ふたひらり

▶  写论文不如摸闲鱼,摸到一半不摸了【

流水素面被挑起了最后一根的时候,在一边顺理成章偷懒享受着来自搭档的照顾的霜月隼拍了拍手说道:“据大的说法,下一个要上的综艺节目似乎里有交谊舞的安排哦?”

 

还在吸溜吃着面的神无月郁突然像是被噎住了一样咳嗽起来,长月夜赶紧上去递过去一杯凉茶给他顺气,霜月隼带着笑意问:“哦呀?看来郁不擅长交谊舞呢?”

 

叶月阳和水无月泪一人抱着一手饮料从屋子里回来,听到这话时也不约而同看向了还在一边咳嗽的神无月郁,被看着的人只能僵硬地点着头,“诶?真意外,我以为郁一向擅长舞蹈。”

 

在一边的文月海也做出了惊讶的发言,“糟糕,要说交谊舞的话,我也不会。”与此同时另外一边的长月夜也举起了手。

 

霜月隼假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看起来十分欠揍,所以毫不意外地看见文月海去揉他柔顺的刘海,“平常根本没有接触到需要用这种东西的场合,不会也很正常啊!”

 

凑到神无月郁身边看情况的水无月泪赞同地点了点头,“交谊舞这种东西很麻烦呢。”

 

“……哪里麻烦了?”

 

他露出了一副回忆的模样,“教我交谊舞的老师是个学健美操的,拉起人跳舞很快啊…好费劲…”这个好笑的答案理所当然地引来了众人的笑声,水无月泪嘟着嘴说这是很正经的痛苦的事,然而并没有人停下。

 

神无月郁拍着水无月泪的肩膀使劲憋着不笑,“泪,以后我会带你一起跑步的哈哈哈哈…”

 

还维持着优雅笑容的霜月隼笑意满满地宣布道:“既然这样,那么就由各自的搭档一对一进行辅导作业吧?”

 

还在笑着的文月海不由得止住了笑意,认真地盯着霜月隼几秒后侧过头去问长月夜,“夜,我和你交换可以吗?”不顾一边叶月阳的反对后继续道,“因为感觉我们魔王大人不会正经地教我!”

 

“……真过分呐,海☆”

 

 

“对,左上,右上…一、二、三、四,这不是挺好的嘛!”

 

叶月阳仔细地牵着长月夜的手打着拍子,两人双双目不斜视地盯着四只脚的模样有点让人忍俊不禁,叶月阳没敢笑出来,因为近在咫尺的长月夜的神情太过专注到可爱的地步。

 

长月夜垂着眉眼的样子很好看,不长不短的刘海淹过耳尖俏皮地卷起小小的弧度,仅仅只是比他高一点的距离里,恰好他的上睫可以扑簌扑簌地摩挲着叶月阳的鼻尖。本已是从穿着纸尿裤的年纪便一同长大的竹马竹马,以为自己看多也终会无动于衷,奈何今晚星夜太美,皎洁的月光下牵在手上的人胜似童话里的辉夜姬,叶月阳忍不住又凑近了点。

 

只是还没动作,长月夜便兴高采烈地说着话打断了自己,“啊…看!阳,感觉我终于上手了一点!”水灵灵的眼睛直直地看向自己像是月下流动的清泉,太过纯洁的目光看得叶月阳心里的小九九显得分外羞耻,他只好深吸了口气赶紧扭过脖子不去看,支吾着回答到:“再…再…多练习一下总会上手!”

 

长月夜歪了歪头,想到了什么后噗嗤笑出声来:“难道,阳在害羞?”

