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吸血鬼百夜米迦尔的故事02

#如题,单纯是因为对米迦老公爱得深沉,有轻微CP向

 ↓

01  《赤紅十字架 》

CP向不明显的:百夜米迦尔x百夜优一郎


吸血鬼的第三始祖大人惯例地一手撑颔一手酒杯,带着些微不知感情的笑意看着王座下正单膝下跪着的家眷,“呐,已经跪了三天三夜了,小鬼。”

 

“……”而跪着的人并没有毕恭毕敬地回话,这让一向被尊敬惯了的第三始祖大人相当的,感受到了不愉悦。

 

“那我就再重申一遍:第一,我不会让你踏出这里半步。第二,我不会让你死。第三,不要妄图再喝到我的一滴血。”说完,姿态幼儿的第三始祖维持着嘴上轻蔑的笑意,一个用力的扬手将杯中的猩红色液体倾数倒出,铁锈的味道在这个偌大的半庭里很快就被空气稀释,但这对于吸血鬼来说并不算一个什么问题。

 

正因为已经是吸血鬼,身体内狂躁着的暴动因子正嚣张地要驱动这个身体向前倾去。可还维持着人类本意的大脑执意地将这股本能的冲动抑制着,这直接导致他整个身体都在这种极为复杂的痛苦的抗争里痉挛起来。

 

克鲁鲁·采佩西从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恨铁不成钢似地跃下装饰华丽的王座走向正低着头捂着脸深呼吸的家伙,接着一个利落的踢腿动作轻而易举地将跪着的人鬼不像的金发少年踢倒在地,见地上的人还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忍耐着什么,她抓狂地皱着好看的眉眼一手扯起他金色的头发拖着向前走。

 

一旁的近侍吓得有点哆嗦,都是一些新上任的小鱼小虾,看见一向尊崇至极的始祖大人此时无声地大发雷霆,白袍下的双手都抖得像人类患上的帕金森症。

 

被人抓着头发拖行在地上的少年此时又被扳过脸来,露出三天以来都没怎么见过的眉目,好看的海色眼睛里装着各种极端情绪的暗沉,脸色苍白得如同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死尸,露出了獠牙的嘴唇被他自己死死咬着,克鲁鲁再也忍不住一直保持的始祖矜节,甩了两个响亮的耳光扔在地上,将少年的脸踩向了在地上四处流窜的赤色血滩里。

 

“该死的,你给我把这些东西全部舔干净!”之后又看向站在大门边的两个正一脸惊色的侍卫,“你们两个给我过来,把这个家伙带去血库里,无论如何都给我把血从这只贪得无厌的家伙的嘴里灌下去!”

 

“是…是!!!”

 

边上那两个吸血鬼慌里慌张地跑过来架起趴在血泊里不动弹的少年往外走,站在庭中央的第三始祖——克鲁鲁·采佩西则一脸多年不见的不耐,正咬牙切齿地不断踏着脚下的血溅起一片片的血花。

 

 

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年做了是一个绵长的梦,开始的时候散发着虽然是廉价面包却温暖美满的味道,那里有家人,有朋友,有笑容。只不过一个转身后的刀光剑影里伴随着一声枪鸣,转瞬间就自己就被一双沾满血的手掐紧脖子拉进了无尽的黑色深渊,在绝望淹没脑髓之前他看见剩下的唯一的家人转身奔跑的背影。

 

少年不知道那时候他有没有好好地笑出来欢送家人逃离这个地狱。

 

黑色的泥沼裹着自己的身体动弹不得,所有的血管里都充斥着腐朽的铁锈味直直窜向鼻腔。他刚准备开口向什么呼救,就被汹涌而来的黑色泥浆灌进口腔流进食道里,恶心的吞咽感无法停止,细胞里的核都叫嚣着抵触,可是毫无办法只能任由动也不能动的身体接受来自恶魔的罪与罚。

 

不知道这难受的梦到底还有多久啊。少年这么想着。

 

忽然一阵强烈的排斥感从身体的知觉传来驱散了梦魇。

 

