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烟

# Cast:文月海 & 弥生春

# 又名:黑心春的OOC py交易【x

# 设定衔接 《空枪》&《空杯》

 

 

 

弥生春手法娴熟地从风衣兜里掏出烟盒开盖递到文月海面前撇了撇头,后者看了眼对方笑着从烟盒里抖出一根烟游刃有余地擦燃火柴点着搭上唇边,“这是我最贵的烟了,别嫌弃啊。”

 

文月海眨了眨眼不接话,港口的风有些大,火柴上摇曳的火苗一瞬间晃了他的眼,微妙地让他想起那天在仓库门前自己扣动扳机时溅起的微小火星。弥生春看罢,迎着风深吸了口气而后缓缓吐出一个烟圈,“人生的路很长,走歪了不怪谁,你既然来了「这边」,抽烟喝酒吸毒可都是家常便饭啊。”话尾不知怎么他隐约带着点难言的笑意,文月海听着也终于笑了。

 

“我好歹是个前刑警,吸毒还是饶了我吧。”说着他终于伸手接过夹在弥生春指间的纸烟。

 

“哟,前刑警先生还是挺上道的啊。”

 

闻言,文月海将纸烟在指节上转了个圈瞄了一眼正戏谑笑着的人,自远处呼啸而来的冷风扬起春色的发梢勾勒出那人刀削的侧脸,上飘的烟絮后狡黠的笑意满溢眸中带着他现在还看不透的暗影潮涌。

 

这么想的话怪想念那个总在一边磨蹭着要自己沏茶的小少爷的,他想。越是这么想到心中一些奇怪的念头就越是难以自持,他有模有样地学着弥生春的姿势凑身上前,几近相贴的鼻翼下燃起的烟尾相互触碰,有不起眼的火花在两人垂下的眼底里闪烁。

 

他想回去。文月海脑子里横亘着清晰的一句话让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嘴边的火种在燃烧,可文月海没想到的是自己似乎也被刚才一瞬的思绪点燃,难以釜底抽薪的情种一旦放了火就无法潇洒抽身。有些苦恼地从嘴中叹息出声,寥寥白烟在两人几乎相贴的呼吸里弥漫。

 

被毫无自觉以这么暧昧的姿势对待着的弥生春愣了愣,率先叼着嘴里的烟别过头推开了身前的人,“拜托你这大条的神经别只在工作的时候才派上用场啊。”也难怪那位白色小少爷会这么上道,弥生春这么想完还有些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自己的心脏附近的位置。

 

被用力推开的人显然没反应过来,一口苦烟被他用力吸入肺叶呛得他赶紧扔了手里还剩大半的纸烟捂着嘴止不住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咳咳咳!”

 

弥生春看着那双海蓝色的眼眸里逐渐泛起的生理性泪光,没忍住由衷地和着鼻腔里喷出的白烟啧啧出声,随后又看见正躺在地上仍尽职尽责燃烧自我放逐生命的卷烟顿时又笑不出来了。

 

“海,这烟可贵了,我都没舍得抽几次。”

 

“咳咳…抱歉…咳咳春……”

 

“下次抽佣三成给我吧。”

 

“咳咳咳咳?!”


 

 

 

 

 

 

 

 

 

 

 


评论(3)
热度(22)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