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6 A.M.

#  不好意思,还是我,圣诞快乐已经被我说烂了,那就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  CP:神无月郁 ? 水无月泪





 

暖阳高挂的早晨并没有为年末的寒冬增添几分暖意,隆冬大雪一晚过后的街道纯白而安静,偶尔擦身而过的行人小声细语,远处车轮碾过雪地咯吱咯吱作响,神无月郁看着眼前膝盖高的积雪被堆起在路边足足快到腰间,只好祈祷将到的正月不会是个暴风雪天。

 

他重新提了提两边勒手的购物袋,回过头去看身后不远处正小心翼翼挪着脚免得滑倒的水无月泪,说话的时候在视野前呼出一团白气氤氲了对方的轮廓,“泪,不用那么小心也可以的。”

 

足足把半张脸都埋进领子里的水无月泪听到这话时,专注看地的视线终于稍稍不满地抬起来与神无月郁对视,“想笑也可以哦,我听出来了。”显然自己鼓起的腮帮子没有被鬓发掩好,对方憋笑的嘴角压了又压愣是没笑出来道:“怎么会w”

 

水无月泪蹙起了纤细的眉头,想说点什么又堵住了,想要迈开大一点的步子在看见脚下光滑的冰面时又硬生生在空中缩了一半距离,“郁君,真狡猾啊。”

 

神无月郁站在原地终于轻轻笑了出来,被雪墙反射的声波回荡在不大不小的街面上清脆悦耳,他看着的青发少年被寒气冻得通红的双颊终于挪着步子与自己缩小了点距离,“哪有,只是稍微比泪要擅长走冰面而已。”

 

“滑冰的话我可不会输。”水无月泪重新把下巴埋回领子里缩起来,手揣进了衣兜里,弓起的身子像是穿山甲一样。

 

听闻此言的人点了点头,心里想大概是滑冰比起跑步这些运动要省力一点的原因,“抱歉,让你和我一起在这大冬天的出来跑腿。”

 

水无月泪愣了愣,抬起青绿色的眸子漾起了水波后又垂下,“不,是我自己要跟着郁君出来的。”说话的声音闷在宽大的衣领里像是从水底传来,神无月郁笑着耸了耸肩,倒让他自己觉得有些难为情起来。

 

低垂的视野里终于映入了对方的靴尖,不甘心般的和自己比了比发现尺码大概要比自己大上不少,在惊讶里把目光上移触碰到因为挽着沉甸甸购物袋而勒出青筋的通红手背,在暗暗感慨原来眼前的搭档在与自己度过的同样时间里已经比自己要更为出色地成长为一名成人时,两人终于又一次四目对视,随后视线里那张棱廓分明的脸上抿起了好看的嘴角。

 

像是弹珠汽水里突然升腾而起的二氧化碳气泡,在水无月泪的眼底噼里啪啦地炸开,为了掩饰心底突然轰鸣的心跳声般攥紧了衣兜里裹着棉手套的双手,小声嘟哝着:“Goal。”

 

神无月郁眨了眨眼,“喔!做的不错啊,泪选手。”

 

水无月泪暗搓搓在想,大概天下没有哪个谁会再像眼前这个人对自己一样,连捧哏都知晓得一清二楚,他眨巴着眼去看已经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人,“郁君……”心跳如同雷鸣。

 

“嗯?”

 

“我……”在连自己都以为有什么要破口而出之际,到了嘴边的话又突如其来地转了个弯,“我说,郁君的手都冻红了。”

 

对面的人恍然大悟般地低头看了眼手,“没事没事,回去暖和暖和就会好的。”

 

然而听到这话的水无月泪倒是来了气,从兜里伸出了手扒下一只手套絮絮叨叨到:“嗯平常总是说教我是个要当偶像的人自己却不爱惜自己,出门总是带了我的手套却忘了带自己的,是想怎么样啊。”

 

神无月郁愣眼看着被用手套捂紧了的手背片刻,把一边手上的购物袋挽到另一边,伸出空出的手让对方给他戴上而后盈盈笑道:“谢谢,泪。”垂下眼睫的人鼓囊囊还装着气的嘴巴里好一阵子才憋出了一句不用谢。

 

神无月郁看着双手还搭在自己手上的人像是为了什么在生闷气的样子,歪头左思右想看眼前的人似乎并没有打算有什么新的动作,奈何另一只手上还是沉甸甸的,“那么,干脆就这么牵着手回去吧?”

 

话里虽然是疑问句的形式,却显然已经非常笃定,被一语惊醒的水无月泪连惊讶的余地都没有就已经被拽着走出了新的一步,“诶?”

 

走在他半个身前的人脸上挂着洋洋得意的笑意,“哈哈哈,电视剧里不是也这么做嘛,反正这样也不怕泪会摔倒了,哦对还能暖手呢。”神无月郁说完还晃了晃两人牵住的双手揣进了口袋,冻僵了的手指蹭紧了水无月泪刚好捂暖的掌心。

 

“……”这人到底知不知道电视剧的这些剧情发展里基本都是由男女主角负责的啊!论天然的话明明这个人也毫不逊色于自己吧!

 

水无月泪口中叹出了白雾,贝齿轻轻咬住了下唇的同时也悄悄地握紧了对方冷冰冰的指节。“郁君,果然很狡猾。”

 

“诶?为什么?”

 

“……没什么。”

 

正巧站在对面车站里等公车的公务员咬着手里的红豆面包目睹事情发展前后一脸的目瞪口呆,只好掏出手机在推特上感叹一句:年末将至,街道上像雪般冰冷的狗粮在我脸上胡乱地拍。








【那么,12小时系列就此完结啦,不好意思刷tag打扰了

【本月底会有一个印调,届时也打扰各位了,谢谢看到这一行字的可爱的你

评论(9)
热度(45)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