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の片想い

▶ 不是你们认识的那个水无月泪

▶ CP:神无月郁→←水无月泪

 

 

水无月泪恍恍惚惚地和神无月郁搭档着走过了第七个年头的时候,猛然发现有些过去有些事情模模糊糊地回想起来时会变成一道朦胧且又暧昧的白光,先不说一些昭之若现的感情从哪些时候已经开始萌芽,就先说此时此刻不知道是否仍处于尚未开窍的神无月郁还能神色自若地说出一些让人误会的话时,水无月泪还是会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憋屈。

 

实在是让人觉得心痒难耐,然而他觉得自己嘴太笨,话还没说出半句就会被对方用慈爱温和的目光化成一滩水,他回过头觉得纳闷自己也算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了这么久,而且有些时候还能和那个白魔王一起肆无忌惮地作妖,怎么偏偏到了这个一头棕发的人面前就会掉链子,虽然自己平常也经常掉链子让海来收拾残局就对了。

 

文月海看着蹲在沙发一角已经黯然神伤了好几天的小人心里堵得慌,可是碍于自家搭档总是在自己要上前问话的时候就出来搞事的做法,他只好也蹲在对面沙发的另一角看着自家黯然神伤的宝贝黯然神伤。

 

叶月阳已经无法言说现在他的心情,毕竟自家竹马因为担心组合里的一大一小睡不着觉好几天居然也坐在沙发另一角看着两人黯然神伤,他愁,他慌,他不说话,他只能憋着一股不知何来郁闷的心情坐在厨房前的吧台上看着沙发区黯然神伤。

 

坐在单人沙发上以一副悠然自得的王者姿态观察着视线范围内的四人,霜月隼嘴边噙着目空一切的笑意和现在的气氛并不和谐,然而他觉得眼前的景象实在太过有趣,连平常一贯爱说胡话的毛病都暂时抛下,只是在一边静静地啜着文月海沏好的红茶。

 

蜜金色的眼眸在安静的空气里转了转,心想究其原因,是神无月郁作为竞技综艺里的常驻嘉宾赶去哪个地方跑外景将近一个月去了,他笑着看正给怀里的黑猫有一下没一下地顺毛的水无月泪眼里倒映着青涩而不知何从发泄的情愫,摸着杯沿的白皙手指突然停下,“郁君,稍微离开的时间有点久呢♪”

 

一边的水无月泪果不其然在听到心上人名字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霜月隼拄着胳膊看向他依旧笑眼眯眯地说:“嗳呀…作为最喜欢郁君的泪酱会不会因为觉得太寂寞而死掉呢♪”

 

文月海顿时扔了个方糖包上他的头顶,“你以为谁都是你啊,会因为寂寞的死掉的魔王大人…”被扔的人笑吟吟地把头上的糖包抛回糖缸里,捧着好看的脸对着文月海做了个鬼脸说既然知道我寂寞的话那海哥哥快陪我玩,文月海没好气地笑了出声上前要给他一个弹指。

 

一边默不作声良久的长月夜眨巴着藏蓝色的眸子有些慌张地看着正沉默不言的水无月泪,想说点什么但是总觉得现在的状态好像也不太适合他开口,转过头看吧台边的叶月阳走过来,走近的人叹了口气说:“夜,你就别老是被隼那个家伙忽悠到了,两个人又不是小孩子了,况且过些天郁就回来啦,泪你也别……”

 

话快说到最后戛然而止,缘由是叶月阳看见水无月泪不知道因为什么正像一只可爱的河豚一样鼓起了双颊,长月夜怪责地看了他一眼回过头看泪,“阳刚才的话没别的意思,就是…啊…嗯…啊!这几天泪的工作也挺多的,是不是累到了?”

