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CALOID/蕉橘] RE:情难自己

衔接上文的TBC


04

其实是很好理解的事情,在交往了第一个女友之后发现自己并没有青春期那种荷尔蒙骚动,几经折腾发现自己连与女友接吻都觉得异常艰难。一次没有铃陪同的聚会里,被起哄着要和女友现场KISS放送,他灌了自己三大瓶和酒之后把女友捞了过来面对面撞了过去,他觉得嘴唇撞得很疼,他想她应该也是。

 

太疼了,所以逃了出来,一边跑一边泛酸水,终于在快跑到家门的时候撑不住“哇啦”一声把胃里的东西一股脑地吐了出来,一边吐一边哭,嘴里说着对不起。

 

那天晚上,他翻过了阳台敲开她的窗,铃还是一如既往地露出开心的表情看着自己,“啊拉,连又跑过来了吗,这可不行啊初中生,怎么说你也是…呜哇——你干嘛?”

 

他看见她还是那个一如既往的表情不知何起开始觉得厌恶,又是把自己当成弟弟来看了吧,又是把自己当成不懂事的小鬼看了吧,明明只是相差了几分钟就别老是自以为是地当自己姐姐啊。

 

所以他需要报复,报复似的把眼前的人压倒在床,报复似的把她的唇印上了自己的痕迹。

 

直到他看见她不知所措地流下了眼泪,直到他吃到了她甜美的味道里混杂着咸涩的泪水。

 

毫不例外地,他被立刻踢起来扇了一巴掌,左脸火辣辣的疼把他从那片深不见底的海里拉了回来,他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人哭得那么痛彻心扉。

 

照理来说不应该是愤怒得难以自制,甚至对自己拳打脚踢吗?这不才是最正常的反应吗?面对一个侵犯了自己的弟弟来说。

 

然后他听见了她的溃不成声,他手足无措地想要伸手去抹掉她脸上淌着的眼泪时被铃用手狠狠地打掉,他目瞪口呆地看了看自己被打红的手背和她睁着那双好看的眼睛还不断流下的眼泪,他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无论是辩解,又或者是谎言。

 

女孩的抽噎声依旧没停下,持续地从耳膜里贯穿心脏,两个人面对面站着仿佛的距离在他眼里就像是一道银河,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无言,镜音铃先开了口:“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可以么?”

 

“……”这样是对彼此最好的办法,但是他却又难以开口应承,哪怕是一个“嗯”的音节都哽在喉咙上不来。

 

“今晚有点失态了啊……”她喃喃道,捂着红肿的眼睛回到书桌前,说话的声音还很不稳地开始数落起来,“连也喝了酒对吧,初中生就去喝酒你到底是认识了什么狐朋狗友啊真是……”

 

镜音连知道这么做不对,也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但酒精后的理智远远不及心脏涌上的不甘,他突然就明白了什么叫“求而不得”,什么叫“触不到的恋人”。

 

“如果我说我喜欢你的话,你能不能收回刚才那句话?”他看着她的侧脸稳声说到。

 

铃笑了笑,“你在说什么啊,我们是姐……”

 

他打断话尾,“如果我说镜音连喜欢镜音铃的话,你能不能不要把今晚的事当做没发生过。”

 

“你疯了!”铃倏地冲到他身前捂住他的嘴巴,“你简直疯了!你知不知道这对我们家有多大的影响有什么样的后果!?”她却只看见他那双蓝色的眼睛里都是浓稠化不开的感情。

 

他知道的,可是已经只能当做不知道了,因为这份爱意情不自禁地让人害怕,让人无法忽视让人无法抗拒。镜音连是这么相信着的,从今天那个疼到发麻的吻里,从以前过往里那些镌刻在记忆里的笑脸里。

 

他看着她的眼睛,读懂了什么又不敢肯定,不需用力就能拨下的纤细手指被他轻轻握着献上一个绅士的问候吻,“铃,你的心里藏着什么不让我知道,是么?”

 

她眼神摇晃,“没有……我和你不一样……”

 

连轻声笑了出来,“……你是笨蛋吗?”用剩下的另一只手抱上她的脊背,这一次怀里的人没有任何动作,乖顺地偎在他的胸膛上像是丢了魂。

 

“我们逃吧,逃到谁都触碰不到的地方,然后我们恋爱吧……”

 

“……你根本没听我说话啊…”

 

镜音连突然在今天就明白了,原来两个人早已情难自己。

 

 

“喂,混蛋金毛犬别抱着我就睡着啊!”镜音铃推了推抱着自己不撒手的家伙有些不满,今晚的作业她还没写完啊。

 

“唔,一下就好,装个坏宝宝晚上还要认真学习很累的诶,让我充电五分钟嘛!”他蹭了蹭她的额头,不满足般地还吻了一下得到一阵“咯咯”的笑声。

 

镜音铃还是稍微妥协了一下,“今晚不许睡我房间!”

 

“哦,不会的。”

 

“你心里面后面接的是‘才怪’吧?!”

 

“真不愧是铃,真了解我www”


——————

    如无意外应该不会再修改了,虽然应该我仓促结尾是个很明显的事了w,只是想给自己一个结尾,看心情会把这篇合并回前文。

  

评论
热度(11)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