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系戀人系列/海隼] 好きなのに

▶ 贝壳系:关键时候将珍惜之物藏纳身中深处

▶ 老规矩的白年长





“负责化妆道具组的镜音铃小姐今天因为感冒不能来哦♪”


文月海看着眼前不知为何一脸得意的霜月隼有些不明所以,“我是不是该有种不好的预感?”看见霜月隼笑眯眯地耸了耸肩,宽大的僵尸长袍松松垮垮地架在肩头将他高挑秀雅的身形勾勒出几分葇荑之态,文月海上下打量了一番暗想颇有点玉树临风的味道。


“所以就由海哥哥来帮我做指甲吧☆”雪白——通称白魔王的霜月隼挥起那对藏蓝色的长袍大袖露出“我知道你会照做”的微笑道。


被理所当然般地拜托到的人看了眼化妆间因为人员缺失而乱成一团的现状,再回过头去看还是满脸悠闲余裕的自家队长,“其他人呢?”


“我被排在最后啦——”霜月隼那双蜜金色的眼仁盈盈笑意地眨巴着看他,被身后人小声说到抱歉让一下后的文月海只能拉起霜月隼那双温凉的手往化妆间外走,离开之前跟在他身后的霜月隼还是礼貌性地和门边的工作人员说明了一下。


把麻烦的家伙摁在走廊拐角自助贩卖机前的长椅上坐下,文月海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接过被整齐码在收纳袋里的指甲道具,“你就不想想我万一不会呢?”说着的同时他伸手去点对方的额头,那人晃了晃刘海说赌对了,他没好气地笑,“小聪明和小幸运的小少爷。”话音落下的时候文月海已经盘腿坐在地面鼓捣起收纳袋。


文月海仰着头问他是先涂左手还是右手,缘于认真而上挑的眉眼里唯有一个人的倒影,说话时喉结上下滚动在上扬的健美颈线。霎时目光眨眨的霜月隼第一次丧失玩乐的念头,“哦……你喜欢?”


“真稀奇,我以为这种时候你会和我玩点什么可爱的小花招。”坐在膝前的人笑得开怀,似乎又因为惊讶所以海色瞳仁里闪烁着满是不可置信的星辰,霜月隼拄起一边的腮帮也笑了:“海,原来这么期待我的恶作剧?”


文月海牵起他另一只指如柔荑的手撇了撇嘴,“是啊是啊,毕竟身经百战的我已经开始期待起你到底还有什么小心思。”霜月隼感受对方宽厚温热的手掌堪堪轻轻托着他的指尖,低垂着眼睑看对方头顶可爱的发旋,不时扑簌的眼睫像是他曾看过的樱花飘落时的姿态,俗话说认真的男人的侧脸最为迷人,他想这话果真不假。


他见过他很多他所中意的画面。


比如从录音棚的玻璃窗外看到的侧脸,又如练习室的全身镜前目睹到的舞姿,还有为他沏茶时递过来时搭在杯盘的指尖。


不是没替他做过修剪指甲这种琐碎事,只是他从未如此认真自上而下去细细观摩这位和他走过几个年岁的搭档。霜月隼没来由地觉得心脏发紧,不同以往的心跳砰砰跳动在胸膛像是想擂鼓高呼什么。


“海一直很擅长照顾人呢。”一双大手握着小巧的毛刷的动作莫名带着反差萌,黑色指甲油被谨慎细致地刷上指甲时,他想起文月海曾经不满地问自己怎么白得这么过分像是个病人,所以此刻那浓郁的墨黑上手显得既醒目又妖娆。


听到这话的文月海只是从鼻子里低低地嗯了一声,手中的动作维持着原来的节奏,“我倒是希望你们能更多依赖我别那么快长大啊。”


霜月隼梨涡微陷,在对方忙着和自己无名指甲做斗争的空隙里动了动食指被小声的训了一下,“嗯,毕竟是大——家可靠的海大哥啊。”文月海挑眉抬眼看不知道为何像是幼儿园没讨到糖吃的小孩一样嘟起嘴的霜月隼,静静对视了片刻后:“嗯哼?”


“换手啦换手啦☆”


“隼,别晃,会碰掉的。”文月海抓过霜月隼还撑在腮边的手腕,力道温和不乏魄力,体温相宜碰触的一刹,恍如夏日祭花火转瞬即逝的火星点燃了藏在血管里的引线。


好多想说的话如同火山喷泉从心脏泵动上喉,梦幻得如同电视剧里罗曼蒂克的台词涌动胸腔让人措手不及,然而交辉相印的心意无法倾盘托出的堵塞感将融化的感情变得摇摆不定,与薛定谔的猫一样矛盾的心情也变得难为情起来。


这是为什么呢。


原因全在于与自己对视着的那双瞳孔里倒映着自己满心欢喜的模样。


文月海重新握住霜月隼修长的手指托在手掌上再一次垂下眼帘,右手指尖小幅度的动作像是羽毛骚动心弦一样撩拨视线,指腹相贴传递的温度像是着火般让霜月隼忍俊不禁,他想情见乎言,也想情长纸短,可在这人面前他却还想当这个可以毫无顾忌地任性少爷,假装不在意地凑上前去。


在覆盖过来的阴影里,文月海抬头问:“笑什么?”


“没什么♫”


“不会是在我头发上悄悄放了什么吧?”双手姿势未变,只是挺直了腰杆和那张俊俏的脸拉近了距离,后者恶作剧般的用鼻尖蹭了蹭对方后便又立即离开。


“海~?我可是Procellarum的Leader哦!”


文月海空出一只手揉了揉鼻尖,“不不不,因为你是隼啊。”


霜月隼又一次托起下颔目光炯炯地看身前的人,“还差三只指甲,加油啊海♪”


“是是是,所以手安分点?”


明明是一个装作不在意的轻吻落在谁的额发。


 

 

 

 

 

 

 

▶ ——“好きなのに。”

▶▶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写出来的这个草稿流,画出来一定很撩人的画面写出来就变了味,不会画画的蓝瘦与香菇。

▶▶▶  原来这个系列我断断续续写了两年了,我这个躺在白年长沼底的辣鸡还是耐不住寂寞空虚冷。


评论(6)
热度(62)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