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对游戏True Ending的更改妄想IF

▶CB(?):史雷米库

 

 

 

千百年的时光流转,历史的车轮碾过生命,镌刻下时间的痕迹,而当年被称为“被时刻遗忘的人”再次从时代的洪流中逐渐苏醒,新一代的「梅文」又一次踏上了旅途,一个人度过的时间理应孤独且又彷徨。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梅文合上手中做满了标记的天遗见闻录,端起手边的热牛奶默默地喝了一口之后这么想到。她看了一眼坐在篝火对面的棕发少年,噼里啪啦炸开的火花里少年的表情忽明忽灭看不清。

 

背负着「世界真相」的梅文,与曾背负「导师命运」的史雷——现在的他们,是一个多么神奇多么有历史感的组合。

 

自从她阴差阳错在遗迹里遇见刚从沉睡中苏醒的史雷后,他就几乎一言不发地跟在自己后头三四天,深知其中原因的梅文也只能配合着他虚浮的脚步暂停了自己的探险计划,改而驻扎在遗迹外的小山洞里和他一一细讲这千百年来这大陆上的变化。

 

听完精彩纷呈的历史故事后,史雷翠色眸中夺目的光彩又渐渐黯下,随即摇了摇头,语气里满是怀念地开口道:“今天的星空,很漂亮。”

 

说得口干舌燥的梅文顿了顿,抬起头看洞口外的满天繁星,银河交织的景象她看过无数遍,城市里也好、草原上也好、悬崖边也好,每一处角度下看过去的星光瞬息万变,传递了几万年的光芒才终于到达眼底却又可能在下一秒就消失不见。越是曾经辉煌过,失去时越是无法忘怀。早已将大陆上千年历史熟记于心的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没想到,你也很浪漫呢。”

 

史雷突然笑了笑,“以前米库里欧也在这时候这么说过。”

 

“嗳呀…这么说起来,「梅文」留下来的笔记上面好多字迹都已经模糊了,你们的好多事我都看不清了。”梅文抱胸抱怨到,“你能和我说说那时候你们的故事吗?在大陆上这可是和「玛奥提拉斯」那种传说级神话同等的存在咧!”

 

史雷愣了愣又深吸了口气,在膝盖上托起腮帮子做出思考状,“虽然说是睡了这么久,但感觉好像还是前几天的事一样。”

 

闻者看向少年的眼睛,“请让我诚心感谢你和你的伙伴们,曾为这片大陆做出的所有努力,「导师」史雷。”而后,对面的少年在她眼里露出了一个十分寂寞的笑容。

 

他说:“我想他们了。”

 

梅文不知道怎么去安慰眼前这位醒来后得知失去一切的少年,那天她看见他一个人抱膝坐在一块石碑前发呆,本着友爱之心上前搭话后发现少年说着如今世界鲜有人通晓的古代语,她思前想后才喏喏地问他,“请问,您是,传闻中的导师史雷吗?”

 

史雷眨巴着眼睛点了点头问自己睡了多久,她说她也不清楚具体的时间,但这已然是那个时代的千年之后。他从喉咙里回应了一声,又抬头问道:“米库里欧……他们呢?”

 

梅文显然没有想到他会这么问,心里不由得抽了一下后才努力组织着语言说到:“很抱歉,史雷先生,如果确实按照我所知晓的历史的话,您的天族同伴们都往生了。”

 

史雷点了点头,“……嗯……我知道的。”随后便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一言不发。

 

梅文垂下眼安静地坐到史雷的身边,心下不由得也一瞬苍凉了起来,如果让身边的人此时停下流出的眼泪的话,未免太不近人情。

 

他经过的历史她未曾踏足半分,他失去的痛苦也自然不能知晓半毫。

 

「假如没有奇迹发生后醒来的人类史雷

 

 

 

 

 

此时的裘拉正用着十分崇敬的眼神怯生生地瞧走在自己前面不远的天族大人,金色长发被精致地绑在身后垂至脚边似万丝金镂,宽松的白色长袍后别样的纹理让人忍不住去想千年前的宏大故事,他把天遗见闻录读过上百遍,自认为各路传说已全然知晓于心,可是在看见这位天族威风凛凛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还是不由得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

 

因为传说中「导师」史雷竟然真的转生为天族!

 

走在前面的天族突然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自己露出灿烂的笑容,“裘拉,这把弓你可要好好珍惜啊!”

 

被叫到名字后的裘拉心下一紧,立马立正朝神座上的天族恭敬道:“是…是!我一定会的!就算死也会护它不伤一分一毫!”

