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inger/南北组] 甩不掉 (1)

#此文部分设定和官方有出入,设定控的可以不用将就我了(泣),大概性格上与平常同人里的设定不一样,并且CP向是真正意义上的嗯!

#CP:南北组+ ……



*** 

——大概是,永远都甩不掉的牛皮糖。

 


简单来说就是,自己遇到了一个十分大的麻烦。

 

午休的大好时光,乐正绫扒着音乐准备教室的窗沿,咬着从学校便利店里偷偷摸摸才顺回来的鸡蛋三明治,露出了一张生不如死的发青脸。隔壁的老王,哦不,老言看着挺心塞的,好心地把手里的饭盒递过去:“我说,既然不喜欢,那就干脆直接点说就好啦!”

 

乐正绫依旧一张毫无生气的脸,撇头看了看被递到旁边闪着五光十色的饭盒却提不起一丁点食欲,“你不懂我…唉——”

 

言和自然是一副“我当然不懂你”的表情,挑起饭盒里一块黄豆焖蒸排骨放进嘴里,“诶,这次排骨没上次挑的好,要挑小排——哇痛!你干嘛扔我?”

 

乐正绫看着刚刚从手里飞出去的粉笔头,咽下最后一口三明治,“嫌烦。”

 

放学铃刚敲响不久,从自习里解放出来的少年少女们都熙熙攘攘地往校门口冲,乐正绫冲锋在前,跑起来都带风,打算做率先冲出学校的第一人。

 

当然事实不会如你所愿,一头灰发的少女正亭亭玉立在眼前,抱着温婉的笑容问:“阿绫,我们一起回家吧?”只要是个正常人,大概都没办法拒绝的笑意,所以当时她拔腿就跑的心思就断片了。

 

等回过神时,就和身边的灰发少女正相亲相爱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步伐不急不缓,就像是普通的挚友相约归途。但事实上不是啊!我真的只是搞不懂为什么遇见这人就断片了!

 

乐正绫在心里咬的牙痒痒,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扇晕自己,隔壁的少女就开口了:“今天中午做的黄豆焖排骨好吃吗?”

 

我压根没吃!但总不能说把饭盒给言和吃了,还被她评头论足一番吧?想到这里,她就喏喏到:“唔,这次的排骨没上次挑的好呢,要是挑小排骨的话可能比较好嚼。”心里默念着对少女一万分的歉意。

 

“阿绫喜欢吃小排?那下次我就换小排好了,下次阿绫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可以提前和我说哦嘿嘿,”少女笑出声有分江南女子特有的羞赧,特别好看,“对了,上次我问到楼下的阿姨,她特别好人,聊了一下就教我怎么做烙饼了……”

 

后面的话乐正绫没多大心思听清楚了,只是知道少女用温婉好听的少女声线诉说着今日的所见所闻,又或者是自己在什么时候学会了一道什么新的菜式,她隐约听见说南方的辣椒不如北方的辣椒来的辣呛人。

 

“天依。”她停住脚步。

 

“嗯,我在。”

 

乐正绫看见她逆光站在自己的不远处回头看自己,那个场景好看得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四十五度仰角少女。那身宽松的运动式校服穿在南方人的她身上显得她越发娇小可爱,短裤下的双腿在夕阳苦橙色的霞光里折射出好看曲线。

 

就快秋天了,这么单薄的她这么穿会不会感冒啊?乐正绫想她是不是开始脑子有点混沌了。

 

“那个…我…”

 

“阿绫!”天依急急打断她的话,握着书包肩带的手在阴影里悄悄握紧,这句话打断了乐正绫刚刚想说的话,然后继续把她打进那篇醉人冒泡的世界里。

 

放学的坡道上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嘈杂的人声里混着引擎的轰鸣掠过耳边,公交的鸣笛此起彼伏,她听见她小声地说话,她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我喜欢你。”

 

看吧,你总是这样,还没有让我说完,就又让我断片。




那是一个暑假里寻常的一天,自个在家里正好好地打着刚买来的PS4,下头正伺候着日常白痴老奶奶战音劳拉的乐正龙牙把自己喊了下来,看见正坐在客厅一边似乎是因为心虚而不敢直视自己的言和。

 

一向清心寡欲惯看不上自个这块小岛的言和居然找上门来实属是稀奇,她撇下手里的游戏手柄乐呵呵地跑过去打趣道,“哟呵!这什么风把你吹我家来了?”