从噩梦里陡然醒来的少年意识还未清醒,浑浊的视线里漂浮着昏暗油灯下蜉蝣般的尘粒,稍稍还映出有谁正紧紧地掐紧自己的双颊往里面灌什么,倏地意识到正在发生什么的时候他猛然拧头甩开对方施力的手,一股脑地呕出口中还未灌下喉的新鲜血液,像是怕自己还不能完全消除口中浓厚的血腥味正想用手去扣喉,却才发现自己正被死死地钉在十字架上。

 

作为半人半鬼的身体来说,身体的痛觉还保持着人类基本的求生功能,手腕和脚腕上源源不断流失的血液让他疼得已经快说不出话来,可他却还是笑,说:“真可笑,明明是吸血鬼却在朝拜十字架?”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成为不了你心目中的神。”站在牢房外的克鲁鲁露出揶揄的笑脸,“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但他成为了神,而你呢,将会永远死不去。”

 

“……”

 

“怎么样,米迦尔,要不要和我一起走,我可以让你获得你想要的。”克鲁鲁打开牢门,换上了和蔼的笑颜,“包括你心里最珍惜的家人。”

 

“…小优…?”小优。

 

“嗯,你的小优。”

 

米迦尔看着克鲁鲁笃定的神情几乎就要相信,可是转念一想起那时候的血色一隅与眼前这些吸血鬼的本性,他却只能更加明白自己的命运早就应该停在被砍去手臂的一瞬,“哈哈,让我死吧……求你了。”

 

克鲁鲁很惊讶眼前的小鬼居然无动于衷,甚至表现出比之前更加消沉的状态,还有利用价值的家伙怎么可以轻易死去,她只好稍微转了个话题方向,“难道你不想救小优?”

 

“他逃出去了。”米迦尔低眉看着地面,昏暗的房间里只能看见上面已经布满大大小小的黑色水渍汇成一滩黑泥。

 

“你知道外面是什么世界吗?你知道百夜孤儿院的真相吗?”

 

米迦尔动了动眉头,眼睛稍微亮了亮。他想,小优就算逃出去了也还会死的可能性为什么就没有想到呢,外面的世界还是会有吸血鬼啊,小优不会自己做饭,又那么笨那么爱逞强,就算逃过了吸血鬼的魔爪说不定就饿死了呢?

 

米迦尔想到这里都快哭了,怎么自己就算用了命去救的家伙还是可能会被自己蠢死呢?那现在自己准备去死岂不是太不值得了。

 

稚嫩的女声低低地喃语,“呐,米迦尔,你知道你和你的小优,最后会变成怎么样的怪物吗?”

 

有记,深爱世人的耶稣,为了世人的幸福自愿捐身于十字架的审判,最终天神受其感动降神智于他,自此耶和华造福人间。

 

又有记,曾是上帝面前的六翼天使撒旦因骄傲自大,妄想与神同等而堕落成为魔鬼,自此堕天使成为黑暗与邪恶之源。

 

那么,如今你我如此相似,此时此刻接下去的未來,我又应该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大义,与,私欲。

 

爱,与,恨。

 

不和谐的地底城下的人工日光不知何时刺进了昏暗牢笼内,背光的十字架上钉着接受命运的金色少年,那双蓝色的眼睛里依然透亮,泛着甘于沉溺泥沼的泪光。

 

“在我不变成彻底的怪物之前,把力量借给我吧,克鲁鲁。”

 

克鲁鲁几乎就要想起那位远久传说中神所指定的伊甸园守护者,唯一具有天使长头衔的灵体米迦勒,宛若神一般的金发,手持着赤红十字架立身于天地与黑暗搏斗的少年。

 

“你將永遠死不去,ミカエラ 。”

 

2400z的小后记:

   其实“红色十字架”我想表达关于百夜米迦尔这人(gui)挺多意识流的矛盾与现实的,不知道大家能不能在我拙劣的文字里感受到那份沉重感。另外,克鲁鲁稍微被我写的有点小粗鲁呢(抱歉),但还是很尽力地写出女王气(…

   还有关于耶稣那一段其实因为来的脑洞太快没有细细核实仅凭印象,以后有时间我会慢慢修正的。

   PS:《正餐》咱们要不别吃了?


LINK:关于吸血鬼百夜米迦尔的故事01《歉意》

CP更不明显的:百夜米迦尔x克鲁鲁·采佩西

 与这篇CP向稍微不同,为避免不适,有意者可点击LINK><


评论
热度(18)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