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如新

# 很早之前就已经有过一次的世界观设定,有点中二,将故事开头拉长了一点点,没有接下来的故事

# 2016年现在,我和这两小个一起走过了6年半噜>3<

 

01

人是可以成长的,与其说是随着年龄而成长,不如说只有成长了的才能称之为“人”,没有成长历程的婴儿,就像是还保持着兽性的人形。

 

人类文明进化史所不断佐证着这句话,不过很多历史也不断试图用自身的失败来推翻,战争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镜音连对此并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目光平视,看着荒芜的世界逐渐地、逐渐地失去人的生气,看着远处的某方有绽开了硝烟的蘑菇云,就像是神明重重往地上敲下一槌想要给予所有生灵当头一棒。

 

“世界的繁荣还是毁灭,取决于人类的理性与兽性。”镜音连站在断垣残壁的一隅,身后传来一向清冷的语调,他回过头看见正同样把目光投向远方的巡音流歌,他目光略略扫了一下就看见她腰侧那把她引以为傲的“三月暮”——一把有着点历史的激光枪剑。

 

没过多久,又有一朵艳红色的蘑菇云张牙舞爪地向空中伸展,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皱了皱眉,他率先别过了头跳下断壁,“我们下去吧。”边这么说着迈开了步子往前面不远的洞口走去,他听见她叹息了一声,紧随其后跳了下来。

 

洞口并不大,仅仅够一个人进出,他想了想还是让后面的巡音先下去,他听见她戏谑地调侃了他一下:“小鬼还是要小鬼的任性比较好不是吗?”

 

他耸了耸肩,不置可否,“可是我已经不是小鬼了。”得到的是一个弹指,他捂着额头揉了揉,视线里是她有些无奈的笑,“明明就还是……”

 

 

穿越了大约长达一分钟的模模糊糊的黑暗,才又重新接触到光线,不同于地上混杂着漫天灰尘的阳光,是温婉的如同圣母般的柔和,他抬头看了看,被地下世界称之为“月阳”的人工太阳漂浮在半空中,似乎在温柔的呓语。前面的巡音流歌回过头催促了他一下,他又看多了一眼才匆匆跑了起来,两个人向着神殿——“柏卡洛”的方向奔跑着。

 

路上的人们都对他们友好地笑着,或者招手大幅度地摇晃起来,路上清清楚楚地响着混杂在平和的脚步声中他们的匆匆的急速的踩踏声。迎面而来冲破开的空气向他扑来,他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又还是没有。

 

柏卡洛的位置处于月阳的正下方不远,跑到柏卡洛的殿厅的时候那里已经聚集起来不少像他们一样的士兵,巡音流歌走在密密麻麻的人群里穿梭,他顺着被拨开的人群紧随其后,最终到达了人群的前方,果不其然看见骑士圆桌边上站着的几个核心人物,为首的是一位青发的青年——这里的人称之为“国王”的存在。

 

一头赤红色火焰般的短发女性骑士长站在他的身侧不知道在和他耳语说着什么,后面的那位留着长长青绿色双马尾的少女正四处张望着,看在神座下方的他们开心地摇晃着双手招呼着他们过去。

 

镜音连又看了看神殿上方悬空的月阳,依稀可以看见发光的圆球里面有一个黑点。

 

“果然是月阳出了问题么……”巡音流歌的声音先出现,紧接着传来元气的少女音:“月阳的光现在越来越弱了,可能是地上世界战争过于频繁,核弹使用频率高起来影响了地脉的缘故……”

 

这时大家都又开始沉默起来,骑士长和国王说完什么后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散发着极大威严气压的她一靠近的时候大家不约而同地站直了一点,她在镜音连几步前的距离停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大家的目光向镜音连看去,包括在骑士长身后的国王,他抑制不住紧张地咽了咽喉咙,但还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国王叹了口气,“如今白昼时间越来越短,恐怕是月阳已经到了衰败期,再这么下去…”他语重心长地接着说下去,“现在月阳的状态,估计撑不了多久…”

 

