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系戀人系列/蕉橘] 小公主

#可口可乐女友:要捧着的带气儿小公主,喝完见底甜到心坎

#CP:镜音连×镜音铃

#40分钟摸鱼产物,含有年龄操作,食用度是可乐味软糖

 

 

镜音铃和镜音连异地的第七个月,她终于没忍住脾气在半夜买了张机票从日本东京飞到了美国的洛杉矶。

 

揣着兜里的护照和写在纸条上的地址,连行李箱都没有带,搂紧了身上的风衣笔直地走到出口处招了辆出租车就走,司机看她一头亮眼的金发还以为是本土人,在听到那蹩脚却也还能听得过去的口音时笑着和她打起了哈哈。

 

镜音铃在车里翘着个二郎腿,左耳的耳机里传出震耳欲聋的金属摇滚乐,不时应付着美洲黑人随口开起的黑色幽默,盖了半张脸的墨镜上倒映着车窗外的林林总总,她总是更喜欢东京那种穿过冰冷的高墙铁壁后就是一条绿意盎然的都市小道。

 

下了飞机只是匆匆地到ATM换了几张大额美金,连电话卡也没买,虽然说她是有点报复性质地故意懒得去买。从出租车下来把车门甩上的时候,镜音铃突然又觉得自己这般耍脾气也没有意思,毕竟那个人性子一向冷得很,和自己暴烈的个性相比外人总是担心他们下一秒就会关系破裂从此江湖不相见。

 

然而镜音铃得意地想,从初中相遇到现在,认识了14年有余,恋爱了6年未满,纵有多种纠葛他们总还是执拗地牵着对方的手说要走完这辈子。

 

“真没劲,这么久一次都不回国。”镜音铃在他公寓下杵着,仰着头看十四层的窗口一脸愤懑地嘟哝着。

 

洛杉矶的隆冬和东京的温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在上机前还觉得身上的风衣足以应付但到了这里才明白这只能算杯水车薪。镜音铃被风吹得头疼,暗道这自动化管理的公寓除了大门上的门铃连个管理员都不见,只好缩着肩膀坐在台阶上看大街上的人来人往。

 

也不是说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只是不想错过他在归家路上看到自己时那一瞬间的不冷静。镜音铃对这个还是颇有自信的。

 

在大学二年级那年的除夕夜,他们两个也是这么坐在神社前的台阶上等其他人来,镜音铃窝在他怀里握着他冰凉的手哈气抱怨怎么就他们两个人早到那么多,镜音连沉默了片刻才沉吟道:“我确定搞错时间的那个人是你。”镜音铃气得牙痒痒去捏他的手,在心里骂他这个人就算是知道自己搞错了时间也喜欢看自己吃瘪。

 

那年的冬夜冷得也像这样,只是她窝着的那个怀抱要比现在暖和得太多太多,一个人抱膝看世间淡漠的人潮汹涌太过寂寞,连唯一的一点期待在这时也不免显得太过微小。镜音铃嘟着嘴在地上画圈,一边在心里忑忑地诅咒着一边在祈祷着他不要加班。

 

手机的电量很足,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她重新带上耳机翻起相册,她有些后悔应该把家里的IPAD带上,新换的手机里还没来得及把备份下回来。

 

翻着翻着,手指停在相册的最后一张照片,照片里只有她一个人,是自己站在登机牌下和飞往洛杉矶的航班号的合影。她想起她依依不舍地抱着他的电脑包不肯撒手,坐在候机室的凳子上一个劲的委屈着骂他公司吱都不吱一声地就把他差给了本部,镜音连总是拿她这副模样没辙,坐在旁边抱着她的脊背一下又一下地顺气,“别哭了,眼妆都花了。”

 

镜音铃眼睛都不眨地回嘴:“屁,考大学的时候还不是什么都没跟我说就把学校填上了,要不是神威老师找我谈话我还什么都不知道!”

 

镜音连从裤袋里抽出手帕去拭她脸上啪嗒啪嗒往下掉的眼泪,她就乖乖地抬起脸给他擦,“没和你说就擅自帮你填了和我一样的志愿表交上去的这件事,我这都第六年在道歉了,你还记着啊?”

 

“你脑子里就装的是公式和研究计划书,我不记谁记?!鬼知道那一年为了和你考上同一个大学我瘦了多少斤?!”

 

“嗯,好,都听你的。对不起。”

 

“一周回一次行不行啊?”镜音铃把头搭在他肩头上蹭。

 

“不行。”

 

“滚你丫的无情鬼。”镜音铃使了劲地去捏他大腿肉,捏完听到他忍不住抽冷气的声音后又使劲地去摸刚被她捏完的地方,典型的一条鞭子一根糖。

 

镜音连也不生气,揉了揉她的头顶又顺回来,抛下了一句“等我回来”就头也不回地走进了登机口。镜音铃望着那个背影,第一次觉得力不从心,一个人的优秀可以让一个人走遍天涯海角,可是当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大部分时间总有一个人在追。镜音铃知道自己更多的时候追不上,就只能站在原地等,攥着心底的惴惴不安与彷徨盲目地相信着自己等的那个人会回来,她一直在跑在追也一直在等在守,这段时间没有一次出错,但她不知道下一次会不会。

 

唉。

 

镜音铃把腿伸开荡起脚丫子,黄昏将至下的路灯上连一只乌鸦都没有,耳机里流淌着静谧安详的小提琴钢琴合奏,悠扬的小提琴音下叮叮咚咚的琴键声,让她甚是怀念起两个人坐在一张琴凳上四手联弹的时光。

 

耳机被轻轻地抽开,她转过头去看,逆光下那张好看得令人发指的脸上带着她七个月未见的温柔笑意,眸光潋滟,他凑过来在她凉凉的眼睑上落下一个短暂的吻道:“果然你还是找过来了。”

 

刚才一肚子的委屈和怒气在见到这个人的那一瞬间就已经烟消云散,镜音铃扑过去抱着他的脖子胡乱地亲,大庭广众之下激烈的拥吻谁也没有停下来表示介意,她头一次觉得异国风情真好。

 

热切的问候后她面色潮红地抱着他的腰用头去戳他的下巴,“真不该相信你的鬼话,哪有人新婚刚度完蜜月就消失在异国连个面都不见的。”

 

镜音连从喉咙里发出低低的笑声,拥着她打开公寓大门往里走,“不是在Skype上面天天见吗?”

 

“你知道时差这玩意儿真是太折磨人了!”

 

“哦,也对。”按下手边的电梯按钮,在下一刻又一次吻下去前镜音连开口问她:“等会回床上一次性补回来?”

 

镜音铃闭着眼在等待那个吻落下前也笑着嗔他:“瞎闹❤”

 

 

→ 说写就写,就是任性,换了种文风写,插叙真好玩儿

 

【OO系恋人系列】其他作品

[OO系戀人系列/fin] 賣蠢系男友 feat.《VOCALOID》蕉橘

[OO系戀人系列/色气向] 包心菜男友 feat.《VOCALOID》蕉橘

[OO系戀人系列/fin] 小鳥系女友 feat.《家庭教师》2795

[OO系戀人系列/fin] BAKS feat.《月歌》海隼

 

评论
热度(22)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