 

言和抬起眼瞬间又低下去,乐正绫能看见她放在腿上的青葱玉指正不断绞动着,她歪头又看了她几眼:“诶,不侃你了,什么事呀?你一贯不喜欢你说这大得离谱的地儿,能把你这个人吹来我这地方的事看来不是小事啊,是要我帮忙的事我肯定帮!”

 

这会儿刚被伺候舒服的战音劳拉走了出来,看见言和就自然而然亲热上去了,劳拉觉着言和人挨着舒服,夏天里凉凉的,所以有事没事就喜欢嚷着乐正绫带言和来家里玩,在知道了言和不喜欢来自己家之后,一向日常生活呈现白痴状的人倒是学会了坐公交换地铁到言和家里去唠嗑了,吓得那天乐正绫和乐正龙牙满大街满大街地跑着找她,回来之后恨不得把她吊着打,可惜这老人家就算是岁数大了、生活不能自理了,可就是打架那功夫了得,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随她性子罢了。

 

言和有些别扭,“就是,我不是上年转学过来么,远方亲戚看着我在这边过得挺好的说也想来这边念书,顺便回来感受一下…祖国风情。”然后习惯性地推了推那边正不断蹭着自己要搓麻将的劳拉,“唔,可是怎么说呢,她…算半个黑户吧,手续有点办不过来,就…不知道能不能让你帮个忙、搭个手…什么的。”

 

这番话言和说的异常磕巴,平时一向以温和稳重示人的言和今天倒是显得非常拘谨,让乐正绫感到有些好奇,“唔,得看什么情况嘛,就算我爹是镇长这事也得商量商量,不过要能帮的伤忙我肯定帮!总得还你帮我那么多的份上!”

 

言和自然是不敢把这事和以前包庇乐正绫三番四次逃课去玩乐团的事相提并论,但是左想右想也不知道这事能找谁帮忙也只能硬拉下脸跑这地方说情了,她心里重重地叹了口气,“这事其实我也知道难办,阿绫觉得怎么处置好的话就怎么来,不要勉强来得好。”

 

乐正绫听着倒是不高兴了,扑过去环起她的肩膀重重地拍了拍,“嘿!说帮就帮我还真想帮了!来,咱们搓麻将去!谁先赢五圈谁请吃老冰棍啊!”拉上一旁正好端端泡着茶的乐正龙牙,看着欢天喜地跑去开麻将桌的劳拉一阵欢喜。

 

正想着没法还言和的人情呢!

 

结果就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帮是帮了没多大点事,倒是惹了个不小的麻烦黏在身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甩都甩不掉。

 

隔了一个暑假,好不容易赶在死线之前死皮赖脸扒着言和桌角才赶完暑假作业的乐正绫抬着一双黑眼圈上学,隔壁桌的星尘笑她肯定又是熬夜抄作业去了,乐正绫连抬头笑回去的力气都没有就趴在桌子上挺尸了。

 

隔了两节课,她才悠悠转醒,星尘戳她,“诶,刚刚有个女孩子找你,不认识的。”乐正绫表示不是男生来告白的话一律不管,星尘依旧不依不挠,“不是,是完全没见过的,好像听班长说是隔壁班新转来的。”

 

“灰头发的?”

 

“嗯!你咋知道?”

 

嘿,乖乖,是言和的远方亲戚。“几班的?和言和一个班不?”她想起来言和大概是告诉过她的,但是她没记着,估计那时候正赶着暑假最后一场乐团展,还在拼死拼命把最后的谱子给练熟。

 

“不知道,感觉是文科生的样子。小小个挺可爱的,我们班男生刚刚还在那里讨论她来着呢,哈哈王力那家伙刚刚还被拱出去搭讪了!”星尘抄着上节课的笔记,嘴里却不停。乐正绫都有些可怜王力,长得个大雄样生个大雄命,偏偏少了个多啦A梦来撑场,她曾经悄悄地给他算了个卦,算到他以后就是街角卖煎饼果子的老王,所以就变着法折腾着问王力以后要是做生意要给点同学优惠,心里盘算着以后买煎饼果子能不能打八折。

 

乐正绫打了个哈欠,努努嘴,“等会我找言和问问,对了,等等英语小测你罩我。”

 

“滚你,我俩英语谁比谁差!”

