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吸血鬼百夜米迦尔的故事01

#时间点有点奇怪,脑洞也有点奇怪

#可能也许稍微的CP向是,百夜米迦尔 x 克鲁鲁·采佩西



接受的可以往下看了↓


01  《歉意》

近来克鲁鲁·采佩西心情颇为不好,自从参加了那次吸血鬼上位始祖圆桌会议之后,平常一向爱挑眉笑脸戏谑他人的表情也变成此时一脸低压笼罩的阴郁。平时就对这位吸血鬼第三上位始祖女王保持着尊敬态度的下位吸血鬼们,现在恨不得都对她敬而远之,不少以前还心怀各种鬼胎想要各种在女王面前明争暗斗的贵族们被狠狠地喂了几次闭门羹后,也一下子安分了不少。

 

不少侍卫后来表示那天风声太大风力太强,殿门突然被什么大力摧开,有不知道多少断臂断足被抛向空中做自由落体运动,之后怀着十分敬畏的心情惴惴不安地费了不少劲打扫附近的一片狼藉。

 

要说例外的话,除了那个长着很欠揍的脸的费里德·巴特利贵族依旧不知恬耻地上殿找抽不少次之外,还有就是那位被众多下位吸血鬼笑为女王身边大红人的百夜米迦尔。那张精致的脸依旧不苟言笑,蓝色的眸子里似乎什么都倒映不出。

 

所以众人对他依旧保持着往日频率在女王殿上出出入入的行为虽然表示佩服,却也并没有觉得有过分的惊奇。

 

 

“所以,百夜米迦尔,你站在这里是为了什么?”克鲁鲁半倚在王座上没好气地低眉看着王座下不远处正站得笔挺的金发少年。

 

说实话,把这个小鬼捡来四年快有余,依旧倔强地从不吸食人血,那张曾经年幼的脸也已经随着时间默默长开,但那副对什么事情都不抱兴趣的扑克脸却还是没什么变化。对于这一点,即使克鲁鲁一向深知一切出自何人之手,却也没办法做出一点都不介意。

 

毕竟长着这么一张好看的脸,不笑笑真的很可惜。克鲁鲁偶尔有闲心的时候会看着他的脸这么想。

 

但对于米迦尔在那次被费里德搅和得让她丢尽脸的圆桌会议上现身,克鲁鲁还是心里有一块疙瘩,不明状况的米迦尔自然不应该是她发泄怒气的对象,但谁又能告诉她怎么才能无视看见跟在那个令她恨之入骨的银发贵族身后出现的他时,那股从心底里涌上的五味杂陈。

 

说起来,作为一位活了千年的吸血鬼上位始祖,还会像人类思考这么无聊的事实在是可笑之极,“心脏”这种东西无非就是用来搏动血液的器官罢了。

 

“克鲁鲁,你听见我在说话了吗?”王座下的少年似乎是说完什么,对于殿上女王的毫无反应此时有点不满。

 

克鲁鲁暗道自己竟然也会这么失态,稍微调整了下坐姿,“呃…啊?”

 

看着那副一向自傲过人的脸,露出有些惊慌失措反应迟钝的小表情,饶是米迦尔也不禁觉得好笑。说起来,这位尊敬的女王殿下一向在自己面前都会较比别人来得亲切一点。救他的人是这个人,相当于杀了作为人类的他的人也是这个人,让他成为怪物的人是这个人,让他不至于成为真正怪物的人也是这个人。

 

作为百夜族唯二存活的之一,米迦尔不是不知道自己被女王留着是为了什么目的。他和她之间,某种意义上都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但他不知道,自己归于她的麾下能一下子成为她所器重相中的一颗棋子,这对于她又有什么意义。

 

执着于拯救优一郎而苟延残喘着的米迦尔,偶尔也会思考自己作为吸食女王血液为生的不完全吸血鬼对于这位女王的意义。

 