 

叶月阳暗暗地笑长月夜转话题转得生硬,“最近海因为你一脸忧郁的样子可是也忧郁的很啊,我们也很担心你哦。”话刚说完指了指刚刚文月海坐的位置,此时年长组的两个人不知道去了哪里,他猜大概是隼那家伙又作了什么妖让文月海忍不住暴走了。

 

“诶——?我觉得我还是和以前一样很普通啊?”水无月泪摸了摸自己的脸觉得惊讶,的确最近因为烦恼这些小九九心情不佳而比平时要更少言,但他自认作了偶像以来练就了没话也要找话说的习惯已经算不错了。

 

叶月阳忍住想要吐槽的心情想平时那叫面无表情,最近这叫来讨命的阎〇爱。

 

水无月泪叹了口气,松开了怀里的大和把自己缩成更小一团,“因为,恋爱(こい),好麻烦。”

 

叶月阳一听就捋起了袖子要往二层跑,“啊?恋那家伙把我家泪怎么了?我找他去。”此时正在二层陪师走驱喝牛奶的如月恋因为打了个喷嚏而呛到喉咙咳嗽不止。

 

目睹了这一切完美误会即将发生的水无月泪并没有力气去解释,只是抱着膝盖看挂在墙上的日历数着秒针觉得度秒如年。

 

 


当心脏在因为对方一个眼神而骤然擂鼓的那一瞬间,水无月泪以为是自己那纤细的身体又出来什么幺蛾子而打算不予理睬,等次数变多了时间变久了,在被弥生春善意地递过一本《恋爱手记by春哥》的时候他茫然地看了对方一眼表示不解,弥生春十分慈爱地摸了摸他头顶说:“这是春哥我看了几十本恋爱小说的心得感想,我想知道泪的读后感而已。”

 

顷刻间他没忍住露出晴天智障娃娃的表情看了一眼弥生春,但还是毕恭毕敬地接下页数不少的笔记本后认真翻读了几夜,还回去的时候他差点就没忍住喊弥生春一句老师。

 

所以在知晓这种会让胸腔扑通扑通的感情名为「恋爱」时,水无月泪第一时间是找到如月恋打算进行一段推心置腹的茶话会,毕竟对方的名字有个「恋」。结果没想到那个妹控只是把自己叫到PS4面前坐下来通关了一次《恋爱公主☆心跳DOKIDOKI》,玩的过程中他多次想问有没有乙女向游戏,毕竟他要攻略的对象始终是个男生,但是看到如月恋的表情之后他忍住了。

 

心好累,想要谈个恋爱而已,怎么全世界都想要和他为敌。水无月泪这时候仿若被师走驱附身,眼里的一切似乎都带着若有若无的槽点。

 

六月的天说变就变,阴湿的梅雨时大时小地敲打着窗台如叮咚的琴音,水无月泪郁郁寡欢地站在阳台上看楼下如花蕾般绽放的伞面,他本来想趁着这种时候刚好可以猫在琴房里与钢琴作伴弹个天昏地暗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可惜那个爱听自己弹琴的人不在,他不知何时起竟然也会开始觉得兴致缺缺。

 

也不知道远在哪方的那边是不是也和现在的东京一样下起了雨,因为那个人总是能非常自由地奔跑着追逐远方不知如何描绘的梦想,神无月郁曾几度笑着握紧他的手说:“泪,如果可以的话在我梦想实现的那一刻,一定非常希望站在我身边的那个人是你。”

 

彼时还什么都懵懵懂懂只是一味觉得握紧自己手的人太有安全感以至于自己会不断想要靠近和依赖,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差别,如今他依旧怀着这份心情看待着神无月郁,只是在察觉道自己的心意时连那些撒娇和任性都只想对着这个人做而已。

 

尽管之后他觉得无论用憧憬或是喜欢都不足以形容那时的心情,想用世界上所有绮丽的文句和缤纷的颜色去点缀,但苦于自己所见所闻还未能够到世界的尽头。他有想过去向霜月隼讨教,那个白色的人只是用葱白的手指点了点他自己的唇眉开眼笑,有些话他知道霜月隼乐于说也有话不乐于说,过于熟悉这人爱恶作剧的脾性以后水无月泪也学到了不少坏主意,可那时他觉得自己仿若刚出生的雏儿,“呐,隼,想要喜欢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

                                

“大概是全年无休地都想要对着这个人撒娇的心情哦☆”

 

后来觉得就算这么表白的话也没什么用,毕竟那个人肯定会笑着抱住自己的肩膀说:“对我撒娇什么的,当然可以啊!”

