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cella】 处于风暴中心 ①

# 月野帝国Paro,正剧向,引用@衹那 的设定翻译,作者私设有

CB:白组不拆,主推海隼

    ↑对!CB←暂时来说还只是

# LOVE AND PEACE

# 已覆盖试阅章节

 

 





 

文月海自出生以来,也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对他这么说,“嘛,不过反正也只是我单方面在追求你而已❤”

 

无视掉身后被发言者吓飞魂的鸦雀无声,他扶着额头疼地叹了口气。

 

01

彼时,文月海把手里那一叠厚厚的训练计划从头快速翻到尾,已经不知道是今天的第几次叹气,看着资料下面最后的文件夹里还夹着几份新生资料,想起结城教授把文件夹摔到他手上的时候一副语重心长:“文月,你是我的得意门生,以后遇到什么也要好好处理,这里有几个有资质的家伙也帮我看看吧。”

                                                        

虽然并没有搞清楚状况,但结城教授一副深信自己的模样又让他觉得难以拒绝。等事后才发现有点不对的时候,自己已经是来到了训练营里站在一众新生台前,听着教官郎朗背诵着那些帝国军事条规,看着眼前还没能辨认清楚的稚嫩脸庞露出彷徨的眼神。

 

他心想,果然这个世界已经不知道无理到什么程度了,是连孩子都要吞噬殆尽的时代。

 

“所以,接下来关于「环」的演示操练,就由我身边这位新晋教官代为演示。诸君,你们已经是帝军的一员,请谨记你们已经是一名军人,请谨记你们身上肩负的使命,为帝国的复兴甘愿征战吧!”已经秃顶了的上校已经说完了最后一句,回头正用眼神不断示意着文月海到麦克风前说话。

 

还没缓过神来的他迈着轻浮的脚步走上前,看着眼前一群军帽都还没能戴正的新晋军士,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干哑着声音开口道:“我无话可说,只希望你们好好珍视自己的性命,活着回到需要你们的人身边,这就够了,以上。”

 

“……”

 

转过身无视秃顶上校被自己那不可思议的、相当于反驳他刚才那番话的发言气得正吹胡子瞪眼,也不知道背后那群新晋军士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只是按照原先的计划,咏唱复杂的咒文召唤出他的「心兽」里昂,将「环」的一系列应用方式和战斗方法一一进行了出色而安全的演示,而在一众赞赏混杂着复杂情感的目光里,文月海自然而然也就忽略了身后远处一道颇有深意的目光。

 

当然,隔天他也还是毕恭毕敬地向上校上交了一份长达一万字的反省报告。

 

 

文月海第一次遇见霜月隼是在战略授课的课堂上,那个传说中的神龙见首不见尾、如同谜一样的存在居然坦坦荡荡地走进门打断了授课,在讲台侧边探头探脑地张望了一会后便笔直地往自己的方向慢悠悠地走来,心安理得地在众目睽睽之下极其理所当然地俯身问自己的同桌:“请问这位同学,我能坐在你旁边那位同学的邻座吗?”

 

很明显地目睹到身边男生因此瞬间发蒙而僵直的身体,还没转过弯的脑子显然还没注意到这句看似礼貌的措辞就是一个圈套,傻乎乎恭恭敬敬地回答到:“呃…阁…阁下请?”

 

“谢谢。那么能请你起身吗?”附带着一抹不容拒绝的和蔼微笑。

 

“……”

 

文月海一瞬间也被这情形噎住了,看着同桌慌张却又利索地收拾好桌面起身跑到教室后方找了个位置又坐下,表情一如全场同学的状况外。然后他只能用一种狐疑又钦佩的目光注视着霜月隼从容地坐下刚才那个位置——自己的邻座。

 

“呀~你好。好了,抱歉打扰教授您授课了,还请继续。”霜月隼笑眯眯地和他打了个招呼之后便又坐得端正看着前方目不斜视。尽管他在心里吐槽了一万次这到底什么状况,但是明显一教室的人包括讲台上的教授都没能理解透彻此时此刻的现实,只能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着刚才被打断的讲课。

 

文月海眨了眨眼又去看身边刚坐下的霜月隼,一如传说中雪白一身的装束。

 

