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9 A.M.

#  没台词了,总而言之是个美好的早晨!大家圣诞快乐!

#  CP:叶月阳×长月夜

 




长月夜还捣腾着手里的汤勺时被肩上突然一沉的重量吓了一跳,手上汤碟里的汤汁抖了抖险些撒了出来,然而肩上的罪魁祸首似乎并没有自知之明,只是更凑紧了点用力嗅了一嗅,“喔——太好了,早上是夜的味增汤。”

 

长月夜刚憋到嘴里的话一下子又没了脾气,撤下手里的汤勺小力地敲上了肩上人的额头,得到对方吃痛的一喊后才笑道:“别每次都大惊小怪的。”

 

“不挺好的嘛,毕竟我最喜欢夜的味增汤了。”早晨因未开嗓而异常低沉的嗓音在耳边笑得极为磁性,长月夜还是稍稍不适地用头拱了拱对方咕哝着油嘴滑舌。

 

“洗漱了吗?”

 

然而对方只是懒懒地打起了哈欠没正面回答,浑水摸鱼一样点了点头又把毛茸茸的头埋进了长月夜的颈侧,“别糊弄我。”被不停打扰着回笼觉的人耐不住折腾,伸手环上身前的腰肢凑上去讨了个不深不浅的早安吻,不过分纠缠的舌尖划过口腔上壁,尝到了自对方而来清新的薄荷香味萦绕唇齿舌间,在末尾时就着和谐的姿势又紧跟着在长月夜额头上留下一个吻,而后才慢吞吞地把头安回肩上盈盈笑道:“早安,夜。”

 

仍不习惯这般亲密而涨红了脸的长月夜忍住了推开来人的冲动,敛下水波荡漾的湛蓝眸子里有俏生生的娇怒看他,“早安,阳。”

 

明显很享受这般美好休息日开端的叶月阳喉咙里发出隐隐的笑意,还未睁开过的双眼露出一只好看紫堇眸子有些得意,“怎么样,知道我洗漱了没?”

 

长月夜听言一时语塞,只好努着嘴嗔他:“啊啊…果然对这样的偶像阳感到很生气。”

 

因为抱在臂间的触感过分舒适而开心着的叶月阳蹭了蹭长月夜的后颈,“这不是挺好嘛,反正夜也只是嘴上说说。”长月夜有些气馁地发现事实和这话没有什么差别,唯有叹口气继续搅动汤锅。

 

晃眼到发白的阳光钻过窗棂投影在白气袅袅的炉灶上,一前一后相拥而立的两人看着眼前咕咚咕咚冒泡的汤汁,穿着家居服唠嗑起普通日常的模样与其他家庭一天的开始别无二致。长月夜后来在想要是两个人没有成为偶像,而是一如既往在老家进行着普通的生活会不是还是这个模样,这样的心思被叶月阳知道了之后撇撇嘴不甚在意道:“夜,世界上没有什么如果啊,只不过我还是会换个方式向你告白而已。”

 

那时候长月夜翻书的动作顿了顿,眉眼里都是藏不住的笑意,叶月阳看见这般模样的长月夜心里也开了花,扑过去两个人滚在地毯上你推我让地纠缠了一会后才交换起彼此的吐息。

 

“快起来啦,被其他人看到不好。”长月夜用手肘捅了捅身后的人,叶月阳嘴里吚吚呜呜地表示知道了,环住他腰的手倒是一点都没松,他只好转过头打算用稍微责备的眼神表示坚决,谁知道却只是被对方毛茸茸的发尖戳到了眼睛。

 

叶月阳吐起了舌头,“哎呀,就一会一会,我倒是很想让他们都羡慕一下我。”

 

被这么说到的长月夜突然之间也懒得和这个人磨嘴皮,撒起娇的大男人尤其是叶月阳有种可怕的魔力,尤其是喜欢一切可爱东西的长月夜对此毫无招架之力,“赶紧回去房间换好衣服,今晚是年会,事情还好多。”

 

语气温和得像是慈爱的母亲,叶月阳眯起眼睛笑得开怀又收紧了双臂,“我大概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吧现在。”

 

“诶?”

 

“能和夜这样的人一起,没想到到头来是我啊。”闷在颈脖间话里带笑的声音挠搔着心弦,长月夜扑通扑通快要跳出胸腔的心脏搏动着全身上下燥热的血液,没来由地起了想要亲吻对方的心思,然后长月夜也的确这么做了。

 

长月夜很少有主动的时候,除了喝得烂醉会缠人得要命时,就是只有在某些特别的日子或者时刻才会怯生生地凑上叶月阳的嘴唇,比如仅仅在叶月阳生日的时候。所以在长月夜于一个如此稀松平常的早晨里,眉目含情里转过身子环上他肩膀轻轻贴上他的时候,叶月阳几乎都忘了要呼吸这件事。

 

冬日里暖和的屋内,嘴唇相贴的温度却似乎沾上了夏日的热浪,视线里近在咫尺的俊秀脸庞有着让人无法自持的粉色,拥抱时的感觉就像是突然领悟到两人的身体仿佛天生就是为了彼此而成长。叶月阳手足无措地抓紧了对方围裙后面的蝴蝶结,在两人即将深入的交缠里一个紧张把结给弄散了。

 

感觉到身后一松的长月夜顿了顿,“阳?”

 

叶月阳却像是当年第一次亲密的时候那般两只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结结巴巴地开口,“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好紧张。”

 

“……”

 

突如其来的沉默,长月夜在看见眼前比自己稍高的紫堇色眸子里都还是当初少年时熟悉的感觉,终于忍俊不禁道:“还记得我前些时候问你的话吗?”

 

“……哈?”

 

“我想,大概不论是什么时候的哪个你,我也还会喜欢着你。”

 

叶月阳的手终于被轻轻地放在说出情话的人脸上,他轻轻抵上对方的额头摩挲着光滑的双颊说:“这不是当然的嘛。”


评论(4)
热度(81)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