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inger/南北组] 甩不掉 (2)

# 上一章戳我 

# 谈恋爱需要温水煮青蛙


***

意识到自己的行为颇像是变态,乐正绫慌忙觉得现在应该找点什么话题继续往下聊起,“那个,说起来早上你似乎来过我们班找我?有什么事吗?”

 

“嗯。”洛天依停顿了一下,“我听言和说是你帮的忙,所以本来想找你道谢的。”

 

心想着其实本来并不需要她介入帮忙什么,转进来的手续原本大大小小的都差不多办齐了,就是等回头她跟那里熟识的大姐姐提起时,将最后盖章的日期往前面提了几天,并不算什么需要特别感谢的事。“没事,本来你那件事就没什么要我帮忙的。”

 

洛天依却还是摇了摇头,“不管多小的忙,我还是要知恩图报的。”

 

这真的太言重了。乐正绫表情有些尴尬,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来二去今天报恩一次,下一次自己也要回礼一次,本来就是个怕麻烦的粗神经,免得自己以后又干了一些什么让人笑话的事情。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要拒绝比较合乎情理。

 

只是话还没开口,洛天依又问起:“今天中午我做的饭菜还合胃口吗?”

 

“好!真的好吃!和馆子里的味道一样!”此话不假,乐正绫想起夹起来的那块油炸大虾现在还能把咬下去的触感生动描绘出来。

 

“那明天我再做给你吃吧。”

 

“嗯?”她晃了晃神,一下子没明白过来,莫非这就是天依嘴里说的报恩?

 

“以前喜欢吃,吃遍了就想着吃吃不到的味道,所以平常就喜欢动动手多做一些,正好就当我回报你吧!”洛天依莞尔,手里攥着刚刚无聊从树根捡起的小树枝在地上画圈,回过头来眯着那双好看的眼睛整张脸在树影斑驳下都是亮的。

 

突然一声叫唤从操场底下传来,乐正绫听出是自己班长林惠兰的声音,“喂!乐正绫快下来,老师点名了!”

 

“你快回去吧,刚开学就被老师抓着两次可不好。”乐正绫能听出身边少女说话间隐隐的笑意,可是被刚才一吓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话也来不及说抬起身子就往自己班里那人堆跑过去,深知体育老师平常虽然当惯了HelloKitty,但是要是真是发起威来绝对是狮子一吼浑身抖。

 

 

下了体育课把衣领拉开来回扑棱着回教室的时候,果不其然发现张巫婆正一脸阴沉地往办公室里走,后面跟着一列正稀稀拉拉低着头的同班女生。她颇为庆幸地想还好没来得及回教室,否则今天最狗血淋头的人怕就是自己了,那可不是一两篇检讨就能搞定的事。

 

跟最后头的女生打了个眼色,在胸前画了一个阿门的十字架,被对方甩了一个眼刀后收起原本的嬉皮笑脸,脸色凝重地做了个保重的口型。

 

乐正绫刚要走进教室门,想起来些什么就拐了个弯往高二零班走去把言和叫了出来。零班是文科的重点班,里面坐着的一群精英分子正一致低着头写笔记,这种景象在她们班里可难得一见,除非是考试前夕。

 

言和抱着一本数学公式书走出来问她有什么事,乐正绫先是按照惯例把她从上到下调侃了一遍才进入正题,“诶,就是你那个远房亲戚洛天依的事,下午上课碰见她了她说要给我报恩,这不没多大点事嘛,你回去就帮我好好和她说一下别大费苦心了!”

 

“嗯?她说要报答你?”言和摆出了一副吃了狗屎的难看脸色。

 

“哈哈哈哈你那是什么表情!”

 

言和迅速把表情收了回来,合起手里的公式书揉了揉脸,“她决定了的事是头牛都拉不回来,你让我去跟她说那就跟扯犊子没什么差别,况且我和她不住在一起。”

 

乐正绫就头大了,连那个能轻松摆平张巫婆帮她逃课的言和都搞不定的事就更别提她自己了,那就叫不自量力了。她搔了搔粘在一起的潮湿刘海,“她一个人住啊?”