双马尾的少女一时有些激动,“怎么这样,我们才在这里过着多久的和平生活,要是没有了月阳的话我们…”说到这里,大家也不约而同的语塞了。

 

“未来,我们也正是因为这个,才一直以来没有放弃士兵的训练…”巡音流歌率先打破了沉默,对着少女说,“如今这个状况肯定是预料之内的,所以才留给我们这个。”她意有所指。

 

名为初音未来的少女开始忍不住眼里的眼泪,靠着身边的巡音流歌肩膀有些发抖。

 

镜音连异常平静地看着骑士圆桌上的虚拟显示屏,上面不断变换着各种数据,他看不懂上面数字与字母的交叉含义,但是在名字那一栏里的字他还是认得的,用着字母清楚地写着:CORE-RIN。

 

 

02

现在的地下世界与上面的世界截然不同,上面的世界战乱纷争一直不断,持续了将近五十年,为着各种各样的理由不断地使用由和平的文明中诞生的新式武器,炸裂了土地,生物的种类开始在战争的硝烟里加速地消失。而此时,一部分渴望的和平的人们开始秘密地寻找着可以避免战争的和平之地,一部分科学家带领着一部分人类开始四处流亡,寻找着世界最后的乐园。

 

就在这时,神明出现了。那个被人类科学一直否认的神明以天神的模样给予这部分人一条希望的道路。

 

那是一个地底的世界,与地上的世界截然不同,像是桃花源乡那样的存在。水、土壤、空气,几乎一切生命所需要的奇迹都在那里奇迹般地存在着,可是唯独缺少了光。

 

人们开始乞求着神明,神明却说这也是她所无法给予的奇迹,后来一位勇敢的少年接近了位于地下世界中心的神明,他向她说:“神明大人,你知道歌吗?”

 

“歌?”

 

“是的,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世界的奇迹,但是是由声音编织的美丽的事物,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发现了旋律,但是正是这份奇迹的美丽,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很多的美好美好的事。”少年坐到了她身前,耷拉着头似乎有点伤感。

 

“吾对此有所认识,那是汝等人类文明的结果。”神明目光平静,如一潭死水一样。

 

少年歪过头,“神明大人是为什么要给予我们救赎呢?”

 

“……”这似乎是神明也没有预料到的问题,所以选择了沉默。不过在少年的眼里也是他意料之内的反应,“神明大人好不像我想象中的全知全能的神明呢……”

 

“或许吾并非神明。”神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回答到。

 

“并不是的,你就是!”面对着否定了自己的神明,少年激动地站了起来,“我是说,你拯救了我们,你给了我们容身之所,这里的一切都是你给我们的奇迹,所以…所以你就是我们的神明了!”

 

神明沉默了。

 

少年或许认为自己惹怒了神明,开始紧张得嘴巴一张一合,他或许是在担心要是让自己的父母知道自己做了这样的傻事,要是带给这里的人们什么别的惩罚,那一切都是自己妄作妄为的错误的话……他不敢想下去。

 

“少年。”神明说话了。

 

少年一改刚才有些放纵的姿态,紧张地大声回答着:“是,我在!”

 

“唱出汝等的歌,让吾听一下吧。”

 

 

03

  • 2195年7月23日—

位于地表上的战争依旧在继续着,或许人类已经开始感到了疲惫,所以地表上的战火总算有着几天是停下的,在那剩下的人眼里看来这似乎是一大转机,他们在盼望着政治上大亨们能看到他们的现状,这也许就能成为和平的筹码,停下现在已经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而坚持着开始的战火。

 

当然,对于一些所谓的中立国来说,停止战争并不是个好的主意,他们的经济繁荣正急切地需要这战争的剑拔弩张。现今战火的蔓延似乎到了瓶颈,人们的疲软也越发明显,对此一些军火经济大商开始呈现出焦急的神色,对于世界开始有着放弃战争的苗头这显然让他们开始不知所措起来。

 