出现在那次圆桌会议上本不是他这个身份能做的,他再无视这个世界生存的法则,也知道应该怎么利用着各种各样的关系才能在这个吸血鬼世界保持自己最有利的位置。但在费里德各种笑里藏刀的笑容里,从那些话里藏话的字句中,他明知道不应该做,却还是推开了那扇门。

 

这是他这被世界舍弃的命运中,去探究自己此身此时意义的一条选择肢。反正最后的最后,此身终将毁灭,那又何必在意那么多。

 

只是在看见少女姿态的女王气急败坏的样子时,他莫名地觉得有点难过,她看向自己的眼神了闪烁着他看不懂的东西,什么话都不说的样子不是第一次见,只是第一次见她露出了难受的表情。他也许应该做什么,只是在开口之后只能看着她留给自己一个背影。

 

原来那个人也像人类一样,会难过啊。米迦尔第一次这么想到。

 

“所以说,你这家伙刚才到底说了什么?”克鲁鲁托着腮有些恼,就算在自己再中意眼前的家伙,也不是无条件无底线,随即她甩了甩手继续说,“要是没什么特别的事,你最近就不用经常来了也可以。”

 

“你是在生气那天我给你丢脸了吗?”

 

这什么跟什么?谁会就这么丢个准星满点的直球的?克鲁鲁被问得目瞪口呆地愣在原地,看着少年的模样眉目淡然,那些被王族羞辱、被贵族威胁的闷气一下子就冲上头顶。

 

“米迦尔,别太自以为了。这里没有什么你的事,不该管的你就别管。”克鲁鲁皱眉叱道,话没说完便抬脚要走,越过米迦尔的时候剜了他一眼,“我不管你曾经和费里德·巴特利之间有过什么恩怨情仇、瓜葛纠纷,但你最好还是明白你是我的家奴,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等等!“米迦尔一把攥住克鲁鲁的手腕,似乎有些用力过猛,正越过少年走远的女王被狠狠攥住往后退了两步,她惊愕地看着仍背对着自己的米迦尔露出示威的獠牙。米迦尔静默了一会,继续说:“你果然生气了,”他转过脸来,唤了一声她的名字,“克鲁鲁。”

 

她的獠牙没有退去,“你最好放手。”

 

“那件事我不知道有没有做错,我只是知道如果我出现在那里能改变一点现状,能为我去救回小优赢得什么的话,就算要我立刻去死也没关系。”米迦尔说这些话的时候毫无迟疑,甚至说得斩钉截铁。

 

“所以,就算知道那个费里德会当众用你来羞辱我你也毫无反应了?”

 

“……”米迦尔顿了一秒,“是。”

 

克鲁鲁当即用手划下一道风刃,可是在看见眼前的金发少年毫无躲避之意时却神思一晃,挥下动作的手指也抖了一抖,无所不摧的风刃擦着他的脸斩下几丝碎发便砍向他们身后的王座,王座应声而倒。

 

“如果当中谁先背叛了我,我会对你毫不怀疑。”

 

“你在救下我的时候早就应该知道了。”

 

克鲁鲁心里暗咒一句脏话,却又似乎对什么心死了一般吐出一口长叹,“放手吧。”

 

米迦尔应了她的话,放开了手,那双海蓝色的眼睛里映着她的身影,他微微叹了口气,“所以我现在是对你道歉,克鲁鲁。”

 

“道什么歉?要是对不起真的有用的话,你们人类就不用搞出那么多是是非非了。”克鲁鲁这一走倒是头也不回,对着身后一直看着她的米迦尔挥了挥手留下背影,便一连失踪数日。

 

 

“话说米迦好像也好久没见到了吧?”拉库斯拧开一袋血浆,对着坐在台阶上的达提尔问话。

 

“我怎么知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巴不得他现在就死在哪个地方呢?”