 

看到这样的情形史雷不禁莞尔,“哈哈,也不用这么紧张啦。”

 

“是…四的…!”咬到舌头的裘拉弯腰捂着嘴忍痛不出声,缘于羞耻涨红了一张脸。

 

史雷托起架在神座上的弓缓缓走下,俊朗的眉眼里有一些难以言喻被他小心翼翼地藏藏掖掖。裘拉疑惑着看眼前天族不自觉紧蹙的眉头,毕恭毕敬地从他手上准备接下神弓时才发现对方握弓的力道没松开,两个人面对面地僵持了这么一下,直到身后不远处的火之天族开口出声提醒,对方才终于卸开了力。

 

裘拉怀着感激之心看向手中的弓,蓝白纹理相间处有华丽的金丝掺绕其中,弓身巨大却如振落叶,握在手中温凉的触感有如海兰德圣堂中供奉的圣水般舒适宜人。他再次开口向眼前的金发天族表示感谢,然而对方只是望着他手里的弓,眼中满是依依不舍。

 

“……史雷大人?”

 

史雷闻言惊了惊后才笑道:“我不习惯你这么叫我啦…叫我史雷就可以了。”

 

裘拉顿了顿,又开口道:“史雷大人和这把弓之间,有过什么故事吗?”

 

金发的天族有些泄气,然后像是躲避什么一样转过身沉默地看向某处。神殿中央透光的穹顶下所有事物都微微泛着明亮的靛色,裘拉在想是不是自己方才的言行冒犯到了这位神圣的天族,又或者说是触及到了他身上不可言说的誓约,正当他想道歉的时候对方才幽幽回道:“嗯,和这把弓之间有过挺多的故事。”

 

听到这里裘拉舒了一口气,便又跟着话尾说:“传说在「灾厄的时代」里,这把弓是由一位名为米库里欧的水之天族使用,民间传言他是一位世间难得一见的美丽少年,和我家水陪神一点都不同呢。”说完他笑嘻嘻地看着身后听到这话已经一脸不忿要上来较真的水色少年。

 

史雷眯起眼也笑了,看着两人在那小打小闹,想着如果按照记忆里的模样那位叫“米库里欧”的美少年听后大概会露出十分得意的神色吧。

 

在一边明显对自家导师有点看不下去的风之天族凑上来耸了耸肩要他不要介意这是常态,他笑意盎然地回:“没事,这和我当年……”话未说完又戛然而止。

 

风之天族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史雷摇头后才复又说到,“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活了这么久,有点糊涂啦!”

 

 

送走了导师一行人,一时喧闹过的神殿又只剩下殿外飞流直下的瀑布水声回荡着。一位身着圣袍的守护天族默默从暗影中现身,看着已然空空如也的神座和站在水池中静静仰望着什么的金发天族,她才小声说话:“史雷先生,这次也谢谢你了,都怪我不太会应付人。”

 

“小事一桩!”他那个感到不好意思就爱挠头的习惯依然没改掉。记忆里自己还身为人类时经历的很多事情都模模糊糊地摸不清,暧昧不清的回忆有时有点让他头疼,他只好把理由归结为转生成天族时只保留了最珍贵的记忆却始终完整拼凑出一段人生。

 

很多事情明明是自己经历过,也应该知晓的,可回忆起来的时候总像是在看着别人的走马灯。所以在刚刚与裘拉一行人交谈之时,想起来了过往说出口却也不知道何从说起,该说难过却其实不懂自己该难过什么。史雷搞不懂,也难受得发慌,便摸索着记忆去以前走过的地方。走走停停的旅途,回忆不止却又压抑胸口,但唯独走到这个神殿时能让他安下心来。坐在那把弓下时即使是去摸索回忆也不会那么难受。

 

于是他在这里一坐便是百年,期间数次把它交到他人之手时他不免得难过。他也曾一度想要跟随导师再次踏上旅途去看看这个世界在那以后到底迁徙成什么样,但是一想到曾陪伴自己数十年的、和自己有相同爱好、爱与自己争输赢的好友已然不在身边时,他又硬生生地收回了将要踏出的脚步。

 

他始终相信这个世界与人类的善意,始终相信历史将会将这片大地带向繁荣。

 

“史雷大人,其实不必为我做到这样的地步,出去看看这个世界如何?”