 

“嗯,和我隔得有点远,和你那倒是挺近,隔一条桥吧。”言和也用书帮忙给她扇了若有若无的微风。

 

“她爸妈倒是放心她一个人跑来这里还一个人住啊?”乐正绫表示十分不解。

 

“……你就别管那么多了,反正这事我是帮不了你,你自己和她说吧,快上课了你还是赶紧回班里去吧,回去回去。”言和突然转了口风,一本正经地下了逐客令。乐正绫一张国字脸,给她吐了吐舌头就往回蹦走。

 

本想着死马当成活马医总有一个道理,没想到下一届化学课老师硬是操着一口河南乡音理直气壮地把“再说一分钟”拖成了快十分钟,等回头哧溜哧溜地从厕所跑回来正想去一班时上课铃又响了,好死不死下一节撞上了化学周测,她扒着教室前门一股怨气地看着一班的方向好几眼才快速回到自己座位上。

 

等把自己桌面上的书清下椅子摆好的时候,星尘递了个纸条过来,乐正绫狐疑地看了眼隔壁一脸微笑的星尘,嘟哝着早上英语不罩我下午我才不罩你,打开之后发现上面是一串11位的数字,后面用清秀的笔迹写着洛天依。

 

“啊?这是啥?”

 

那边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站在讲台上的化学老师扯着嗓子喊道那边的乐正绫安分点。星尘耸了耸肩,接过前面同学递下来的试卷就摆起笔开始做起来。她也只好把纸条收紧兜里认命地开始做题。

 

45分钟下来的化学小测做完累呛人,乐正绫交完试卷回到座位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想起兜里的纸条又掏出来,把书包夹层里的手机掏出来一一输了进去,“哇塞,你不怕张巫婆啊?”

 

“没事,我刚刚从窗户看见她开车走了。”乐正绫输入完最后一个字母按下确认键,“等下和我回家吗?”

 

“不了,今天我骑自行车,和别人约好了去中环广场新开的那家蛋糕店试吃。”星尘对她挤眼睛,把桌角一摞的书整齐,背上书包将椅子往桌子里推进去,爽快地和经过的人挥挥手说拜拜跑出教室,留下乐正绫对着手机吹胡子瞪眼。

 

老老实实地把今晚的作业逐本塞进书包拉上拉链背起,在感受到肩膀上背负的课业重量后长长地叹一口气暗说要命啊真是天妒英才。走出课室的时候想了想还是先到一班那边瞄了一眼,问起一个刚走出课室的同学洛天依走了没,他先是愣了愣反应过来问得是那个转学生才摇了摇头,乐正绫挫败地又走到零班,看见言和正慢悠悠地收拾着书包。

 

“怎么样,那件事?”

 

“别说了,一个下午都没时间找她,哦对了,她给了我她的手机号码。”两个人聊着聊着走出校门,看到不远处挤着众多学生的公交站不约而同的脸色都不是太好。

 

言和更加不由得苦笑,“那家伙有新号码也还没告诉我,之前还一直用她公寓的电话。”

 

乐正绫突然觉得洛天依和言和的关系总有点那么微妙的疏离,发出了“诶?”的一声。

 

“不说啦,我的车来了,我先走了。诶诶同学你文明点别挤我…阿绫拜拜!”乐正绫眼看着言和瞬间被人流冲向那辆刚停稳的16路车,心想言和也是很辛苦啊。

 

乐正绫家和言和的家虽然是同一个方向来回,但是过了前面的十字路口就是相反的方向,言和家往市区里走,她则往郊区方向走。所以相对的在乐正绫要等的127路车到站之后还能看到车上还有零星几个空位,坐上座位后想起言和说过洛天依和她家隔了一条桥,经过那边的公交也只有这一路,这么来说的话……

 

“呀,又见面了。”真是夜晚不能说鬼,白天也不能说人。乐正绫听见旁边的声音猛一回头吓得魂都散了几分,洛天依看到她被自己吓到得样子笑嘻嘻的,把手里拎着的塑胶袋拿起晃了几下像是要解答乐正绫接下要开口的问题,“我坐在最后一排呢,看见你就下来了,放学我去学校前面一个站那个超市买晚饭材料。”

 

这个人是会读心的妖怪吗?乐正绫理智地把这句快冒上喉咙得话咽了回去,却还是嘟哝道:“怪不得放学没见你人影。”

 

“嗯?你有事找我?”