 

中午刚刚下课,她偷偷掏出放在书包夹层里的手机往音乐准备教室里溜,被班主任抓了个正着就开始训早上趴了一节历史课的事,乐正绫低着头翻了一路的白眼跟到办公室,听着听过一遍又一遍的话,无非就是“不上进”“要升学”“成绩跟不上”的话。等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食堂和小卖部的午饭也卖得七七八八没多少了,她捂着肚子暗暗腹诽班主任那个张巫婆口水赛黄河,蔫蔫地揣着兜里的手机给言和发短信:有饭吗?

 

没多久回到教室,看见正坐在前桌和星尘聊得正好的言和,还有正妥妥站在一边的灰发少女,她定睛看了看才稍稍想起是以前言和给自己看过的照片的人,真人和照片里的模样一样精致可爱,从照片里就能嗅到典型的南方人味道,整个人都漾着水色。

 

“哟,我回来了。”

 

“哈哈,果然还是被老张拎去骂了一顿吧,谁叫你哪节课不睡就挑她的课睡,活该!”星尘挑起饭盒里最后一根盐水菜心,对着正往座位走的乐正绫投出了炸弹。

 

“谁知道开学第一天就会调课啊!真是搞不懂为什么理科班的班主任会是历史老师!”乐正绫忑忑不平地坐下去,眼神抬起正好对上了灰发少女那双毫无波澜的眼睛,“啊…!”

 

言和这才开口,“我的远方亲戚,洛天依,上次给你看过照片了。”乐正绫听罢才想起来她的名字,那时候只草草看了看照片没多留心名字,这下有些尴尬的是她不知道她名字怎么写,正想按葫芦画瓢地打个招呼的时候,那厢人先开口了。

 

“你好,我叫洛天依,洛阳的洛,天空的天,依然的依,在高二1班。”

 

“哦!我乐正绫!姓乐正,就是…”

 

“乐章的乐,正义的正,我知道。”洛天依说话软软糯糯的,带着一股子水乡的温气,温吞淡然,颇有大家闺秀的那种温婉气质,听她说话特别舒服。回想起来自己生来就带着那股东北的糙汉子气息,反而突然有点腼腆起来了。

 

“哦,文科班的,一眼就看出来是文科班的料啊哈哈哈……”她转眼看了下周围的三个人,我去,怎么突然感觉有点冷场?“诶,言和,我的饭呢,我饿死了!”

 

“啊,这个,本来想给言和的,但是言和自己买了一份所以就多出来了,不嫌弃的话可以将就吃这一份。”洛天依把手边的饭盒递上来,还贴心地给她打开了盒盖,她有点受宠若惊,扎着麻花辫的头上下来回摆动,看她又看饭盒,最后有点难为情地开口:“这个…多不好意思啊…”

 

可是饭盒里的世界实在太诱人,卤水鸡翅、虾仁蛋卷和油炸大虾,独立出来的小格子里装着她喜欢的番茄炒蛋,一向不算是馋嘴的乐正绫此时都快被眼前发亮的饭盒诱得快流口水,她突然想起家里劳拉一直嚷着要吃的麻辣小龙虾,心里动筷的想法是越来越深。

 

“别太介意,刚好是多了一份,言和饭量又少,我正愁没人吃才可惜呢。”洛天依摆摆手,嘴边还是那种温柔的笑意,像龙牙经常在家里摆弄的一种青梅酒,淡淡的酒香和酸酸甜甜的梅子味。

 

她先看了一眼言和,言和也笑:“没事,就当帮她一个忙吧。”

 

乐正绫这才不客气了,点点头抽出旁边的木制筷子,夹起一块虾仁蛋卷放进嘴,简直是好吃到心底里,“这绝对是大厨手艺!”

