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3 A.M.

#  是个美好的圣诞夜呢w

#  CP:弥生春→睦月始






“还在忙?”

 

弥生春敲打着键盘的手指闻言停下,透过桌角暖黄的灯光他抬眼看黑夜里模糊镀上金光的来人,“始还没休息?”

 

睦月始将一杯飘着浓郁茗香的红茶放在他手边后缓步踱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刚刚敲了门你也没留意,时间很晚了。”弥生春看见他随手从沙发边上的小台几上抽出一本书,拉开了阅读灯后似乎打算读起来,转头看了眼屏幕右下角的始终显示着“01:03”后倒吸了口气,心里琢磨了下原来从吃了晚饭后就已经埋头工作了这么久。

 

退后了椅子朝上方伸开了个大大的懒腰,左右活动着僵硬的脖颈把手指掰得咔咔作响,“这么教训到我的始不也坐在这里读书了吗?”

 

闻言并无反应的人只是又翻过了一页,指尖规律地点着纸面似乎并不打算回答。弥生春抿了抿嘴角小声地笑,睦月始终于还是耐不住开了口,“并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你安心继续工作吧。”

 

拎起杯子呷了一口温茶,寒冬的夜晚尽管屋内暖气开得十足,依旧会因为有温暖滑过喉咙而倍感幸福,“始,不用管我先去休息也可以的。”

 

回答来得紧接话尾,“我并没有在等你。”说这话的同时又翻过了一页。

 

弥生春镜片后的眼睛眨了眨,看着阅读灯下的黑色国王面无表情地挺着腰翘起腿翻膝上的文库本,低垂的眼睑下有不长不短的睫毛投下了一扇阴影,被半掩住的眼眸是他颇为中意的睿紫色,喝茶时抵在唇边的杯沿一滞,他一晚上毫无波澜的心跳突然就被眼前的人撩起了浪花。

 

他喜欢睦月始。

 

不知道有谁曾能读懂自己的这份心情,但弥生春却深知这份喜欢浸润着心脏已经长长久久,等意识到过来的时候已经渗入了骨髓,透过每个细胞的感触来叫嚣着快要冲破桎梏的爱意。他曾经悄悄一个人跑到结缘神社里求了一块绘马,小心翼翼地用黑色马克笔在上面写他们两个名字的一笔一捺,最后像是还嫌还不够般,在两人名字上方画了一把不怎么好看的伞。尽管在把他挂上最高处之后才意识到这大概会是多么糟糕的一枚炸弹,可看见迎风飘扬起来的红丝带时,却怎么也没舍得把它摘下来。

 

茶液飘香的白气模糊了镜片,他也才敢大胆地毫不掩饰眼里露骨的感情,他既祈祷着睦月始不要发现这份感情,又期待着睦月始能亲手将他的心意托出。“始,在这种时候稍微诚实一点也无妨嘛。”

 

睦月始别过眼看他片刻,“那如果我现在叫你去休息你会去吗?”

 

“嗯,不会。”弥生春放下茶杯笑道。

 

手上的文库本被人又翻过一页,“那我也不说实话。”

 

弥生春看着手边的资料心下顿了顿,倒是奇怪起睦月始一反常态的态度,“虽然说这篇论文是正月后才交啦。”他合上桌上的笔记本拎起茶杯走到沙发边,“今晚始很奇怪哦?”

 

睦月始叹了口气也合上了腿上的书抬眼看站在不远前的弥生春,托起下颔支支吾吾的,“我…我房间里的暖气好像坏掉了。”

 

弥生春一滞,心头一紧,握着杯耳的力道不自觉加大了不少,然后他听到对方继续说:“前后想了下,想今晚借住你那一晚。”如他所料的事情发展,一句话的时间里弥生春像是经历了一场理智与欲望的殊死搏斗。

 

这是理所当然的。

 

即将可以拥有与心爱之人同床共枕的夜晚对他是极致的奖赏与毒药。弥生春在知道睦月始内心不如表面般精明而却单纯的情况下,却也情不自禁地猜这会不会是眼前这个人知晓了自己的感情而制造的一场恶作剧。

 

这可能吗?弥生春不下一次地问自己,然后拼命否认与想要承认的拉力赛里面对睦月始疑惑的眼神而又突然心静如水。“嘛,当然可以,如果你早点说的话我会更早结束今天的工作的。”他有些自责道。

 

睦月始笑了笑,“没关系,你工作要紧,我可以等你的。”

 

弥生春在睦月始对面坐下继续慢悠悠地呷了一口茶,“这怎么行,我可不想错失和始即将一起拥有的美妙夜晚的一分一秒。”在收到警示一般的眼神攻击后依旧没有停下的嘴欠,“始不怕我半夜袭击你吗?”说这话的时候他还像是为了体现危险性般地眯起了眼。

 

把腿上的书放回原来的位置后,睦月始活动起手腕问他是不是最近欠揍的时间太长,弥生春打着哈哈说的确有点怀念的时候果不其然被伸过来的手掌送上了铁爪功。

 

弥生春跟在睦月始身后看他从房间收拾起枕头和杯子的时候笑着说自己房间里的被子其实蛮暖和的,睦月始收被子的手顿了顿便听话地松开,抱着手里的枕头从喉里笑道:“那今晚就打扰了。”

 

像是新婚时妻子对丈夫般的发言,弥生春暗笑自己果然只是春心荡漾。把床被都整理好两人一同躺上床互道晚安过后不久,静谧的房间里除了暖气片里传来的机器运转声就只有身旁人传来绵长的呼吸声。

 

弥生春在黑暗里透过窗帘缝隙里洒下的月光悄悄地翻身看身边沉睡的人,千言万语梗在喉咙里他都来不及挑,他怯生生地伸手去碰对方好看的侧脸,在确认对方已然熟睡后才力道极轻的撑起身子够到睦月始上方。

 

早已用视线描绘过千百遍的脸此时两人距离只有毫厘,弥生春祈祷着这个夜晚能够足够漫长让他一个人悄悄对着眼前这个人诉说千万爱语,极为虔诚地吻上睦月始的唇畔,“我喜欢你,很喜欢。”


评论(3)
热度(40)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