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文月海的这一天

# 算是另类的生日贺了,赶在日本15号没结束之前发出来!因为时间有限只能按着想到什么写什么也没有检查没有精修

# 总而言之,文月海生日快乐!下一年也会继续应援!

# 是被白组大家爱着的海尼w

 

 

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小病不断其实坚强活着的,一种是平日健硕生病就塌天的。

 

对了,顺便一提,小女子芳名白田❤

 

虽然平日我不怎么喜欢和海先生玩耍,毕竟他看起来实在是太有压迫感了,是连黑田那个可怕的家伙都能抱得起的人,但今天很意外地发现他病倒了,嗯,是我先发现的。

 

 

总而言之,故事开始了

 

“诶?海…海病倒了?”不由得大声表示惊讶的郁,对着手机那边赶紧又放低了音量,“这是怎么回事?昨天明明还好好的……”

 

听到消息的夜在一边也流露出担忧的神色,“的确昨天海看起来不太对劲,我应该更注意的才是。”

 

今天夜和郁因为美食广播的邀请而一大早就出了门,采访休息期间接到泪打来的电话,这边的两人都不由得心脏坠了一下:完了,最可靠的人倒下了,两个正常人还在外面,月寮里面到底会发生什么!

 

夜接过手机,对那头的泪简单说明了一些照顾病人的基本常识,快挂电话的时候又惴惴不安地加上一句,“泪,你和隼…大概还是不要进厨房的比较好…”

 

一旁的郁情不自禁地比了个赞的手势,心里默默祈祷着两人的工作能快点顺利结束。

 

 

月寮现在的状况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Procellarum的三个人凑在公共房间内一脸凝重,尤其是阳的表情最为难看,虽然并不是说对对面坐着的两个人有什么不满的情绪,但是面对着两个对当下新鲜状态而表示跃跃欲试的High Passion,阳正头疼得脑袋发胀。

 

“海正在生病,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泪首先打破了沉默,尽管阳表示很感激,但是大小魔王先后提出的意见真的不是可以认真执行的。

 

“我想,你们两个不做点什么的话会更好。”阳伸手按住正准备起身前往什么地方的两人,“还有,隼,我求求你不要做出什么可怕的事!”

 

隼不以为意地坐倒在沙发上,用着一贯慵懒的声线抱怨道:“真过分啊~阳,别看我这样,其实我还是很会照顾人的~”

 

“起码我没见到过。”

 

“所以现在想让你看一下嘛~”

 

“拜托你,忘了自己的这个设定吧!”从隼的手里夺下不知道他从哪里召唤出来的谜之物品,阳托着腮想他们三个到底能不能照顾好躺倒的病人。

 

另一边的泪流露出一种初生牛犊般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阳,“可是,不做点什么海会死的!”

 

“所以这也是我头疼的地方啊…”阳看着LINE里夜发来的一串串留言,都是关于照顾病人的注意事项,心存感激地回复了几句,可还是有一种心有余力不足的感觉,尤其是注意事项里分明写着「如果可以,请试着做一道粥吧0^0;」

 

「夜,我的设定里只有擅长做咖喱这一项啊!」

 

「加油↖(o_o;)↗」

 

阳忐忑不安地又看了看对面两个人一眼,长长的叹了口气。

 

 

“所以,我们的魔王大人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地光临我的房间呢…咳咳…”正因为发烧而半躺在床上的海,歪头看着正难得端坐在床边的白发青年。

 

隼托了托手中换下的冰袋,“你和阳有时候都很过分诶~我当然是来照顾海你的啊~”

 

“我猜是被阳赶出来的吧…”海无奈地笑了出声,接过冰袋敷上额头,鼻音浓浓地嘟哝着:“真是麻烦啊,要快点好起来才行……”

 

并没有反驳什么的隼伸手从海手中抽出那份厚厚的节目台本,“既然会这么想的话,那就好好休息啊,工作狂。”

 

“居然被你教训了啊!”海惊讶地看了一眼眼前一脸无奈神色的隼,“这个表情也很稀奇啊!”

 

把冰袋的位置调整了一下,隼支起手肘去看躺在床上呼吸沉重的大家伙,“是小公主告诉我你病倒了哦~”意料之内地看见对方露出吃惊的表情,笑出平常一贯的轻浮,“小公主可是第一次踩上我的脸诶,多亏她才发现早上你倒在沙发上来着。”

 

海吸起鼻子,“哈哈哈哈…那个公主殿下啊,明明平常最怕我的,突然好感动!等病好起来的话,一点要好好谢谢公主殿下啊。”

 

“对啊,所以,快点好起来吧。”隼眯了眯他那双金色的眸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海病昏了头,平常总是笑眯眯的眼睛里都是调笑的笑意,如今他眸子底下却被他看见有快要溢出来的温柔,仿佛11月温柔的月色都倒映在他眼底。

 

“快点好起来,然后和我玩❤~”

 

虽然如自己想象中会有意外的后续,不过海还是不由自主地笑起来,“果然这才是隼啊!”

 

“嗯?”

 

“在夸你哦~”

 

 

一向只是做惯了咖喱的叶月阳,现在遇到了大危机!