 

稍纵即逝的荏苒里,水无月泪终究还是学会了长大学会了感情,想要珍惜想要守护的心情愈发膨胀的欲望里,他每次都忍不住去看身边的神无月郁那双浸满了爽朗笑意的、似乎染上了霞色的好看眼睛,那里倒映着的自己最为纯粹而袒露,可是神无月郁可能不自知。

 

这些年岁无论高兴幸福还是悲伤烦躁时都已经习惯了和他一起并肩走过,小小的离别尽管经历过无数次但没有任何一次比起这次来得让人焦急揪心且难耐,是因为源于这颗心脏的喜欢已经膨化到让胸腔无法再容纳了吗?是因为这份喜欢已经急不可耐想要从这张嘴倾泻而出吗?

 

或许比起那些暧昧的话语又亦或是简单的约定,还是彼此独处的时光中相握时手心传来的温度要来得更让人安心,水无月泪不清楚这种焦灼是不是也是恋爱的一种表现,但他十分想要见到那个人然后亲口告诉他快要溢出心腔的喜欢。

 

一句话就能改变的世界让他如此惴惴不安地期待着。

 

这样的水无月泪对面的人会不会接纳他也不太清楚,不再墨守成规的水无月泪对于这个世界是惊还是喜他也不太清楚,他对自己一向没有多大的信心,但凡遇到神无月郁的事就更拿不准主意,每一次都是身边的人牵起自己的手奔向前方,每一次都是由身边的人肯定自己的决定。他不太想再做别人印象中只会抱着膝盖看雨的那个「水无月泪」,七年间有所改变的自己总该先要学会比旁人走出第一步。

 

想要成为今后神无月郁若有悲伤彷徨时一个可靠的肩膀,想要成为今后神无月郁若会孤独无援时那双有力的双手,总而言之他想和神无月郁走这一段看似无尽却短暂的人生,镌写下一首首有着美丽和音的乐谱成为日后回忆起时都会面带笑容的笑谈。

 

拐过了好几个弯终于到达的起点也不算太迟,如果能稍微及时地发现一点,如果能稍微早一点通透,那么那一场月下的圆舞后或许早就不是现在互相等待的心情。尽管他们曾经并不成熟,曾经都试图拼尽全力成长,这些年头像是绕了好几个大圈的弯,总归他还是喜欢这种细水流长后猛然清醒的顿悟感。

                            

“笨蛋…郁君。”

 

雨下得淅淅沥沥,爱跑的神无月郁此时是不是也在这场雨里和什么追逐着奔向了他不知道的何方,他有和自己一样感觉到了孤独吗,有和自己一样强忍着泪水和自己一样看向某方吗?水无月想完这些觉得自己被那本恋爱手记荼毒太多,又或者是那盘《恋爱公主☆心跳DOKIDOKI》玩得太过刻骨铭心,居然学会了这么酸人的话。

 

可是,一定,他无数次在这样的雨中期待着,在某一个落英缤纷色彩斑斓的季节里,在盛开的紫阳花簇中与他撑起同一把雨伞听雨声淅沥,然后乘着温凉的微风贴着他的耳根比他早说出藏在心底已久的心情。

 

无论多少次,驱使着自己向前进发的、从心中萌发而成长着染上了彼此的色彩的话语。

 

于那时,从心中折下这支饱含深情的紫阳花寄予你。

 

“我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你了。”

 

 

 



▶  Would u come and be my Sugar

  这次将偷懒的极致发挥得更上一层楼了,塞下了一整首《最高の片想い》的歌词还插进了两首duet……。如果看过上次那个我用新团歌歌词玩的白组摸鱼《舞い》的话,那应该能get到最后我用来浑水摸鱼的呼应了(哭)

  迟来的国庆快乐,是因为想要等属于白年少的今天的此时此刻啊☆


评论(10)
热度(72)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