在21世纪确立的200多个国家的政治格局现在也被战争的爪牙撕得支离破碎,于是在为了维持基本的经济状态下,世界又被重新改写。好几个国家迫于人民压力开始放弃原来的政治系统,选择新的政治体系——区域性联盟统治。与国家有所区别又有所联系,依旧是阶级统治领袖掌握政权,但是原来被融合的国名则被统一的以代号取代。而这种体系也逐渐在好几个大陆间被推行开来成为了世界趋势。而一些依然选择独立的国家不知何时也成为了战争的目标,因此好几个坚持独立的国家被灭国——国民被大量屠杀,一些成为了俘虏遭到了毫无人性的劳动压迫或者人体实验。

 

比第二次世界大战更为残暴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终于在22世纪再一次爆发开来。

 

说起来一切的始端是在于对一种人形兵器的研发上发生了歧路,22世纪初,几个军事大国开始秘密组织联合研发新式战争武器,这种战争武器拟使用人体作为载体,通过神经的连接使得人体与武器做到无缝连接,在大大增强人体机能的同时旨意将士兵个体得到更大作用的发挥。当然这对于其他一些提倡和平或者军事系统并不发达的国家来说是个巨大噩耗,为此一些其他国家以这些研发是几个军事大国企图改写世界瓜分世界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理由与这几个大国发生了争端。

 

于是争端越演越烈,变成了战争。

 

与此同时,一些打算边看好戏边发战争财的国家纷纷投入巨大的经济精力研发武器,各式各样新式的武器被纷纷投入了实战,威力巨大的核武器也逐渐突破人道主义被投入了战场。而那个人形兵器的研发也在战争中走走停停,至今还没有传出什么新的消息。

 

与此同时,位于地表之下由神明建筑起的乐园却悄悄地逐渐展现生机,在那一部分人类的共同努力之下,生活也渐渐踏上了正轨,在神明的帮助下他们最终得到了光的恩赐,乐园最终成为最后的桃花源地,没有硝烟升起的地下世界终于获得了新生。

 

物语到了这里或许就已经走到了幸福的结局,可是身处“乐园”的科学家们却不这么认为,他们紧锣密鼓地对这个新家园进行了一系列的布置,倾尽心力地将脑中的知识清盘而出,城镇、生活科技以及,代表人类罪恶文明的各式各样的新式兵器。好不容易获得了和平的科学家们一致认为,只有拥有了足够的力量才能将人类最后的乐园保存下来,为此要为一切所有可能的危机都做好准备。

 

这也是为什么,如同桃源乡存在的乐园里,依旧每年都会选拔合适的人选加入兵队进行严格的士兵训练,而这唯一的入选条件便是——声音。

 

传闻在初代神官的手札中记载道:勇敢的少年唱出了人类的歌谣感动了神明,将不可能赐予的奇迹之光以声音为代价照耀乐园。而在那之后,在乐园出生的孩子倘若拥有了声音,便被认为是被神明赐予祝福与枷锁之人。

 

“大约是因为明明已经将声音奉献给神明作为取得光的代价,却又再度拥有了声音,是对神明的一种亵渎吧?”巡音流歌放下手中纸页已经有些泛黄的《乐园史记》对里面的记录开口评述道。虽然在这个新生的战争世纪里连地下世界的“乐园”都逐渐电子化,鲜少还保存着纸质材料,但她依旧喜欢躲在图书馆的地下书库里翻阅这些带着历史味道的文件。

 

坐在她一旁镜音连头有点大,他一向对于旁边这位冰冷美人对任何事都抱着极其认真探究的态度招架不住,于是他也放下手中的电子屏打了个哈欠,“差不多时间我要走了,巡音小姐也尽快从这个乌漆墨黑的地下室里离开吧?”

 

巡音流歌站起了身,“今天也多谢款待了。”

 

镜音连笑了笑,他和巡音流歌的关系在外人看来多少算是亲密而不少被人在背后议论纷纷,不过也只有他知道熟起来的原因不过是因为他是图书管理员,有着地下书库的钥匙罢了。“这倒不用,麻烦巡音小姐下次来的时候不要是大中午或者大半夜来就好了~”

 

“恕难从命。”

 

“喂喂我也要休息的啊!”

