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杯

# 摸鱼摸到昏厥,算是《空枪》的一丢后续和黑年长篇的前提

# 有崩坏的人设,就当里面的角色演了一出同名的Drama就好(比如帝国啊

# Cast:弥生春 & 文月海








“I want a trade.”

 

 




弥生春再一次遇见文月海的时候,是一场霉湿的阴雨后他慢悠悠擦拭着泛雾的鸡尾酒杯时。彼时他看着对方正站在地下酒窖门前,像一只落水的德牧一样胡乱甩着并没有多少的刘海,“稀客呀——”

 

“我倒是希望是你口中的‘稀客’。”文月海捏着额顶的刘海有些丧气地想刚才那场倾盆大雨算是有够倒霉,听完吧台前的人这番话后更是大大叹了口气,毕竟前几天他才从这买了一张偷渡印度的船票。

 

弥生春笑着细细端详手中已经被他反复擦拭过的鸡尾酒杯,在看见昏黄的吧台灯下杯壁反光如同阳光下闪烁的白水晶时才放下,把还站在门前的人招呼过来,“前些天,你拜托我准备的黄金我都放在老地方了。”看见文月海小心翼翼地拎起淌水的运动鞋挪近,他体贴地将手边温好的毛巾递过去,“这一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是个头?”

 

文月海这些年到处奔波逃亡的经历他看在眼里饶不是自己也觉得些微心疼,三天两头就是灰头土脸地出现在门前笑着问他能不能赏口饭,有好几次他看他站在码头眺望着哪方的时候问他为什么不走,他支支吾吾地说还有东西落在这舍不得走。弥生春知道他口中指的是什么,他也没多管闲事。

 

混这行的,黑白两道越是多交集,看似如鱼得水的人实则最不自由。弥生春深谙此道,也就安生待在这破烂的地下酒馆擦了几年酒杯,偶尔做点不亏本的买卖收点闲钱就不再有多余的动作。

 

人一旦贪心,欲望支配了心兽就会多露马脚。

 

弥生春自以为他的「欲念」已经足以填满心脏。再多就是多余,删删减减剩一颗心就好,没必要徒增烦恼。

 

坐上吧台的文月海指了指被弥生春抓在手里欣赏的另一只威士忌杯,随即对方心领神会,轻车熟驾地往已在杯中摇晃的澄黄酒液中丢了两块霜白的冰块递到他手边,“也对,毕竟这次是真的要走了。”冰块碰撞杯壁发出清脆的碰击声相当悦耳,他不太擅长喝酒,可有些时候还是相当喜欢在这人面前喝点小酒吐点苦水。

 

“哦?念叨了这么多次要走,这次是终于要走成?”他也不记得替他报废了多少张机票和船票,金条几次取了又取他都怀疑给他办业务的柜台小姐对他放的电够供东京用一晚。“这次是要来和我交代遗言?我可不去印度替你收尸。”

 

文月海笑得有些醉意,“替我保管一样东西吧。”说完,一把被握得温热的手枪被小心翼翼地放上吧台面上,弥生春有些愕然地看着眼前脸色微红的男人,他觉得不可置信却又觉得终于明白这回他为何走得坚决,随即他摆了摆手笑说:“不要,我这里的保管费很贵的。”

 

“我用我那些金条换?”文月海晃荡着手里的酒杯温吞到,“我带不走它。”

 

听着这话的人撇了撇嘴,往他空了的酒杯里又倒了新酒,“你这是要放我这一辈子,那些金条还不够一年的保管费。况且…我以为你不会再有握这把枪的时候。”趴上吧台前的男人耸了耸肩不说话,只是手还放在锃亮的枪身上久久不离。

 

弥生春没辙,“走了这条路注定一路到黑,既然知道自己回不到「白月」,你就放心远走高飞不就好了?”他觉得文月海倔起来谁都没办法,当年一心一意地一意孤行,落得这般田地却还固执得像个榆木脑袋不肯放过自己,说到底文月海还是没学会「恨意」。

 

文月海终于抬起头来,弥生春别过眼不去看那双装满了他不想知道的情绪的眼睛,两个人良久的沉默后还是弥生春抵不住这诡异的气氛,自己给自己调了一杯烈度不高的鸡尾啜了一口,“文月海,你我都不是圣人,那就没必要装成圣人,你当年没做错什么,凭什么自己背着个黑锅到处凭吊?”他还记得从监视摄像仪看见这人用着手中的柯尔特一枪九发枪枪致命时的震惊感,不是正确的做法却也正确的判断。

 

然而文月海却决心背负起罪孽堆积的曾经给自己铐上枷锁,弥生春笑他蠢得无可救药,文月海总是笑着说他没事。

 

——愚昧的感情会成为别人交易的筹码。

 

“哦……对了,春,我又见到隼了。”文月海灌下一口酒含糊不清地说话,对面的人说他知道,他笑,“他还是那么任性无赖,又懒不肯学点琐碎事,有谁管得住他啊……”

 

“海,你知道你不在他身边了。”

 

“嗯,我知道…嗝…我知道我知道。”

 

弥生春眨了眨叶色的眼笑着听他神神道道地又说了几通,反光的眼镜后的瞳仁饶是留意着分针带着时针走了一格,今晚他心情颇好也几杯鸡尾酒随他下肚,又看了眼冰桶和吧台一角的座钟,和着铃铛清脆的铃音问:“海,困吗?”他看已经枕着自己的手臂陷入酒醉的人点了点头又笑到,“这次你可别赖在我这睡,这次的酒钱不包夜啊。”

 

——你看。

 

文月海昏昏欲睡地嘟哝着说他有金条,手边的威士忌早被一饮而尽,融化的冰块所积聚的水珠沿着杯身滑下,弥生春笑而不语地看着越发靠近的身影,“海,你知道吗?”

 

“我用你做了一笔不错的交易。”


评论(2)
热度(13)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