 

拉库斯对着眼前正翻着白眼的家伙有些无奈,大家都知道要说这里谁最讨厌百夜米迦尔的话,达提尔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在他眼里分明就是百夜米迦尔把他从女王亲卫队头牌的位置里拉下来的,从此之后,这两人见面总有一种怪异的要开架的氛围,只不过到头来都是百夜米迦尔先扭过头去不以为意,剩下达提尔一个人在后面恨的牙痒痒。

 

“说到底,米迦那家伙的确是有那么让人不爽,不过想到那家伙是百夜教的遗子也不难明白,我们的女王大人为什么对他这么中意了。”拉库斯一边吮着袋子里刚从家畜身上抽来的血液一边慢悠悠地分析着,然而达提尔还是十分不领情地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大概是知道再说下去两只吸血鬼就没话聊了,拉库斯也不再贸然继续这个话题。

 

两鬼有一搭没一搭地就着午餐时间聊了一会,拉库斯眯起眼看地下城子虚乌有的穹顶,突然就有些感慨,“再过不久就是一场大战了吧。”你猜那个米迦会怎么做呢。当然这句话他及时收住了嘴。

 

“啊,到时候把日本帝鬼军一个个吸成人干!”达提尔兴致盎然的地站起身,把手中的血袋拧成一团高高扔起,扬起信誓旦旦的笑容。

 

我可不希望你这是为自己立起一个FLAG啊。拉库斯眨了眨眼,识相地不去吐槽。

 

“啊,说起来,百夜那个家伙好像还在侧殿上。”拉库斯转身要走的身子一抖,回过头去看正继续说下去的达提尔,“一动没动的,神经病啊?”

 

拉库斯闻言吹了个口哨,脚步轻快地蹦下三个台阶。

 

那可不是嘛,有戏看啊!

 

 

费里德有些好笑地看着殿上的米迦尔一动不动地站着,“我说,我的小米迦,你都站了快三天了,不饿吗?”

 

霎时那边原本静止的米迦尔抬手摸上自己腰侧的剑,剑锋微微出鞘发出“铮”的一声,“闭嘴,费里德。”刘海下射出的眼刀似乎渗着寒气,费里德识相地收起了嘴边戏谑的笑,他可不想隔开不过三天又被凌空一斩。

 

眼前的金发少年显然是在等那个闭关三天不见踪影的吸血鬼第三始祖大人,费里德也清楚地知道造成这个局面的大部分功劳都要落在自己的头顶上,但依旧本着“不作死就不会死”的生存原则,他依旧还是上前对克鲁鲁进行了挑衅,结果可想而知的是就算达到了目的自己还是免不了被虐一顿。

 

但吸血鬼嘛,最重要的就是活得开心嘛。

 

不过意外让他没想到的是,被自己坑了无数回的米迦尔这次会拉下脸来这里跟克鲁鲁道歉,还一连就是不吃不喝地站了快三天,要知道对于吸血鬼来说一天没碰血相当于中了蛊一般神志不清。所以,昨天他还没事献殷勤暗自捎了一只小鬼过来送新鲜吃喝,结果非但没被感激还被回头就是一招猝不及防的刺剑。

 

费里德捋刘海不过安静了不到五分钟,就又开始说话:“克鲁鲁闭关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与其站在这里什么都不做,还不如现在多点时间去救回你家小优公主?”

 

这次是全刃出鞘,剑锋一凛就直直地向着费里德脖颈的方向,有了第一次自然不会再有第二次,费里德一个侧身后跃轻松躲开,即使第二招又用更快的速度刺向稍低的方向也还是只用两根手指便轻松握住了剑身,他笑笑:“对我来说,现在的小米迦还是太弱了。”

 

费里德再看眼前的家伙一双灰蓝的眸子里什么都没有,他想大约是因为米迦尔听到“小优”两个字时他的身体才本能地动起来的缘故,但却又神智已然不清,脑子根本没有办法去思考如何去挥剑才会用出这么让人哭笑不得的剑术。

 

手指微微用力擦过刃锋便划出一道口子,从里面渗出来的血珠便顺着剑身滑下,他想这对于现在的米迦尔来说是极具诱惑力的必需品,就算是那个清冷至极的米迦尔,作为一名不完全的吸血鬼估计也没办法故作矜持了吧。

 