各式各样的传说存在在这个学院里,其中一件就是关于这位雪白的传奇人物——从充满谜团的皇族中降生的瞬间就被确定了是必须加入舰队的完美适格者,刚到懂事的年纪就已经被召进军方学院但又从来都是行踪飘忽,性格上从不谙世事到不同寻常都各有说法,甚至「白色魔王」这种形容都能被人津津乐道。不过至今本人也没有出来澄清过任何传言,学生们也就都口不遮拦地各自讨论和好奇着。

 

脑子飞快地回忆着关于「白色魔王」的各种背景设定,左耳进右耳出的课程内容他也就无意识地在桌上的虚拟键盘上打了几行笔记表示表示。毕竟现在来说,文月海这个名字还是相当地与「优等生」挂上钩了。

 

他叹了口气,看了看虚拟电子屏右下角显示离下课还有大约大半个小时,在心里盘算着下课后的训练和兼职计划,只能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所以…文月,看你发呆很有技术,那你来说一下关于「环」战舰化的注意事项和反动应急方案吧。”从扩音箱里传来结城教授那副一贯清冷到令人发寒的声音,从神游里抬起头文月海脑子一蒙。

 

嗯嗯嗯?!!怎么回事!

 

身边的霜月隼笑眼眯眯地指了指课室中央的悬浮虚拟电子屏,他放眼一看才明白过来刚刚无意识乱打的笔记被抽查上去全班公示了,先不说遣词造句的问题和那堆手癌,光是里面重复了一行的「白色魔王」就有够让他觉得羞耻。

 

他之后陪着笑露出苦瓜色的表情,老实地接受了教室里隐忍的笑声,粗粗略略地回答了刚才的问题并且听话地应下教授那句“既然有空发呆等会来我办公室一趟吧”。

 

认认真真地上了后半节课也就觉得时间过得算快,下课铃刚响起,他活动了下脖子侧头正想和传说中的「白色魔王」搭个话,却发现那人的背影已经转过教室门口后的阴影,他不知怎么觉得今天的遭遇好笑,路过几个和自己说保重的兄弟,苦笑着跟在教授身后往走廊另一个方向走去。

 

 

在这个存在着各种不合理的世界里,外星侵略生物、几大帝国内斗这样那样的人类危机和政治动荡都显得不那么让人惊奇。应对着各式各样接踵而来的危机,在地球历史中存活到现在的人类也运用了先进的科学进行反抗,其中一样就是关于「环」的发现,至于发现的缘由和运用的机理因为涉及军事机密至今也还没有披露。

 

总而言之,这个「月野军方学院」就是「月野帝国」培育士兵的重要第一教育设施,学生即是士兵,无论年龄,只要有需要即使受着伤也要毫无怨言地冲上战场。而专门应对外星侵略生物、事关人类存亡关键的士兵编制便是被世人俗称的「舰队」。

 

由于家族世世代代都在军队的第二区工作,父亲还是第十舰队的司令官,军队第一区和第二区经常有各种意见上的冲突,从小便对大小纷争耳濡目染的文月海为了能改变现状便也义无反顾地加入了学院,只不过意外的是只能算平民出身的他资质却好得令人惊奇,与当时几乎与他一同入校的弥生春至今都还被当年的监视官津津乐道着。

 

文月海又一次接过成摞的资料,结城解释说因为这些尚属机密资料而采用了纸质印刷,他想了想问:“结城教授,关于等一下的训练计划我想……”

 

“你兼职辞掉了没?”结城突然冷不丁地提问,文月海被一噎顿时没敢吱声,“还没辞?你这身份你这模样出去了是要丢了我们军方的脸面!”

 

“不,教授我只是想……”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那些受战争伤害的人们,只是话还没说完,对面的结城便又开口冷冷道:“文月,收起你那多余的慈悲心,作为迟早要加入舰队的你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做这个做那个,你是军人世家出来的,不是要去开慈善机构的。”

 

看见文月海并没有出声反驳,结城还是叹了口气把转椅翻了个面背对着他,“我知道你和弥生春不一样,理想不同自然行为不一,所以你才迟迟没能被编入舰队。你替我做教官的这段时间是带薪的,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好好做吧。”

 

“……”握紧了手里的资料,文月海对着这番话却迟迟不能作出该有的应答,只能皱着眉叹了口气而后说:“谢谢教授。春是一个好的军士,我很钦佩他,也十分感谢对我现在这个不成样的状态而包容着的教授您。”

 

结城轻笑出声,“有时候也不知道你和弥生春到底是关系好还是关系不好,当年编制「黑」的时候明明你也应该作为搭档进去的,结果你们两个倒是像闹别扭一样不欢而散。”

