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 paro衔接 IF

▶ 流水账一样的情节,稍微让米库内心表个白w




人生有好多个几年,不过充其量也只是个定量而不是无限延伸的长度,米库里欧掰着手指数了几个十年后有些丧气,他瞧了瞧明镜一般的水面上这些年都没有多大变化的自己的倒影,叹了口气:“是不是也应该做点改变了呢?”

 

艾德娜的伞尖在快要落上头顶的时候被米库里欧在千钧一发之际成功闪避,他没好气地看着正因为突袭失败而同样丧气地叹了一口气的少女开口道:“艾德娜,拜托你不要再做这么幼稚的事了!”他把快到嘴边的那句你也老大不小及时咽了回去。

 

“如果不是你这么一副怀春少女的样子的话我大概会面对你的时候也稍微成熟一点点,一点点。”收起阳伞敲打着肩膀一副不满的口气,被用居高临下的视角紧紧盯着的米库里欧有些恶寒,却一时间还是不知道该用什么合适的话来反驳对方。

 

在一边笑眯眯地目睹事件发生过程的莱拉合起手掌,“说起来上次大家一起的时候都是好些年前的事了。”他心里默想大约也有两百多年。

 

扎比达甩着手里的钟摆大笑出声,“还是老样子啊,米库小少爷。”

 

“米宝就是米宝。”

 

他听完大大地叹了口气,“你们也还是老样子,爱调侃我这一点上意外的合得来。”这些年头也算见多识广的米库里欧多少也终于习惯了自己作为好友中食物链底端的议员,要是摆在那时候史雷多少还能和自己做个伴。

 

说起来,也是好些年头没有回卡姆兰了。

 

多少个春夏秋冬对天族这些年漫长而孤独的旅途来说回忆起来还有些困难,他也才终于忍住了在碰到有趣的事时不再转头想着和谁侃侃而谈的习惯,可是世界那么大,历史那么漫长,有趣的听闻多如繁星,就像是那时站在露台上,由下往上仰望着的灿烂银河。

 

扎比达这些年待在灵峰上和艾德娜唠家常一样说那些年他所知道的艾杰恩的故事,时不时乘着风朗气晴的日子就捎着艾德娜去走以前他们走过的地方,时光荏苒历史迁移过后的如今早就不再是千年前的模样,可是艾德娜撑着那把阳伞站在过去与现实交织的地方时还是会忍不住眼里的思念。

 

这些话都是米库里欧从莱拉的口中说,他和莱拉时不时还是有些联系,他经常回海兰德捎点特产到各处打点,教堂里「湖之乙女」沉睡的身姿依然动人,有时候就着台阶互相交流城里城外的情报,有时候两个人会站在教堂外一起看蓝的透彻的天一言不发。

 

像这样四位天族聚在一起的时候少之又少,如今四人站在圣女湖前的模样倒是让他想起他和史雷第一次到这里的时候,那时候莱拉恳请作为「导师」的史雷谨慎回答世界与使命,当时他似懂非懂,到了现在他其实还是心存懵懂地面对已经成为历史的那段旅途。

 

扭曲的正义带来了灾厄,以纯洁与时间为代价换取拥有希望的未来。

 

米库里欧本来以为自己也就那样,在史雷的梦想里结束自己的旅程,将生命与世界放在天平上衡量的时间可能连一秒都没有,但或许能在安眠的一瞬看到他们所共同想要迎接的未来也挺好的。

 

在化为子弹的一瞬说不害怕,说不后悔,说会舍得都是假的,与将人世道理看得比他更透的莱拉、扎比达相比自己或许真是小孩子气到足够了,毕竟他那时想的都是他还有些话还没和史雷说,也想好好向曾经的母亲好好吊唁,想再回一次何方看看村里的艾德他们。

 

可这些也是直到自己再一次真正意识到自己活着回到世界的那一天才恍惚想起,故事的结尾所有人都朝着自己该努力的方向继续生活着直至命运到头,梅文也好、缪斯也好、罗洁也好,就连同史雷也是。

 

习惯是个可怕的事情,他不曾想过自己是谁的附庸,但一旦失去支撑的一点时他震惊地才发现自己到底将这份珍视放在自己的哪一个深处,以至深入骨髓,以至爱入灵魂。

 

就算有着一个看似有希望的等待,那一种无法估计的未知数始终压在心脏上为每一次呼吸挂上一块铅。

 

与现在的寿命一比,和史雷一起成长的岁月真是短到和弹指一瞬没什么差别,一个三年,五个十年,然后就是几个百年,年年岁岁堆积起来的手账本已经在屋子里堆出了一座书山,米库里欧曾经一边写一边笑着想这些日子替两个人看的这些「未来」足以能等到史雷醒后然后慢慢和他絮叨几十年。

 

还有多久呢,这段一个人的旅程。

 

在他一个人的这段时间里,他在无知无觉的安眠里有好好做一场美好的梦吗?

 

“米库里欧先生,头发好像稍微留长了一点呢。”

 

“哦是吗,没有太大留意,这么说起来是好久没有剪过头发了。”以前和史雷在一起的时候倒是为了能追上史雷生长的速度都同步着,一个人走得太久倒是忘了这些事了。

 

干脆趁着这次稍微蓄起头发?说不定那家伙醒来之后会吓一大跳呢。

 

艾德娜悠悠地叹着气,“哎呀哎呀米宝这是终于要摆脱这张幼稚的婴儿脸吗?”

 

“活了这么久的幼女大概没资格这么和我说哦。”

 

“这些年你走遍天南地北之后倒是学会不该学会的伶牙俐齿了,无趣。”

 

“我选择把这些话当成夸奖哦?”

 

艾德娜鼓着脸看了一眼在旁边正笑得前仰后合的扎比达和抿着嘴忍着笑得尽量不夸张的莱拉,“喂,你们两个,让我们赶紧悼念一下逝去的米宝啊。”

 

“……”

 

「假如在那之后与友人的阔别重逢」






▶▶ 

  稍微的想要看看ED后四位天族的重逢,也稍微揣测了一下游戏里没有提到的情节背后,在想年年岁岁的等待里米库里欧这么乖巧聪慧的孩子一定会学会更多“坏水”的,毕竟在游戏里也唯一一次欺负到了艾德娜嘛ww

  不过建立在自己的OOC上就是了【

评论(1)
热度(28)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