毕竟费里德是个坏心眼的家伙。他对自己这么评价道。喜欢欺负米迦尔也算是一种为数不多的乐趣。

 

而米迦尔确实也对眼前瞬间涌入鼻腔的香气起了反应,那双灰蓝的眸子里好不容易沉寂下的欲望又再一次溢满眼眶,甚至从骨髓里开始叫嚣着遵循本能。吸血鬼的世界里没有忠诚,只要是活人的血就有从于本能的欲望。

 

米迦尔甚至在这时候开始没办法思考自己到底还要不要坚持为了一个挚友而去坚守根本毫无必要的意志,说到底自己本来就是一个谎称不能成为怪物的怪物而已。他也不是非克鲁鲁的血不可不是吗,这种时候就算是吸一口人类的血又有何妨,更何况是这个费…里德…?!

 

“滚!”米迦尔怒吼一声,扔下了手中的剑一个用力跃后,刚刚嘴里露出的獠牙还暴露在外来不及收回。可是那股血液的香气依旧溢满鼻腔,如果继续呆在这里大概就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上前咬他一口,米迦尔还是踉踉跄跄地往殿门方向疾走过去。

 

费里德正想上前扶他一把,却被迎面而来的一道风刃挡住了去路,看到这样的情景他露出一个狡黠的笑,看向不远处正站在米迦尔身前的克鲁鲁,“现在的克鲁鲁可真像护崽的母鸡。”

 

“费里德,你这家伙不该吃一堑长一智吗?”猩红色的眸子里涌着翻滚的杀意,闻言的费里德虽然不以为然却还是耸了耸肩膀,识相地从侧门悠悠地离开了。

 

在费里德隐没在柱子后的一瞬,克鲁鲁便清楚地感受到来自颈后的一阵痛意,米迦尔弯下身子扶着她的后肩埋入脖颈,没有丝毫犹豫地将他的獠牙用力刺入肌肤,能感觉到身体里的血液顺着他獠牙的方向咕咚咕咚地流入他的喉道。

 

也许这一次他终于变得更像吸血鬼了,这份力道,这份对血液的渴望,都真真切切地用他的獠牙告诉了她。

 

“对…对不起…克鲁鲁。”将近一分钟的无言之后,他慢慢从她颈边抬起头来,他也不知道现在的这句话到底是为了几天前那次贸然出现,还是为了这次对克鲁鲁鲁莽地索取。

 

“从你嘴边听到这句话还挺受用的。”克鲁鲁笑了笑,回过神仰头去看那个低下头却没看她的少年。

 

“……”

 

她伸手去理他的刘海,露出那双又重新湛蓝的眸子,笑得无奈又深意,“我知道这里不是你的归宿,我也知道你我之间只有利用和索取,我活了这么久了,早就忘了该怎么对你这种家伙生气了。”

 

米迦尔愣了一愣,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所以,米迦,你可以对我索取任何,但同样的,我需要你。”她直直地看向那双漫漫海色的眼眸,倒映着她那双猩红的圆月。

 

他弯了弯身子,与她平视,“你知道的,我不会是你的剑。”

 

“嗯,就算是这样。”她笑。

 

   Fin。

 

后记:

  当时看漫画没有怎么感觉,其实这是那时看见TV米迦尔出现在会议现场时克鲁鲁有些受伤的表情时开的脑洞,结果脑洞还没来得及写完就被下一集给又啪啪啪了,只怪当时自己忘了漫画又懒得去翻原作(

  就是这里!我站三分钟米克!但还是一堆玻璃渣哈哈哈哈,但是也不是特别明显的CP向,所以还是不知道上不上TAG(有缘人看见吧

  米克两个人之间给我的互动真的很有爱的母子啊!一个有点护崽,一个在39话会去求“妈妈”帮忙的娃,怎么想怎么可爱的两人,而且总觉得克鲁鲁虽然作为反派头目但总有种感觉告诉我其实她是好人啊!好人啊!好人啊!!(大概还是会被啪啪啪吧x


评论(3)
热度(27)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