 

这时候车厢里响起“车辆转弯请坐好扶稳”的提示音,站在座位旁边的洛天依才刚刚放下手里的袋子要换到左手还没来得及搭上扶手,公车却已经转弯了,眼看着洛天依就要踉跄着往后退,乐正绫也没管还没摆好在腿上的书包就伸手把洛天依的腰给抱回来,两个动作来回再加上自有的惯性,洛天依就这么直愣愣地被她抱到了腿上。

 

塑胶袋摩擦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袋子里的瓶瓶罐罐碰撞出乒乒乓乓,再加上洛天依本来就是唯一一个站在车里的人,这么一来她们两个都变得万众瞩目了。

 

“抱…抱歉!”

 

“不是我才抱歉。”

 

两个人呆了呆,几近同时说出的话让两个人目目相视,然后豁然一笑。

 

“袋子沉,我帮你拿着吧。”洛天依闻言点了点头,道了声谢谢把手里的袋子拢了拢递过去,“哇,真的好沉,都买了些什么呀!”

 

“鱼子酱、黄豆酱、柱候酱,还有麻油和芝麻油,接下来买了一些菜和鸡鸭肉屯着,哦还有一盒超市里做促销的黑芝麻牛肋肉。”洛天依认真地掰着手指回想今天的购物清单,说完的时候还露出满脸幸福的模样,惹得乐正绫笑起来问她你是吃货吧,她老实地点点头,“民以食为天嘛,我就一个市井小民,没有大政治家用来想着怎么治理天下的命和脑袋,所以脑子里都是吃的挺好的。”

 

乐正绫还是笑,自小在北方出生成长的少女总会染上大北的豪气,尤其是家里还有一个哥哥的时候,笑起来“咯咯咯”的声音,“天依你真逗!”

 

洛天依也笑得眉眼弯弯。

 

两个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一问一答在平常二十分钟的车程里慢慢消磨着时间,洛天依问这个叫微兴的小镇哪里哪里怎么样,乐正绫就挑着一些有趣的地方说让她去走走。小镇一面挨山一面临海,面积不大不小本该算个县城,可是因为这太独特的地理位置经济一直算是不温不火,镇上的人似乎也并不过分在意,依旧一副悠闲的样子过着本来该过的生活。

 

最近微兴变得有些小有名气,缘由是镇里的中学陆陆续续走上北大清华的人不在小数,一个省就那么二三十人的名额微兴愣是给占了五六个,因此不断有地方台的记者涌进来拿着话筒站在校门口就要进去采访,被秃顶的校长一一给吼了回去。

 

“回去回去,读书关乎你点什么事,长脸也是给自己长的脸,别给我瞎扯点什么省市荣誉,扯什么犊子回去回去!”

 

作为有幸亲眼目睹整个事件发生过程的人之一,乐正绫表示第一次看见平常遇上就吊心眼的糟心老头那么有魄力,她扇着手掌拍得啪啪响,跟在他后头刚想要美言几句,就看见校长背过去摸着胸口一脸怂样嘟哝着我的妈呀这么多人看着我吓死我这个老头了。

 

乐正绫把这事夸大其词地修饰了一下描述给洛天依听,站在一边随着车厢摇晃的洛天依捂着嘴笑得开心。看着不得不承认眼前的人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那么点书香世家里大家闺女的美感,遥想恰似江南水乡一隅的小石桥上,哪家小姐好生生撑着一把油纸伞经过,而她就是那恰好坐在桥下过桥洞的小舟上不经意间抬头的少年郎,也只消一眼。

 

打住这玛丽苏少女心满满的想象!

 

没过几分钟报站声就响了起来,洛天依拿起塑胶袋转身下车,“这么出神在想什么呀?我要下车了,明天见,阿绫。”

 

乐正绫和她挥手告别笑着说拜拜,回过头等车又启动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刚刚和她聊了那么久是不是忘了一点什么。

 

 


乐正绫大概只能自我安慰是贵人多忘事了。

 

昨天回到家里就被劳拉丢出去去溜狗,释天作为一只有尊严、有体力、三天没到外面撒野的贵族金毛犬,跑起来得用“狗界里的法拉利”形容,跟玩脱了的释天追了半条环岛线再回到家里已经累成狗,硬是又被拖起来回房间里跟那个名为“作业”的妖孽把剩下的半条命也拼了进去。

 

等想起来昨天究竟到底忘了什么事情的时候,是在早上第四节课下课后,洛天依抱着便当盒出现在自己班门口的时候。

 

“昨天忘了问你喜欢吃什么了,问言和她说随便做就好,想着想着还是做了和昨天差不多的菜,你看行吗?”