 

“镜音君,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巡音流歌在镜音连转身关上门的时候突然发问,他愣了一下,随即又打了个哈哈表示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然而巡音流歌继续正色道:“我是说,你要装作自己没有声音到什么时候?”

 

“……”镜音连叹了口气,“你说这件事啊,当然是到死为止啊。”他摆了摆手,表示就此别过。

 

她倏地拉住他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手臂,“骑士长说了,战争已经蔓延到‘乐园’的地表了!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地表人类会攻进来,现在正是急需兵力的时候,拥有‘声音’的你为什么还要…”

 

“我姐姐都赔进去了!难道你们还要把我也杀了吗?!!”少年低声吼到,那声音温度像是带着碎冰直直射入耳膜冰冷刺骨,而这句话巡音流歌却一句话都反驳不出来。

 

“说到底,战争、战争、战争,你们口中说的‘战争’到底是什么啊?既然憎恶战争为什么你们也要以暴制暴?说到底为什么有了‘声音’就要去战斗啊?!”

 

“那是因为……!”

 

镜音连又飞快地打断她的话,“够了,我才不会听,我也不会参兵,还有刚才的话你忘了吧。”说完他便头也不回地跑进了楼梯口消失了踪影,巡音流歌站在他身后呆呆的,像是被他刚才的话震住了一般。

 

 

镜音连对自己一时冲动又对别人说一些过分的话而感到懊恼不已,已经半个小时他依旧还是揪着自己的头发懊丧地坐在服务台后化成一坨灰色的阴影。

 

“下午好,连君!”

 

听见熟悉的声音,已经化为灰色石像的镜音连迅速地抬起头,振作起精神看向服务台前的人,一如既往清澈的眉眼和健气的笑容让他一瞬间又恢复了元气,他打开手腕上的电子屏飞快地输入,随后便有一道电子气息浓重的少年声响起:<早上好,初音姐。>

 

如今地下世界被称为“乐园”,而一如传言所说,乐园中大部分人从一出生开始便失去了声音,虽然倚靠科技通过合成科技能做到即时电子发声,但由于便携设备太过土气很多人都对此表示排斥,宁可手动打字发声。尽管后来科技进一步发展到便携装置内置化,由于后续的保养、维修手续频繁且麻烦,对中枢神经负担过大,因此社会上依旧保留着一开始的传统习惯。

 

初音未来是一位难得经常光顾图书馆的访客,现代科技发展大部分的书籍都已经电子网络化,除了一些较少人阅读的、数据大又或者是需要特殊权限双重保管不可网络化的资料才会纳入图书馆,镜音连作为图书管理员几乎认得每一位光临图书馆的访客,其中他对面前这一位保持着很大程度的好感。

 

虽然说不上喜欢,但是果然初音姐的笑容是一剂治愈良药啊!这么想到的镜音连不由得脸上挂起幸福的红晕,他继续在电子屏上操作:<初音姐今天是要来借阅什么资料吗?我来帮你找吧?>

 

她摆了摆手,“今天我是来接流歌姐的,对了,上次连君推荐给我的《心》很好看哦!”说完,他看见坐在大厅不远处休息的巡音流歌已经走到这边,他闪开了快要触碰到一起的眼神,<初音姐喜欢就好,下次我再推荐点别的吧,那么请慢走!>

 

“连君再见!”

 

目送两人离开,镜音连不由得叹了口气,他依旧忘不了巡音流歌那个冰冷又心凉的眼神看向自己时,自己心底那股寒意。腕表突然发出“滴滴滴”的声响,打开电子屏点开是母亲发来的电子邮件:<今天要做连君喜欢的橘子派,早点回来哦!^_^>

 

虽然我喜欢的并不是橘子派就是了。镜音连眼色一沉,自嘲地笑了笑,慢悠悠地回复邮件:<好耶!谢谢妈妈!我最喜欢橘子派了!ヽ(✿゚▽゚)ノ>

 

 


评论
热度(8)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