 

洛天依这才笑弯了眼,“平常就爱在厨房里捣鼓,所以厨艺就慢慢长进了点。”

 

言和在一边却戳穿了她,“我跟你们说,她那叫为了吃才肯在厨房里呆着,我还当了不少回试毒的!”

 

“言和!”她捶了她一拳,“也就那么十来回!”

 

“我见你还不够十来次就已经十来回了…诶诶我错我错,你打我轻点!”

 



下午的课无聊的很,高二开始课程量就大了许多,三节正课一节自习,有不少人趴在课桌上叫苦连天,其中就有乐正绫这个爱折腾的人。但其实习惯了之后也没觉得那么难熬,只是少了跑去街口俱乐部地下室练吉他的时间,她依旧略微不爽。

 

下午第一节历史课后是体育课,乐正绫不喜欢夏天在那个晒到可以融化身心的操场上肆意挥洒青春的汗水,那只会让她觉得还不如潇潇洒洒地拨和弦三个小时,所以几乎是拖到了最后一分钟她才慢吞吞地从课室里挪出去,走到走廊拐角碰见张巫婆突然撒腿就跑了下楼,蹦下楼梯的速度堪比看见狼的兔子,她是免得又被逮着就学习态度和积极性骂个三百六十回合。

 

林蕙兰是班长,每次都是那个被体育老师叫出去点名点人数的人,自然也是深知班里每个人的脾性,等看见乐正绫从操场那边慢悠悠地从点变成线的时候才转过头跟体育老师报告。于是,乐正绫算是林蕙兰的半个忠实粉丝,有什么评优评先的事第一个就写她名字。

 

体育课例行的开头热身运动接着跑个四百米,今天是男生的篮球投篮测试,女生暂且就先自由活动,不少仗着篮球场离得远、体育老师又不为难女生的天性,嫌天气热的女生就偷溜回了教室。乐正绫看见这归巢的雌鸟有浩浩荡荡之势也想参一脚,于是偷偷摸摸地沿着操场边的树荫往教学楼走,走着走着和坐在树荫底下看操场发呆的洛天依来了个不期而遇。

 

她回头看了看操场的另外一角,发现高二1班也在上体育课。回过头来,就又正好对上了洛天依上抬的眼神,毫无征兆地她先蹦出了个“嗨”,事后觉得这种打招呼的方式真是LOW爆了。

 

那边的洛天依抬着头笑,“又见面了,真巧!”

 

“对啊好巧,你们也上体育课。”她觉得这么下去话题很快会结束,那这是走呢还是不走呢?

 

洛天依左右张望了一下,“逃课?”

 

“怎么会!”乐正绫不知道怎么了条件反射就先否定了,话说到一半就已经后悔莫及,这叫什么,自断后路。“自由活动,觉得热就跑上来乘凉了。”

 

洛天依点了点头,把身子挪了一下,“这里干净点,要坐吗?”乐正绫觉得拒绝了不好意思,厚着脸皮就把屁股坐下去了,一下子突然就两厢无语。

 

夏末的影子里秋老虎的尾巴在摇晃,蒸笼一样的气温一点没有比夏至时的日子来的低,从身体里蒸发出来的汗水总会浸湿背脊,带着那股特有的咸涩味道。乐正绫嗅到旁边女孩子好闻的洗发水味是百合香,像是夏日里沁人心脾的凉风。

 

——————TBC——————

废话:

这个坑依旧是半年前和《情难自己》一个时间出来的脑洞,对自己的坑品一向没什么自信

这篇某种意义上来说可能对执着于“北南组”的有些艰难,这次我是真正意义上的精神意义上的南北向(或许以后会有逆转也说不定,虽然以前自己大部分时间也是站北南的

心里的天依如人设一般,不过具体的设定还是等以后慢慢写出来吧琢磨吧w

P.s :说起来,还会有一个南北组的AU黑化向,以及上一篇言绫向的《言灵》关于阿绫发声后的故事。多坑嗷嗷待哺,不介意等我慢慢熬汤的希望下一次更新还能看见你的身影w

评论(2)
热度(12)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