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KS · 番外×2

 正文: [OO系戀人系列/海隼] BAKS




文月海曾在多次那个什么之后对自己的那方面的能力开始表示怀疑,不过又想到承欢的那个人是作为Alpha中变异人的存在后,尽管存在着寻求借口的可能性,他还是坚信只是那个人身体素质太好,可能跟身体不适没有联系的必要。

 

但他还是不死心地在和弥生春的一次闲聊里无意提起过这事,弥生春在通讯电话的那头听完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跑到书房里好死不死地去问睦月始:“说起来,始最近腰不怎么痛了呢,是我的问题吗?”

 

文月海还没来得及在胸前画完十字,就已经看到可视通讯屏幕里他被一个肘击和膝撞跪在地上痛得直嚎,睦月始把镜头掰过来一脸无奈地开口,“这种事你给我自己去问自家那位!”说完就挂掉了,文月海愣愣地听完只能在心里希望弥生春之后几天不会过得太惨。

 

他只能暗暗地叹了口气,看着在远处站在主卧门口正笑吟吟地对自己勾着手指的某人,虽说他并不想去力求什么也不是不乐意被这个人榨干,但好歹这个家伙自从在交往之后变本加厉的索求和撒娇里,能不能给点他这野兽一点入力的证明什么的。

 

文月海起身走过去将霜月隼一把揽过来放置在自己怀里坐上沙发,他还没坐惯这张新买的沙发床,理由是总觉得霜月隼把之前的换掉就是为了方便做什么,很快他又摒弃这种无聊的猜测在对方隐隐的笑声里拿起锉刀给这个人修指甲。

 

霜月隼的手指很好看,虽然他不止这个地方好看,但握着他的指尖时总是会有种莫名的安心感,随心地在修指甲的间隙间双手交叠把玩起来,霜月隼靠着他的颈侧有温凉的吐息,“大概就是因为海太宠我,所以我才会这么肆无忌惮哦~”

 

“是我的错吗?”怀里的人眯着眼睛舒服得从喉咙里发出像猫一样的咕噜声,文月海也只能不置可否,“阳好像也经常这么说我。”毕竟怀里这人撒娇的可爱程度在自己的容许范围呢,他随意爱怎么作妖在自己看来都无伤大雅,所以原来这算宠?

 

“嗯嗯~经常呢♪”

 

“没办法,我乐意能怪谁。”

 

“嗯嗯~怪你☆”

 

文月海把他修好的指甲盖抬起凑近看了一眼,又满意地放回去开始下一个工序,想起刚才视讯电话中最后的影像突然发问:“说起来,你不是从很早开始就喜欢始吗,那时候还一直在喊‘始LOVE’什么的。”

 

“哦呀,在吃醋吗♫”

 

“这种事情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文月海捏了一下他的指尖。

 

霜月隼狭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反问回去:“那这种事情不是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吗?”文月海觉得这个人有时候真没劲,只会套话,就着拥抱的姿势探头过去讨了一个不深不浅的吻,吃到糖的猫在唇齿分离时狡黠地舔了舔上唇,“果然这样的海可爱得让人入迷叫人喜欢得很呐☆”

 

文月海听完明显也很受用,从鼻息里吐出喟叹般的笑意凑过去继续刚才还未深入的吻。

 








春始番外·《AOHH的海隼部分

一向深居简出的睦月始久违地回到月野军院里当了一节课的旁听,尽管他辩解这节课是他的主修课,但是弥生春眼镜后笑眯眯的眼睛大概把他出卖得七七八八。

 

于是,文月海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就遇见站在门口拌嘴的两人,他抬手找了个招呼,“前段时间,多谢你们了。”

 

弥生春笑着说没事,“本来看得你们两个都挺心急的,可是始叫我不要多管闲事。”听言文月海眨了眨眼颇为不好意思地挠了下脑袋,被睦月始说再挠就和春的发际线一样后便又停下。弥生春听得不乐意地喊了一句:“你这说法好过分。”

 

“事实胜于雄辩,我的确挺担心你的发际线。”睦月始敲了敲他的脑门,随后看向旁边的文月海支支吾吾,“你们…还好吗?”

 

文月海笑了笑,把别在上衣口袋的通讯器打开递到两人面前,壁纸正是一张霜月隼酣睡的侧脸,“如你们所见。”屏幕外的两个人不由自主地翻了个白眼,心想这大男人一旦开起窍来比少女还可怕。

 

弥生春抬起眼睛叹了口气,“要不回头我也设一张始当屏保?”话音刚落就被人用力地握住了手腕。

 

“说起来,隼的屏保是始哦。”文月海把手里的资料夹到腋下,狡黠地笑看睦月始,对方好像也已经习以为常,叫两个人既然交往了好歹他也管一下那人,文月海看了眼旁边的弥生春仍然笑意满面便耸了耸肩,“毕竟我对始也是很崇敬的,对了,下次出任务的时候能拍一段录像吗?”

