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知

  那年国战兵败,多年四季如春的国家里突然大雪纷飞,余生一身带血的盔甲倒在漫山白茫茫的雪地里,冻僵的手脚连握住手里的剑都无法做到,余生没有想过当年驰骋沙场的将军如今会落败成了逃兵,他迷茫间想起当年受冕跪在金銮殿时,皇上凛冽却带着温存的眼神,他想起当年陪着尚是太子的皇上逃过太监的监护偷偷去殿外赏花时,皇上得逞得意的笑。

  他想起很多的曾经,从曾经到如今,短短不过数年。

  ——余生,用余生陪着朕,打点江山吧。

  他当时满口应承,可是没想到不久后的将来,一切都像是梦魇一样,敌国大兵近城,明知内贼未除,他仍奉命顽抗而兵败城门。之后,他忘了自己是怎么握着手中那把沾满鲜血几近滑不可握的剑,冲出敌兵重重包围,昏头转向睁眼间发现自己已是一身带血,站在漫天飞雪里仰着头呼出稀薄的白雾。

  余生怀念起那些年少的日子,有谁用着慵懒的语调吐出短短二字,薄唇一翕一动间却仿佛灌注了他满腔柔情。余生又想起他说他喜欢这名字,余生余生,恍若余生平安,他还说以后自己的公主就叫平安就好,余生当时只是笑,一句不说地握紧腰间的剑。

  他得回城,无论如何,那位那时坐在金銮殿上发号施令的国君,他都要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他是万人之上的一国之主,他是守卫国家的平城将军,此时此刻,将军要做的是回城护主卫国而不是苟且偷生。可是自己连活下去的意志都被这鹅毛大雪磨光了棱角,分不清沾染着是敌人的血还是自己的血的盔甲冰冷地夺走剩余的体温,模糊的视线里只剩下灰霾的天空不断落下白色的雪。

  他想着活下去,比谁都想回到那个人的身边,站在他身边保卫他的国家,守护他的荣耀。

  ——余生。

  余生恍惚间在耳边响起当年少年清澈凛冽的嗓音低低地唤他的名,连转动眼球都成问题的身体却固执地用尽最后的力气往声源的方向看,一眼满天的白雪盖过视线,恍若那时少年翻飞着的雪白襟衣。

  ——余生,睡吧。

  余生恍惚间觉得,是当年的少年向自己伸出手,喊着自己和他一起溜出殿外放纸鸢。他犹豫了一下,望着少年身后一片黑暗,随即不假思索地握住伸到面前的手。

他至今都明白,哪怕面前是万丈深渊,只要有他,只要是他,他都可以毫无顾忌地跃下。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君不知臣心,红豆生伤,无怨无悔。

 

  “余生,鱼上钩了,发什么呆。”

  他一怵,“…皇…?”

  他转头看他,低沉间一腔淡然,“如今,我已是亡国之人。”

  他恍然大悟,垂眼抿了一笑,用力提起鱼竿激起一圈水花,恍若当年满天白雪下,有谁温热的泪落在脸上,溅起一生情长。

评论
热度(1)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