 

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文月海颇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因为春说如果当时不这么做,我就算是以死相逼估计也还是会被编制进去嘛…”

 

当时的舰队编制是按照相性指数进行配对编制,那时候最被看好的弥生春和文月海无论是能力值还是相性指数都无可匹敌,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进行编制前观察的那一个月却奇妙地出现争吵不断的情形,最终监视官只能将能力值和需求度都较为高的弥生春编制进「第一舰队·黑」。*能力值数据请参照@衹那 的相关帝国设定翻译。

 

于是后来学院就流传着各种各样关于这对搭档的不和传言,什么争抢军衔啊什么女友纷争啊奇奇怪怪的八卦到处都是,又因为已经编制入队的弥生春已经不再作为学生在学院进修变得格外繁忙,被别人视作「孤苦伶仃」的文月海就更无力反驳了,而关于弥生春这个人也有着各种各样不好的评价。

 

文月海事后一直对弥生春抱持着十分尊敬的态度,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带一些稀奇古怪的食物到他的宿舍慰问,顺便也就认识了同样是传说级人物的睦月始——不知道从学生时代什么时候开始和弥生春关系好到比他们两个还要好的程度。

 

“总而言之,兼职我会辞掉的,谢谢教授。”说完这句话,文月海重新整理了下手中的资料便退出了办公室,关上门的那一瞬间转身便看见正往这边款款走来的霜月隼。

 

这猝不及防的出现让他有些惊奇,“唔?!霜月……”话说到一半,他却不知道是应该称呼他为「大人」、「殿下」还是「魔王大人」比较好。

 

霜月隼看此情形笑出声来,走到他面前眯起那双金色的眸子笑得好看,“叫我隼就可以了~海。”

 

一向被称之为心大的文月海并没有吃惊或者花时间消化,爽快地改了口,“那么,隼,怎么也算是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啊哈哈,不过现在是我第三次见你了。”霜月隼看了眼文月海手里那摞沉甸甸的资料,“要去训练营吗?我也要去~”

 

“诶?按道理来说,隼你不是应该已经是在舰队编制了吗,为什么看起来还那么有空?”文月海甩了个直球,霜月隼却也不生气,只是慢悠悠地笑起来回他:“因为我是一个闲人嘛~”

 

“干脆地自己承认了吗?”得到了对方的肯定回答后,文月海发出爽朗的笑声,“你这人挺有趣的!”

 

霜月隼也还是笑,有一搭没一搭和他聊着天走往训练营。

 

 

到了训练营之后文月海把资料整齐地码上了桌面,霜月隼跟在他后面像个好奇宝宝一样沉默着对着简陋的办公室望这往那,金色的瞳孔里倒映着星星一样的兴致。文月海整理了一下角落的沙发招呼他坐下,泡了一杯茶包递到他面前问:“作为皇族世子的隼,应该对这些东西感到很陌生吧。”

 

优雅地端起十分普通的白色马克杯啜了一口茶包泡出来的红茶,霜月隼紧皱的眉头十分直接地表明了他心里的情绪,“天呐——世界上原来有这么难喝的红茶!”

 

听到这么直接的感叹,文月海出其意料地不生气反而觉得有趣,眼前这个正眉头紧皱嘟嘟哝哝的「白色魔王」看起来像是个不谙世事的幼儿,作为家中长子的他不知道怎么突然从心头涌出一种奇怪的想法——这又是个可以让我照顾的大男孩!

 

不过也只是想法罢了,对方愿不愿意还是个问题呢,还是稍微放端正自己的态度吧。这么想到的文月海暗自点了点头,于是便又递上另一杯白开水给他坐到旁边的沙发上,“等一下我就要去新兵营里了,隼要一起去吗?”

 

“唔……我吗?”依然只是优雅地啜着被他说难喝的红茶,他略有所思地踟蹰了一下才又回答到,“海,你果然是个很有趣的人啊。”

 

“嗯?怎么话题跳到这里来了?”

 

“我想你应该是听过关于「我」的各种各样的说法吧?”霜月隼轻轻放下马克杯,“你觉得,关于「我」的那些传言到底有多少真多少假,而又为什么会有那些传言?”