 

“你可别利用我当什么交涉条件。”

 

“被发现了☆”

 

“你到底还是跟着隼太多了……”

 

三人有说有笑的离开教学楼本想到餐厅里好好聚一聚,途中睦月始接到紧急联络便不得不先离开,文月海看了并不打算跟去的弥生春一眼,“难得只有我们两个人。”

 

弥生春坐下随手呼叫出菜单一边浏览一边说话:“的确,话说你那屏保怎么回事?”

 

“昨晚猜拳输掉了。”文月海从自动走近的餐车上拿下了两杯白啤后有些丧气地回答,“天知道为什么无论是三局两胜还是五局三胜他一局都没落下。”

 

弥生春噗嗤一笑,“你们两个这样挺好的,始前些阵子还担心得睡不着。”在文月海惊讶的眼神里他又徐徐解释道:“可能是强者间的惺惺相惜?始作为Omega总会不由自主地对别人的接近产生抗拒,隼那种纯粹的态度倒是让他放下不少的防备。自然对你们两个也就特别上心……这么说起来我是不是还应该感谢他了。”

 

文月海颇为不好意思地搔头道:“让你们操心了,你们之间也不容易。”他想起好些年前的事,弥生春捂着淌血的右眼站在他面前却笑得那么释然的时候他不知道为什么松了一口气,他总担心弥生春会因为身上背负的各种枷锁而剑走偏锋,彼时他觉得如果弥生春要是因为遇见了一位能和他一同分担的人而终于可以这样笑出来的话,那他无论如何都会支持。

 

尽管他万万没想到,弥生春找到的伴侣竟然是那位鼎鼎大名的睦月始。

 

弥生春抿起嘴角摸上右眼的眼罩有些得意地笑,“一只眼睛换一生伴侣,很值得吧?”

 

“你可别忘了始现在为什么在辅修医学。”文月海说着顿了顿,“还有,虽然不是叫你也要吃抑制剂什么的,可是你也注意一下影响啊,两人腻在一起好几次的授衔典礼都不出席,怪不得学院干脆要你休学,现在你都成传奇人物之一了。”

 

“说到传奇人物,海现在也是啊,现在外人都在传你是「微笑的猛兽使」。”言下之意就是指文月海一个Beta顶住了月野军方学院三大传奇这件事,弥生春当时在网路上看到这篇报道笑得前仰后合,睦月始在旁边看得也忍不住笑出声,后来文月海被调侃的时候一个头两个大地说他只是想做一个平凡人。

 

两位挚友就这么在餐厅的一角说说笑笑不停,也没注意到时间的流逝,等到天边终于擦上了黄昏的暮色时,弥生春才点了点桌面说下次再聚,临走时餐厅的服务AI送来了个包裹,他转念一想大概是文月海给家里那位的打包便开口调侃,文月海倒是十分自然地应了下来让弥生春觉得甚是无趣。

 

走在夕照下的坡道上,两个人插着口袋步伐缓慢,镀上霞光的火烧云在天上变换着形状让人看得入迷,文月海指着已经现出了形状的月亮说:“那晚也是在这种时候在这里遇到你们两个,你和我说你找到那个人的时候我还差点不相信。”

 

弥生春也笑出声来,“我也差点不敢相信,当时明明因为嫉妒正想方设法地想要把始从那个位置上扒下来,没想到扒着扒着把自己赔进去了。”说着这些话,话里行间却都是满满的幸福感,文月海眯起眼用手肘戳了一下旁人笑说明明是捡到了便宜还卖乖,“嗯,如果不是始的话,大概我会被那无止尽的嫉妒吞噬而坏掉的吧?回去得好好感谢他才行。”

 

文月海从手里的袋子抽出一个装好的打包盒,“那,替我谢谢始。”

 

弥生春接下,对他眨了眨眼睛,“我也替始谢谢你,他说隼多得你照顾了。”

 

“哈哈哈,那我现在该说是我分内的事吗?”

 

听到这话弥生春在想如果这些话出自自己口中,睦月始大概会十分别扭地要掐自己。“隼那性子也只有你治得住,不过那人一向晓得分寸如今能这么孩子气,始也觉得很惊讶。”

 

文月海那双海色的眼睛眨了眨,浸润着漫溢的温柔似乎能将黄昏也点亮,弥生春看得也有些失神地觉得其实感谢的是这两个人的相遇,一个人找到了肩膀,一个人找到着陆点。“小少爷的过去我既然无缘参与,那如果未来能让他更多地向我展示他的全部,容许范围内的任性何乐而不为呢。”







#  1107 - 07:11 >w< 

# 本来《AOHH》是同时想放完全部的,不过还是等下次的自动发布假装近期还活着w

评论(4)
热度(47)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