 

乐正绫接过饭盒,懊恼得拍了一下脑门,“我本来还想让你别费心思了的,麻烦你了!谢谢你的心意啦,不过那真的没事,你以后就不用…”

 

“我们可以当朋友吗?”洛天依正色到。

 

突如其来的询问让乐正绫来了个措手不及,刚想说的话也忘了要说下去,只能愣愣地直点头。

 

看到对面那个人一脸紧张的洛天依莞尔,“当我是朋友的话,就当是试吃吧,最近琢磨着几个新菜,愁着没人帮我把关呢!”

 

“嗯……嗯?可是我觉得有哪里不对?”乐正绫有点懵,想着就算被这么绕开了话题还是很不对劲。

 

被洛天依推着回教室,“没什么不对啦阿绫你多心了!”回过神时她已经跑远,灰色长发被细心地用发圈挽起垂在两侧,不知道是粗心还是故意,身上的校服明显比身材要来的大上一码,宽大的上衣迎风跑动的时候在身后鼓起一个球。

 

那样的背影很好看。

 

转过头来,看见星尘和林蕙兰几个人挤在窗子一边也和她一起看着她跑远,星尘第一个凑过来问:“给你送爱心便当吗?这么快就勾搭上新来的转学生,阿绫你真的是没泡上男神就把魔爪伸向女生了啧啧……”

 

乐正绫撒手就往星尘脑门上敲了一板,还没来得及反驳,林蕙兰也开口了,“我也没想到你会和那个转学生关系那么快好上,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诶手机号、微信号有吗?”

 

“QQ,微博呢?”

 

“你们两个什么意思…还有那两个问我要微信QQ手机微博的我都没有!”乐正绫对此情形感到痛心疾首,从来没受过这么尊贵被围观起哄的待遇,今儿当了一把小说女主角——旁边的女炮灰,一把辛酸泪直流。

 

刚回到位置,上课铃就打响了,把便当盒上的亚麻袋边角整理好塞进柜桶里,心里总有种莫名的感觉觉得微妙。

 

总感觉两个人似乎就是那么顺水推舟,你来我往之间不经意的自然而然。她想是不是自己一向粗大条的脑袋也会有胡思乱想的时候,可是人的生活里突然就闯进一个温柔乡,迷迷糊糊的摸不着北,漫天的大雾里看见的只有那双带笑的眼睛,乐正绫觉得不太真实。

 

午饭还是在食堂解决,先给自己和星尘在大厅里找了个位置占好,走到摆在食堂大厅一边的微波炉加热便当,她合上微波炉炉门后对着微波炉一片茫然,加热便当要几分钟来着?

 

想厚脸皮问一下隔壁也在用微波炉的人,正巧发现旁边同样合上炉门的洛天依,那个人似乎也发现了有人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回过头笑出声来,“好巧!总感觉我们两个之间好多好巧!”

 

我也这么觉得。乐正绫咽了口口水,刚刚一节课没怎么听课,发了好一会的呆又回过神抄一下板书装装样子,然后视线模模糊糊地飘向黑板的远方。其实大部分时间她是在思考,究竟要怎么样拒绝被好心人包养午餐。

 

那边的人见她还没有动作,伸手过来帮她将时间调到三分钟。

 

“啊,谢谢谢谢。”

 

“在发什么呆呢,昨晚你也这样。”

 

“没,没什么!”

 

“对了,这么说起来,阿绫平常喜欢吃些什么?”洛天依看着微波炉内正缓慢旋转着的便当盒,昏黄的炉灯里发出嗡嗡的机器声,“昨天看你吃的最快是番茄炒蛋和油炸大虾……”

 

“那个,怎么说呢,天依。”乐正绫打断她,“我觉得我们两个是朋友,可是要你天天给我带午饭,我总觉得哪里过意不去……”

 

洛天依回头看了一眼同样对着微波炉发愣的乐正绫,表情好像是想透了什么。

 

“我觉得……”

 

“我觉得要不这样吧……”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开口,都有点惊讶地四目相对,乐正绫摆了个眼色先让洛天依说,“要不这样吧,你觉得过意不去,我也不想放弃,那就两周时间怎么样,一三五。”

 

“诶?可是……”

 

洛天依笑笑,“别可是了,你帮我的那个忙,就算只是提早了几天也帮了我的大忙,刚好证件批下来要是晚几天,我的户口迁移的手续就又要耽误推迟好几个月了。”

