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kiuta20-1

# 如题的伪造官方账号:不完全·仿·官方段子 甜度比官方段子低!

# CP:官方搭档 × 6,不适者请绕道

# LOVE AND PEACE

 

 

某日的舞台剧彩排现场①

 

海正忙前忙后地从舞台左侧跑到舞台右侧,一边的白色魔王大人正优哉游哉地趴在沙发上毫无动作。

 

阳:“说到底,看到现在的情形,我也快分不清到底谁才是我们的Leader了。”

 

夜:“嘛…的确有些…”

 

隼:“那边那两位正耳语的年中组,我可是都听见了哦!”

 

阳:“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怪胎!明明距离都快十米了!?”

 

#魔王的超能力种类有很多#

 

 

某日的舞台剧彩排现场②

 

隼:“嗯~海隼搭配,干活不累。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

 

阳:“什么玩意儿?没听说过。”

 

夜:“说起来平常外勤一般都由海来做呢。”

 

隼:“这样说的话…大概海是我的身体吧?”

 

海若有所思地走下舞台朝这边走来。

 

海:“隼,这边台本和舞台设计方案好像有点对不上的样子,你看看是不是我们上次改的最终方案?我有些记不住了。”

 

隼接过台本和方案并迅速地给出解决方案,海伸手去理顺被隼睡乱的头顶:“谢啦,可靠的Leader!”

 

显然是被赞扬之后有点得意,隼顺理成章地眯着眼享受来自猛兽使的温柔对待。

 

阳&夜:“看不下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在一边的郁:“我只听出来了隼さん在夸自己…”

 

 

被邀请去做杂志拍摄的途中

 

郁:“所以说,夜さん还没有向阳告白吗?(惊)”

 

夜:“嘘!为什么大家都知道了?(泣)”

 

郁:“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嘛…不过总觉得能理解呢,阳在意外的地方有些迟钝。”

 

夜:“嘛…毕竟是那位「男卑女尊」的阳,而且我们两个还是发小,说到底根本不可能察觉到我的心意啊。(叹气)”

 

郁:“夜さん,还没有告白之前一切都没有尘埃落定!直起胸膛去告白吧?”

 

夜:“咦…咦?总而言之,我、我会加油的?”

 

#总是被年少的少年带动起来的夜要加油,郁くん的元气真可靠#

 

 

→深夜还在学习的两人

 

驱的房间里传来笔尖与纸张摩擦的沙沙声,两人正老老实实地盘腿面对面坐着奋笔疾书,这大概要多亏King的铁爪功。

 

恋:“说起来,新和葵正在谈恋爱吗?”

 

驱:“我哪知道,你去问本人不更快吗?话说你别扯开话题,数学要是再不及格,始さん怎么样对你我可不管!别忘了上次你可是不及格一科,餐桌少一样菜害我们那天吃了一天白饭哦!”

 

恋:“始さん太严厉了…(哭)”

 

 

→深夜似乎要放弃学习的两人

 

恋:“驱你对我稍微温柔一点的话那还不错。”

 

驱:“为什么扯到我身上了?”

 

停下手中的笔看向对面正一脸八卦相得意脸的恋,驱知道不让他说完的话大概后面也不用再安安静静地做作业了,只好认命地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恋:“话说,郁好像被怂恿去表白了。”

 

驱:“???”

 

恋:“我打赌告白的样子是这样的——来来来,我们来个情景演示,你来当郁,我来当泪。”

 

驱:“为什么我要配合你做这种事啊?”

 

恋:“反正后天要演舞台剧嘛!来来来——从‘我喜欢你’开始吧?”

 

驱:“……”

 

恋:“那我来当郁?”

 

驱:“算了,至少攻不能让你当。”

 

恋:“这是什么歪理???”

 

#大概是因为恋是处于食物链底端?#

 

 

告白演示背后的事实是?←

 

郁:“我…我喜欢你!”

 

泪:0w0?

 

郁:“我的意思是,我喜欢你,就是…就是…”

 

泪:“嗯,我也喜欢你,郁くんw”

 

郁:“不是,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吗,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喜欢哦?是更…是更…”

 

泪:“嗯~最喜欢你了~郁くんww”

 

郁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因为面前这个一副天然无害样子的泪真是太可爱了,完全没办法再更深一步地解释下去了!

 

郁:就这样就可以了,就这样就可以了,被传达到喜欢我也心满意足了(掩面)

 

#郁くん似乎有着更艰难的一步要走?#

 

#因为是泪,所以完全没办法#

 

 

所以这边的黑年少组是?

 

恋:“所以面对着人畜无害的泪的郁一定这么在心里想着‘就这样就可以了,就这样就可以了,被传达到喜欢我也心满意足了’,哈哈哈虽然最能管泪的明明就是郁,但其实也有反效果的感觉!”

 

看着正因为刚刚的情景剧而笑得不能自己趴在地上捶地的恋,感觉一瞬间像是被郁附体一般,鬼使神差地用笔尖轻轻戳起本子来掩饰不断加速跳动的心脏。

 

驱:“如果说我刚才不是郁呢?”

 

恋:“?”

 

驱:“我说,如果刚才我不是以郁的身份告白,而是以师走驱的身份向你告白呢?”

 

恋:“哇??!”

 

驱:“所以咯…如月恋的回答会是什么?”

 

对面的粉色脑袋已经冒烟了。

 

#小市民的意外进攻和食物链底端的交锋#

 

 

→这边厢的竹马与竹马

 

新:“隔壁在干什么,怎么突然那么吵?”

 

葵:“大概在相亲相爱吧?”

 

新:“葵意外地也会胡说八道…完了,我肚子好饿。”

 

葵:“别在奇怪的地方吐槽我,已经这个时间了不可能再吃东西了吧,会胖的。”

 

新:“葵。”

 

葵:“不行就是不行,还有你的论文还没写完,教授要催了。”

 

新:“葵。”

 

葵:“败给你了,喏,草莓曲奇,只能吃一块,偶像的体形要求可是很严格的。”

 

新:“葵…(嚼东西)”

 

葵:“论文我绝对不会帮你写的,我也是有原则的。”

 

新在膝枕上翻了个身,用头顶去蹭葵的腹部,动作神似黑田。

 

葵:“……好痒ww”

 

新:“葵~”

 

葵:“你学黑田也没用喇w”

 

在用指梳替被新蹭乱的头顶顺发,兽医儿子的手指带有令人舒适的魔力,新舒服地眯着眼又翻过身来,由下往上仰视王子大人不一样的侧颜,话说果然是王子大人啊。

 

新不由得有些得意,顺势伸手拉下葵的脖子凑上去一个蜻蜓点水。

 

新:“嗯,我的。”

 

葵:“好吧,最多我帮你想论题,但是说好了我真的不帮你写哦。”

 

新:www

 

#原则呢?#

 

 

→在走廊尽头房间里的成年人们

 

始:“春。”

 

春:“嗯?”

 

始:“春。”

 

春:“说起来明天的工作是去录音棚,要早点睡才行。”

 

始:“春…”

 

春:“始今天采访一天也累了吧,早点休息。”

 

始:“春!”

 

春:“所以说什么事?”

 

始:“既然叫我早点休息的话,你手就不要在奇怪的地方乱摸啊!”

 

春:“呜哇——痛痛痛!抱歉抱歉,习惯了。每次都突然来一记腹击老人家受不了!”

 

始:“不…不要说习惯啊…”

 

春:“嗯?害xiu——?痛!真的好痛!”

 

#成年人们每晚的习惯到底是什么#

 

评论(1)
热度(46)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