はなひらり

▶ 姑且算是前情提要

“呜哇——阳前辈和夜前辈跳得好棒啊!”学到一半休憩中的神无月郁在房间的阳台上探头看下去,花前月下蹁跹起舞的两人姿态逐渐变得优雅,想必只要是再多加练习便能得心应手。

 

同样在一边探头张望着的水无月泪虽然同样表示了赞同,却一言不发,他好奇地看过去的同时对方也正好转过头来看向自己笑道:“因为郁君肯定也能做到嘛!”

 

被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肯定到的神无月郁多多少少还是觉得有些腼腆地搔了搔脸颊,“那这样看来,为了不辜负泪我也要加把劲了!”

 

水无月泪有些怔怔地看着已经熟练地朝自己伸手邀舞的神无月郁,月朗风清下眼前人的侧脸被明明灭灭的光影刻画出棱角,少年终会长成,年少时稚嫩而柔和的轮廓在时光的推移里线条会变得硬朗,他也不自觉地伸手摸上自己的又有些愕然。

 

难道自己还一同以往地单调不变着吗?因为这个人而改变着的地方终也无所体现吗?

 

在对方澄澈的眼底里他看着自己模糊的倒影有些彷徨道,“总觉得,有些追不上郁君的感觉。”自从遇见这个人之后自己也慢慢地学会坦诚相见,有些以往从不敢吐露的心声渐渐地也会觉得只要是这个人的话就一定会理解。

 

不是没有吵过架,或许于现在的自己更希望和眼前这个人有着善意上的分歧。在相同与相同的意见里,或多或少都能一点点地摸清对方是如何看待着自己。

 

神无月郁听到这话的时候本来是有点生气,可是转念一想却又什么生气的话都说不出口。水无月泪纯粹到像一张白纸,从相遇时基本都在文月海身后说话的这一点就能看出。从慢慢接触到逐渐了解,本来只是想着或许只能止步于搞好关系的阶段,没想到最后会成为自己大概想要一生都去维系的感情。

 

他自己也曾想到,也不是执意要去参与对方的人生,只是有时候总会想在这张纸上能刻写下自己的痕迹表明自己曾来过,彼此有过一段共同的岁月也曾经辉煌着挥洒过青春,这也就够了。“泪,不是说过吗?我和你,是携手共进的关系哦?”

 

“我知道的。”水无月泪搭上他的手的时候低着声音回道,“郁君总是一直拉着我向前,这一点我很喜欢也很感动,所以——”话说到这里时他感觉自己的唇被什么轻轻抵住。

 

神无月郁伸出食指碰上对方的鼻尖时也没想到会触碰到对方的唇,夜晚的温度终究有些凉意,而泪的温凉如水带着不知何来的樱色,恍惚间他觉得至今没见过地夜樱如今便绽开在这人的唇上。一瞬间的赧然后他便也没做他想,“是因为我想要和泪一起见证努力后的成果。况且你看,不都是我拉着你,唱歌的时候不也是泪在旁边一直鼓励我陪着我练习吗?上次录音还让你陪我到凌晨……”

 

凉爽的夜风轻轻晃荡起门前婆娑树影,水无月泪觉得眼前说着这话的人恍似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光,好看而又英俊。

 

“嗯!”

 

“所以不要再说刚才那样的话了?”

 

“嗯!”

 

听到肯定回复的神无月郁笑得爽朗,重新牵起水无月泪的手揽上他的腰,“泪于我而言亦师亦友,这些日子泪还有大家都教会我好多事情。”脚步下行云流水的动作一前一后,踢踏地板的声音成了唯一的背景音乐,搭在肩上的手透过T恤传来温凉的触感如同上好的翡翠。

 

眼前的人总让他想起雨下盛开的紫阳花,柔弱着好看的花蕾,风雨下摇曳着却鲜有折断。

 

他看见他歪着头不解地看向自己,便又解释到:“泪告诉我什么是善意与坚强,海前辈教会我什么责任和包容,阳前辈和夜前辈让我知道什么叫坦率与信任,至于隼前辈嘛——”他笑到,“这句话我只和泪说哦,我也想要成为像隼前辈那样温柔的人。”

 

水无月泪眯起眼笑道,“的确是不能让隼听到的话。”

 

温柔与任性并存的人实属少见,至少在神无月郁的认知里霜月隼是第一个出色地做到的。“不过我还是很担心泪再这么下去会和隼前辈同流合污啊……”话到最后他还特意大大地叹了口气。

 

手上传来被紧紧握住的触感,“郁君不喜欢吗?”

 

有什么东西轻轻搔动着心尖,挠过心头传来痒痒的感觉。神无月郁吸了吸鼻子在想是不是晚上和几个人收拾碗玩泼水那时不小心着了凉。“诶…诶——喜…喜欢的话倒是……”可是本来吐出口易如反掌的话此时却像突然卡了带的录音机。

 

水无月泪凑上前直勾勾地看进他的眼底像是想要挖出什么一样的神情让他有些害怕,就连脚下的舞步也在刚才的心思凌乱里停了下来,“所以说…郁君是不喜欢这样的我吗?”

 

无论是说喜欢还是不喜欢,总感觉都不会是一个能轻易做出的答案?神无月郁第一次觉得要回答一个问题是多么难的选择,他露出了一副苦恼的神色吞吞吐吐得,居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是因为什么东西早就在不知名的细胞里悄然开始分裂成长,如同胚胎成长为婴儿般,如同少年终将蜕变般?

 

他想他是知道的。

 

他想这不应该被怀疑。

 

那么如果此时此刻说出口的话,两个人之间会有什么变化,还是说只仅仅会被当成一句搪塞的话?

 

神无月郁咽下喉咙,深深吸了口气缓缓说到,“大概不是…不喜欢。”

 

在直到这份心跳安定下来,在知道那份不知为何升腾起来的心情沉淀下来之前,就让这份雀跃随着脉搏流入心脏把他浸满,然后直到能像那朵紫阳花一样不再惧怕风雨时,再从这张嘴中吐露吧。


▶ 

  虽然不是连载,但因为是分开写完的就分开发,写完之后我发现我脱离了本意说好的圆舞曲都死哪里去了?!

  海隼那一part写完后应该会全篇加长修改,然后就直接归档回原来的文章里,如果对此有期待的请留意?

  白组啊白组,总是爱半夜的时候在我脑子凿洞就算了,还老是喜欢在我写作业的时候让我去摸大鱼。

  对了对了,还有一些比较重要的事等我把后面摸完了之后再说吧(笑)

评论(2)
热度(11)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