 

两架微波炉同时发出“叮”的一声,话题刚好也似乎到了不容置疑的地步。

 

乐正绫盯着洛天依那双依旧淡然的眼睛好一会,才垂下头叹了口气,“还真是像言和说的,你性子意外挺倔的。”

 

洛天依这次笑出声来,“她是不是又说我‘决定了的事是头牛都拉不回来,跟扯犊子没什么差别’?”她打开炉门发出“喀”的一声,用放在微波炉上面的便当布袋裹着便当盒出来,放下的时候还是觉得烫手一般,用手指去摸耳垂。

 

“对对对,完全没个字漏下的!她经常这么说你?”

 

“言和她也是个倔脾气,有时候比我还倔,名不副实说的就是她,有时间我给你八一八她的黑历史?”洛天依看见对面的人听到这话的时候蜂蜜色的眼睛里闪着光,她指了指自己要离开的方向,乐正绫看了眼,表示有时候巧合来得太多都像是约好的了。她指的方向边上,已经坐着星尘正大快朵颐,旁边坐着言和同样一脸斯文地吸着拉面。

 

洛天依到座位上坐下后礼貌地和星尘打了声招呼,把便当盒里热过的橄榄菜挑起来放到言和的碗里,星尘看到就打笑,“诶,阿绫,今早说错了,正主不是你。”

 

正拆开一次性筷子的乐正绫又敲了她一下脑门,“我觉得你平常不应该看那么多网络小说了!”

 

言和似乎也意识到此时桌上三人都被星尘打趣了,吞下口里的一口拉面也跟着附和:“这句话是我难得赞同乐正绫的。”

 

“我说言和你这句话挺像是在损我的。”

 

“我不损你,你觉得还会有谁可以那么机智地损你于无形?”

 

乐正绫气不过,用筷子利落地挑起言和碗中刚被洛天依添上去的一块叉烧吃进嘴里,“天依我看言和不适合吃荤,该改吃素!”

 

“和尚?”洛天依歪了歪头看向言和。

 

“……我说了多少遍我是女的!”

 

四个人聊得热火朝天,平常二十分钟搞定的午餐被四个渐渐熟络起来的女生聊到了将近一个小时,回过神收拾完餐具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午休时间,快走到要分开的岔路口时,洛天依伸手把乐正绫手上的便当盒收进了自己的袋子,对面的人追过来说:“我回去帮你洗掉便当盒吧?”

 

“我带回去吧,下次带过来方便一点。”洛天依不紧不慢地系好袋子上的软绳,正要往那边相反方向走时,又突然回过头来,“阿绫,上次我托星尘给你的纸条你收到了吗?”

 

乐正绫恍然惊醒,“我收到了!等下给你发个短信吧!”说完不好意思地挠起刘海。

 

洛天依抿嘴笑起来,“嗯,我不急。”

 

“喂快点啦,我看见楼道那边有纪检来了!”星尘揪起乐正绫的后衣领,对着另外两人小幅度地挥起手,“拜拜啦~”

 

洛天依驻足看着那两个离去的背影几秒才回头要走,不远处的言和却凛着眼神看着自己,她后怕似的发出小声的惊呼,“哇,言和现在的眼神好可怕!”

 

“……”言和依旧沉默着看她,那种眼神凌厉得像一把反着光的刀刃,两个人互相对视着片刻,在看见对面的灰发少女依旧笑得温顺,她才幽幽开口,“小时候你喜欢叫我阿和。”

 

“现在我们都是高中生了。”

 

“上一次和你见面的时候,你还是喜欢叫我阿和,那是上一年的春节。”言和环手抱胸倚在一边的栏杆上,眼睛没有离开过洛天依的脸,像是要刺穿那张脸看出什么来。

 

洛天依率先移开了视线,看了看楼道那边观察纪检的动作,“一年时间也很多会变的。先回教室吧,午休铃已经敲过了。”

 

言和还是不动神色地站在那边,洛天依觉得没辙,打了个招呼自己先走回自己的教室。

 

同班的纪检经过,“咦,言和你站这干嘛,要扣分咯!”

 

她低低地“嗯”了一声,叹了口气才急匆匆地跑回教室。


——————TBC——————

# 释天作为一只有尊严的贵族金毛犬,嗯,金毛犬

# 微兴这个小镇是我随便架空的

评论
热度(7)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