 

史雷摇了摇头,“不了,以前的话还会,可是现在……”

 

每每在梦中又重新回溯到当年开始旅程的时候,又重新体会一次「史雷」与好友米库里欧一同构筑的那一小段人生的时候,他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假若当时是现在已然孑然一身的自己,会不会还做出当年对那样的世界一样的回答。

 

可是世界上没有如果。

 

正因为有着那样的历史,有过那样的时光,有一位那样的好友,有一行那样的同伴,才恰恰组成了名为「史雷」的存在后对世界作出了最本真的回答。

 

在知道「史雷」的感情后,作为天族的自己便再也无法开始一段一度向往着的征途。

 

「假如没有奇迹发生后醒来的天族史雷

 

 

 

 

 

罗洁坐在马车后的草堆上晃荡着双腿,学着扎比达有模有样地叼一根狗尾巴草哼起无名的山歌,在一边看在眼里的扎比达心想这要是让往生了的德泽尔看到这种景象怕是打断自己的狗腿都不为过,便作势要去抽她嘴里的草却失败了,坐在另一边的艾德娜合起手中的阳伞戳得扎比达直喊痛。

 

罗洁看着一如既往的两人笑开了花,从中周旋了几下便跳下马车,走到仍望着远方一言不发的莱拉身边定了定身形,“莱拉,又在想史雷他们?”

 

莱拉那双翡玉一样的眼睛里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转过来看罗洁的时候让人看得满是心疼,罗洁握住她的手笑道:“没事的,那是他们做出的选择。”

 

“我知道的…可是我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地想,那真的是最好的选择吗?”莱拉也回握过去,但那望向起始之村卡姆兰方向的眼神仍定在那里。

 

罗泽也看过去,心中也是百转千回。

 

距离「灾厄时代」的消失已经过去了三年,在玛奥提拉斯的奇迹下,她得以与剩下的同伴们又一次踏上了导师的旅程,除了选择一同与史雷留在那里的米库里欧。

 

罗洁有天喝了酒,醉醺醺地和扎比达在玩猜拳,艾德娜在旁边也是瞎凑活一直在添酒,莱拉在旁边劝也劝不住。扎比达乘势捞着罗洁的肩膀指着银河灿烂的夜空说道:“哎呀…米库少爷那个死脑筋,居然不领小玛的情,在那兜兜转转又落回史雷那小子身上啦…”

 

被酒意弄得迷迷糊糊的罗洁挨着扎比达的肩膀快要睡着,看着似乎伸手可及的星夜情不自禁地想起那晚的职人街,她不知道那时的星空下他们两人之间进行了什么样的对话,也不知道他们两人是抱持着什么样的心情面对即将结束的旅途,只是当结局中剩下的人面对着这样的现实的时候,打从心底里五味杂陈。

 

这是幸福的结局吗?

 

这是正确的选择吗?

 

答案耳目昭彰,却又无法心安理得地接受。

 

如今这个世界灾祸仍然不断,这个世界仍然没有走到他们当初理想的那一步,为此却已经牺牲时间作为代价被时光的洪流所不眷顾的两人,是不是正在那片万丈银光中相拥而眠,可曾在梦中稍微看到了他们所希冀的世界。

 

回过神来的罗洁摆弄起身上的白袍。前些日子经过海兰德的时候和已半是一国之主的艾丽莎重聚,临别前艾丽莎给了她一身这个,说是专门按着她的样子重新做了一套导师的衣服,穿上的时候艾丽莎在一边弯起了眉眼说:“很适合你,你穿上的样子让我想起当年史雷也一模一样…”

 

罗洁想到这里不禁莞尔道:“你说,有生之年,我还能再见到他们吗?”

 

听闻此言的莱拉也是愣了愣,嘴唇张张合合之间没有接话。

 

罗洁又笑,“所以,我要堂堂正正地做完我应该做的事,不然等他们醒来的时候站在我墓前什么赞美的话都说不出来那感觉真是太糟糕了!”她闭上眼把莱拉的手握紧到胸前,“莱拉,这是「我们」的选择,总有一天我们终将离别,但在那时我希望你们像德泽尔当时那样,笑着为我送行。

 

然后告诉醒来的那两人,‘你们两个遗迹白痴睡得也太久了吧?!我都先替你们看遍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遗迹啦!’什么的。”

 

莱拉忍着眼里的泪光,弯起嘴角回答到:“若有朝一日,我定会传达。”

 

「假如在那之后两人一同沉眠」

 

 

 

 

一丢丢感想:

通关TOZ以后心里空旷的很,也还没有整理好心情写通关感想。

对待TE心里百转千回又是心疼又是欣喜,但心里还是有种奇奇怪怪的念头,所以写出来了这个妄想梗,当然这不是对TE表达不满或者是不理解史雷的选择,而是心想如果没有奇迹的发生那会是什么样的光景,如果当时米库里欧没有那么坚强地面对离别又会是什么光景。

悄咪咪地说…自己在说罗洁最后那句话的时候真的掉眼泪了…

但是幸亏的是,一切奇迹都在那一刻发生,同伴们回归人间,米库里欧踏上了一个人的旅程,有人握住了他下坠时的手。


评论(9)
热度(72)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