 

很想在自己的额头上做上杂志头条的效果的阳,滑动着手机屏幕认真地对着面前不知名状的料理表示心好累,“泪,你说Google上的做法真的对吗?”

 

“相信网络的力量,祭莉不是这么说过嘛。”同样认真地看着面前另一锅更不能名状的料理,泪看着手里的纸条有点茫然,“话说明明是按照夜的说法来做,为什么感觉不太对?”

 

“……”

 

“……”

 

“有什么办法能把夜现在立刻召唤过来吗?”显然是已经放弃正常思考的阳,开始考虑起隼大魔王的用处。

 

泪用一种关爱傻子的眼神看了阳一眼,“阳是笨蛋吗?”

 

“我可不想被你这个小魔头说!”

 

泄气地倒掉一坨可以打上马赛克的物体,又重新淘起米来,被责令站着不能动的泪坐上了吧台的位置,“阳,意外地可靠呢。”

 

“能被你这么称赞我很高兴。”虽说心累,但是被称赞了还是很开心的阳转过头看着一脸认真看着自己的泪,“话说被你这么说,意外有点害羞啊…”

 

“是吗,但是和郁君还有点距离哦~”

 

“……你们两个就算不在一起还是那么腻歪啊!”阳看着还是一脸认真的泪不禁想要扶额,那边夜的工作也正在进行,总不能打电话过去打扰工作进度,更不想让夜担心这边的状况。虽然说也吃了退烧药,一时半会也不能好起来的样子,何况意外地被坚决拒绝了去医院的建议。

 

不过那个其实在队员意外有原则意义上关心的隼也没说什么反对的话,阳也只好让他安安静静地休息了。

 

“话说,隼那家伙,会不会打扰到海休息啊…”

 

听到这句,泪突然自告奋勇地站起身来,“我去看看!”

 

“嗯…嗯?喂…你千万别被隼带坏做什么事哦?”

 

 

“海,我来看你了哦~”轻手轻脚地推开房门露出半个头的泪往屋子里探,不出所料看见床上正睡熟的海,还有另一边正歪着身子坐在沙发的白色魔王正端着书笑眯眯看着自己。

 

“啊~泪~你也被赶出来了吗?”他向泪招了招手。

 

“才不是~”泪蹑手蹑脚地踱到他身边坐下,“海怎么样了,会…会死吗?”

 

隼伸手去摸泪柔顺的头顶,“啊哈哈~不会的哦~海可是最强大的啊~各种意义上~”

 

“隼变得像海了啊…爱摸人头的习惯…”

 

“诶?是吗?……啊~说起来我有一个魔法哦~会让人快速好起来的魔法~要听吗,泪?”

 

 

“总而言之,真是谢谢你了葵!”

 

“没事啦,能帮上忙就好,没想到海会病倒啊…”葵边这么说着,边替端着刚做好的粥的阳打开房门,却没想到看到眼前这么的光景,一下子两个人呆在门前,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看着一大一小正横趴在海身上熟睡的人,神似幼时会玩的“叠寿司”的游戏,阳露出果然会出幺蛾子的样子,“这两个家伙在干嘛…”

 

“大概是在照顾海哦w”

 

阳放下手中的托盘,叉起腰无奈地看着床上三个人,不是不知道这两个人的另类想法,但也只能默默念道:“希望海梦里不会梦见鬼压身……”

 

 

被身上可怕的重量压醒的海,一脸不可置信看着伏在被子上的两个大小魔王,尚且还未回复神智的脑子转起来就像缺了机油的齿轮一样难动,说到底正因为可能是物种上的不同所以想法才难以猜测。

 

“这两个人,在干嘛啊…好重…”艰难地抬起头却发现身上的两个人毫无反应,绵长的呼吸声细细碎碎地传来表明两人正进入了绝赞的睡眠状态,他不由得叹了口气,“为什么会以这么诡异的方式睡着啊?”

 

这时推门而进的夜同样以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床上三人,海勉强地笑了笑问他工作结束了吗,他才想起来自己到底来干什么的,“嗯,下午的时候就收录完了,听到海你生病倒下了就赶回来了。“

 

“呀…那还真是抱歉啊…让你担心了,话说回来现在几点了。”乖乖地接过了体温仪测了下体温,被告知虽然热退了大半但还是要休息为好,调整了下姿势让身上两个人尽量睡得舒服点。

 

“下午六点了,听阳说你吃了药之后睡了大半天,应该饿了吧,刚刚回来热了粥,要吃吗?”又看了看海现在的状态笑了笑,“不过海好像不想吵醒他们两个。”

 

“啊哈哈,是啊…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个在做什么,但是总有种就这么下去比较好的想法。”

 

“哈哈哈,我想大概是怕你冷到了,有些发热的病人的确会比平时怕冷来着。”

 

海叹了口气,“诶,是吗,我看起来这么弱?”

 

“那快点好起来吧~”

 

“说的也是呢。”

 

 

大概就是这样

 

第二天的海果然就好起来了,比平常还要健气地把我的魔王殿下撬下了床,亲眼目睹了事情经过的我还是决定第一时间逃离了事发地点,因为我并不想被那么健气的方式感谢!

 

果然只有呆在隼殿下的身边最舒服呢!

 

顺便一提,第二天泪病倒了。


评论(8)
热度(37)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