 

被一连串的发问弄得有些晕的文月海,拄着手肘托腮看着眼前的人依旧挂着难以猜测深意的微笑,从鼻腔里大大地呼了一下气,“什么你不你的,有关你的传言的确听得不少,几分真几分假也是个人信仰问题,我崇尚‘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的原则,所以现在的「霜月隼」给我一种是好人的感觉,那就没问题了吧?”他意有所指地侧面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

 

“果然很有趣~”

 

聊着聊着便到了训练时间,霜月隼眯着眼看了看墙壁上的电子屏突然脱了力软在了沙发上,尽管他之前还抱怨着这沙发为什么那么硬,“劳动、劳动又是劳动,今天已经过了劳动时间了,海,我要睡了~”

 

“诶?这个时间点?”

 

“没事的,榊先生会来叫醒我的。海,就安心去训练吧~”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躺在沙发上一副要睡的姿态,文月海琢磨了一下便也没多说什么,把身上的外套脱下叠成方块状垫到他脑袋下,“虽然不知道你到底什么打算,不过也祝有个好梦。”

 

“啊呀——你这样会让男人也情不自禁想要爱上你的哦~”霜月隼趁他还没起身戳了戳他的额头,被回以“魔王大人就不会”的回答之后便安心闭了眼找个比较舒服的姿势。

 

 

“以上就是「环」的实际操作应用,理论知识相信你们都已经牢记于心了我就不再多做赘述了。”文月海摸了摸正乖顺地伏在脚边的里昂,“在场的各位都已经通过了适格性测试,在之后「环」的测试使用中大家就会有所体会,另外随着协调性增长「环」的体格和姿态都会随之变化,就是如大家所见的「心兽」,我的是头狮子,虽然个头有点大…但是不凶哦。”

 

里昂抖了抖身上那团白色的鬃毛,体贴地跟在刚才那句话后面吼了一嗓子。本来就觉得不可置信,顿时全场鸦雀无声,文月海尴尬地笑了笑,点了点里昂的鼻子笑它:“嘛,还是挺体贴的哦,里昂它……”

 

气氛总算缓和了点,胆子不小的几个学生还凑上前去摸里昂,其中一个被里昂蹭了掌心的男生走过来笑问:“教官,您的「心兽」也大得太离谱啦,普通来说不会有比它还大的吧?”

 

话也才刚说完,伴随着慌乱的尖叫声,一头右眼燃烧着青色火焰的白虎便从不知哪里一跃而下震起一地尘埃,体型要比里昂还要大上不少,白虎威风凛凛地迈着步子在场内绕了半个圈,那青色火焰下的模样着实让人惧怕。

 

冷静地叫着全场人不要慌张,把台上几位新生护在身后的文月海脑子里其实也是一团浆糊,论军方学院的屏障应该不是一般的「侵略者」可以突破,那剩下的只有可能是学院内出现的敌人,又或者说是「心兽」?但「心兽」的活动必须有主人的指令,而且这样子看起来也不像是被驯化了的适格体,这体型也太大了都是母舰级了吧!

 

乱七八糟地想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实在是不想再那么多人面前直接开战危险性太大,只能对里昂做了一个手势挡在前面想着尽可能拖出有方案的时候,忽然脑子金光一闪想到一个可能性,也没想那么多,对着白虎喊了一声:“隼?”

 

白虎没有停下迈来的脚步,准确来说它已经扑上了里昂,在一人一狮还没准备好的瞬间便已经将把里昂掀了个面趴了上去用鼻子极为亲昵地去蹭,爪子扒着它的鬃毛像是要抒发爱意一般胡乱的划。

 

现场的人都是懵的,文月海看着里昂被蹭得一脸舒服趴在那总觉得感觉似曾相识,只好又不肯定地喊了一声,“隼——?”

 

白虎终于有了反应,从舔白狮鬃毛的动作中停了下来起身走到他跟前仰视着他,即使是四肢着地的白虎也已经有他大半个人高,他慢慢伸手去摸它的头时后面的学生传来一阵吸气声,“果然你应该是隼的「心兽」吧?”

 

白虎从喉咙里咕噜了一声,又回过头去蹭里昂。

 

“教官,你刚才说的是,那位「白色魔王」,霜月隼殿下吗?”下面有个女生小心翼翼地倒抽着气问他,文月海回头看着她没作答,但也没否认,只是等着她下一句话。

 

只是没想到,那个提问的女生却突然露出极其恐慌的神情看了眼他又看了眼那边玩得正欢的两头「心兽」,“灾…灾祸…又要回来了…!”

 

文月海皱着眉不说话,表情极为难看。


评论(6)
热度(50)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