炖了一锅米优肉

# 说好的米优脑洞结果炖了肉,而且大概前面非常的OOC

# 其实我真的是个很纯洁的少女

# 完整版大概等十月再继续约


黄昏的教室里,米迦尔逆光站在柱子的阴影中,那双平时毫无波澜也好看到溺死人的碧色眼睛里此时流露出复杂的情绪,优一郎听见他说:“这样的我还有资格在你身边吗?对不起,小优…”


“没关系,米迦,因为…”他往前半步。


“可是我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我…!”米迦尔往后退了半步,仿佛依旧不能接受自己和他站得太近一般。


“我不是说了没关系吗?!”


“怎么可能没关系?!你一直把我当做家人看待,可是我完全没有用这样的眼光来看过你啊!”米迦尔眉头紧紧皱着,接下来说的话一句句像是要戳穿自己心脏流出脓血,“我是个只会吸血的怪物!只会一直对着你的身体遐想的怪物啊!


你不知道的太多了,小优,我从来都没有把你当作家人看过。”


“混蛋,你倒是听我说…!!”


“我喜欢你啊,小优!”像是终于把心里一直藏着掖着的话吐了出来,米迦尔不禁舒了一口气,像是为了一吐为快般,没有给优一郎插嘴的机会继续说下去,“不是‘家人的喜欢’,是‘恋爱的喜欢’。


我幻想过与你接吻,我幻想过我与你做 / 爱!就像我刚才差点对你做的那些事情一样,可是那又怎么样,我只是个会吸着你的血苟且偷生的怪物而已…!!?”


优一郎听到一半就听不下去了,眼前不远的米迦尔正低着头像是阐述自己的罪过一般激动地颤抖着身体,他几步当一步一样快速地跨到他的面前,一个用力把他扯进怀里拥紧,他满意地看见那张平日里一向表情淡然的脸上出现惊诧的神色,余光里看见他的身子终于被扯出了那成片的阴影。


宽容大度的百夜优一郎笑着吻上了才只比自己高了三公分受伤中的百夜米迦尔。优一郎自己是这么想的。


这个吻生涩却绵长,没有一分霸道的情欲也没有过多的温柔,他青涩而轻松地撬开米迦尔的牙关尝试着学会刚刚米迦尔对他做过的,他的舌头碰到了米迦尔的獠牙,尖尖的让他很有兴趣逗弄,他能感觉在他舔上米迦尔尖牙时米迦尔不经意地抖了抖回避着。


优一郎想这大概总让米迦尔想起自己是吸血鬼并且吸的血都是从他身上流出来的这件事,心下暗笑米迦尔在某种方面真是固执呆板而又迟钝,还是说,自己的这份心情也被自己掩藏得实在是太好,就连眼前这个一向以聪明自居的家伙也没看出来。


他好整以暇地正准备继续专心继续学会这个吻,却没想到会被围剿反攻。米迦尔花了点时间在确认优一郎是不是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当他从优一郎那双半阖的绿宝石眼睛里看出点什么的时候,体内一直躁动着的因子立刻冲破脊髓直升大脑深处。


点击有→没羞没躁的肉

评论(7)
热度(122)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