曾经到如今,短短不过数年。

  ——余生,用余生陪着朕,打点江山吧。

  他当时满口应承,可是没想到不久后的将来,一切都像是梦魇一样,敌国大兵近城,明知内贼未除,他仍奉命...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