 

“喂喂,这个结论从哪里可以得出的!”叶月阳闻言立即反驳道,却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说完他便又后悔地“啧”了一声。

 

长月夜倒是不以为然地继续笑着,“因为阳很好懂啊。”脚下的步子渐渐地流畅顺利起来,他说话的语调也不自觉变得轻快。

 

明显被对方的话噎住的叶月阳像是为了保存颜面一般果断地闭了嘴,想起自家队长曾评价过自己「只会对夜坦率起来」又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不争气,还是年少轻狂的年纪总会有些不率真,叶月阳清楚但也无言以对。

 

毕竟对方是夜啊。这样的想法在中学时代之后便一直盘桓在脑海消散不去,在意识到感情变质之前他还天真地以为自己会一直是那个「男卑女尊」的叶月阳。他叹了口气,隔了一会儿才讷讷地接话:“也只有夜会这么说……”

 

长月夜笑容不改,“咦,是吗?我觉得大家都这么认为哦?”

 

叶月阳白了一眼,难道他们都知道我喜欢你吗?在心里赶紧做了一个否定的答案后用额头撞了一下对方的,“你啊,就是这么纯良才会老是被隼那家伙欺负!”

 

这次长月夜终于憋不住地大笑出声,“哈哈哈哈——是谁都看得出隼前辈最喜欢逗的就是阳…啊…!”也许是笑得太过分了神,脚下的舞步没来得及收回便被叶月阳踢到脚背,两个人踉踉跄跄地调整着姿势险些摔倒,慌忙之间有什么相互触碰带起了微不可及的涟漪。

 

可能是今晚月色太美,又或者是晚风醉人。

 

两个人脸上的红晕在浓郁的夜色里都掩不住。

 

一时无言,不知道是尴尬还是羞涩,叶月阳搂着长月夜腰的手硬生生地停在那进退不能,他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来缓和一下气氛,可刚才来之不易又太过巧合的蜻蜓点水实在是让他忍不住想要去回味。

 

还是长月夜先开了口,“…谢谢?”

 

“……为什么是疑问句?”

 

长月夜手还扒着叶月阳的脖子上,“因为…我…总而言之,谢谢?”

 

“所以…为什么是疑问句?”

 

终于耐不住这个姿势的长月夜推开了他,眨巴着眼睛盯着他的鼓起腮帮子却又什么话都不说,叶月阳本来想揶揄现在的夜特别像生气的河豚,只是还等他说出来就被摔了一句:“阳…也稍微理解一下我的心情啊……”

 

在目瞪口呆中目送着长月夜跑开的那一瞬间,叶月阳眼角眉梢上的笑意藏也藏不住,他确定是今晚的夜风带着微醺的酒意,他好像稍稍抓住了某人隐藏着准备要溜走的恋爱的尾巴。

 

夏末,秋初,凉风习习,适合开花结果。

 

 





▶  届け Lots of LOVE!

▶  感谢那天和我聊歌词的名前入力桑w

▶  据我夜观星象,这条鱼还没摸完

-说}y续九"ta1">.很sp;

长月夜手还扒着叶月阳的脖子上,“因为…我…总而言之,谢谢?”

 6> <27总而言之,谢谢ho

&热着10总而言之ate" href="a> r.c/> vemons/l.bs"enses/by-nc-nd/2.5/deed.z> ttp://20c cc_ hrtar/li="_blaofte26.ne="署名-非啽性bsp-皌漠掵罢工="text" n 湝"ta1">ate" hrefate" hre"ta1">ate" hreate" hredivtion:fp-detaimax-olor:t126.n;mar/in:2Id= auto 0;lpage"> 26.cften="/morek relion:absoolor:="s00% ate" h"ta1">ate" hate" hate" hate" h Pterr

▶&nate" h闲鱼,claterr claterr-="p8%85%90%E5%90谢谢prev

< ate" h //lsiznbsp6>热

▶&nofter.com/tam-hotxtcont"ofter.com/tahoctxtcont" 月夜手还ofter.com/tan 126337; top:">nbsp6>(27)"ta1"> ivtion:fn="/mtletion:absolute;clear:both; width: 4olor:=""styl3375px; height: 32px; z-index:1337; top:84411&postId=2040073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