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inger/言绫] 言灵

# 搬运2013年旧文,首发贴吧原帖,略有修改

# CP:言和 x 乐正绫

# 也许真正的CP向是言绫依 

# 文艺撒泼风,私心推广蕉橘向

# 单恋梗,因为很重要所以要强调——单恋梗!

 

1

因为是很可爱的人所以想要去接近,因为想要接近所以想要去了解,因为想要了解所以想要更加深入,如此始终循环着不变的是想要去喜欢的心情,变化的是喜欢的心情越来越强烈,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层叠加。

 

——这份心情现在肯定是小蛮腰的高度了。

 

言和是刚进入VOCALOID CHINA的新晋歌姬,银白色的清爽短发,随性简单的中性套装,面上总是挂着谦和有礼的微笑,行为举止得体众人皆知,如果说对于现在的状况有什么苦恼的地方的话,那应该可能就是——

 

“那位少年,那个,任总的办公室要怎么走?”是位长相憨厚的中年大叔。

 

“请坐上右手边的电梯到十三楼转左边,最里面的就是了。”摆出谦和的笑容,细心地回答到。

 

“哦呀谢谢你啊少年,我还一直在找来着,大楼指示图我真的看不懂真是让人苦恼啊哈哈。”大叔拍了拍言和的肩膀,露出和善的笑容便转身离开。

 

在面对大叔离开的背影,言和还是咬住牙忍住了呼之欲出的话,向左手边的手扶梯走去。

 

——其实大叔我是少女来着。

 

这么想着的言和有些丧气地搭上手扶梯,垂下头看着闪着绿光的电扶梯缓缓上升,后背突然就被拍了一下。

 

——求你了请不要再让我听见“哟少年”“可爱的男孩子”这样的话了!

 

转头有些气闷地刮了后面的人一眼,结果发现是连体婴乐正绫和洛天依正摇着手和自己打招呼,言和瞬间表情从阴郁转为晴天,虽然似乎在别人看来言和脸上无论是开心还是难过,那副表情都是一成不变的谦和笑容。

 

“乐……乐正前辈…和天依前辈!”下了手扶梯,言和转身向两个人稍稍欠了欠身地打招呼到。

 

“啊哈哈,言和要来一份小笼包吗?很好吃的哟!阿绫买给我的。”说着的同时天依将右手伸进左手拎着的塑胶袋里做出掏的动作,言和斜眼看了一眼她隔壁正笑着的乐正绫又将眼神闪了回来,“不……不用了天依前辈,现在才10点我还没有饿……”

 

因为身高的关系,天依只能眼神上瞟,但言和却分明看见某人的眼中迸出的精光,感觉身后一寒就听见天依有些冷下来的少女俏音,“恩?言和的意思是说我……”

 

“不!我觉得我早餐还没吃饱,谢谢天依前辈的小笼包了,真是感激不尽!”说着的同时已经做出了双手要接的动作。

 

事后在前往工作间的时候,言和啃完小笼包后擦着手有点担心中午饭减量的话下午的状态,这么想着的同时,她看着前面不远的两人,天依正紧紧挽着乐正绫的手似乎在说什么有趣的话题,乐正绫侧着头仔细听着她说话,说说笑笑地走过了长廊。

 

至始至终,乐正绫都是但笑不语。

 

还没到工作间,几个工作人员在玻璃门外见到同行的三人后猛地冲了出来,左右开弓拉着天依的手臂就要往录音间拖,天依死命拽住一边的乐正绫带泪地喊着:“呜哇阿绫救我救我啊……”

 

“还好意思说救命啊天依吃货?!昨天居然给我翘班?!工作压了一堆你不给我今天唱完你今天就别想走出录音间的门了!”工作人员A叫到。

 

“阿绫也别老是纵着天依懂吗?就是因为这样,所以这个吃货才会越长越胖影响形象!”B托了托眼镜严肃地对着乐正绫说教到。

 

“口胡我是吃不胖的体质!”

 

“没到你说话的时候酷爱给我工作!”

 

在多方压力下天依只好撇了撇嘴,一步三回头地挪向录音间,“阿绫答应今天陪我下班的不许反悔哟。”

 

绫点头。

 

“不许反悔,否则晚上要赔我十份中华大包。”

 

绫笑着点头。

 

直到天依那幅幽怨的怨妇脸消失在转角,乐正绫才转身向茶水间走去,回头看见仍站在原地的言和一怔,疑惑地偏了偏头。

 

像是理解到乐正绫的意思,言和率先开口道:“啊,我是新晋的歌姬,工作量还很小啦……”说完自己也笑了笑,似乎并不在意。

 

乐正绫只是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做出拳头的动作摆在言和面前,示意着要加油,言和先是愣了一愣,随即绽出许久没有出现的灿烂笑容,抬起手握拳与绫的拳头相碰。

 

言和看着绫掏出裤袋里的手机,手指在屏幕上飞快的移动,然后被递到自己的面前,『言和的笑容很漂亮哦☆』

 

 

2

言和偶尔会想起了以前很多事情。

 

比如说,在参赛前,自己忐忑不安地上交报名表时的颤抖的手指。

 

比如说自己初次参选时的站在试衣镜前不断比对着衣橱里的衣服时那股犹豫不决的心情,后来进入决赛时自己握着黑色的水性笔在应援海报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直到最后脱颖而出时,站在代表新晋歌姬的造型麦克风前,面前黑压压的人群里闪烁着的自己代表色的灯牌。

 

但是更多想起来的是,关于『乐正绫』这个名字。

 

在参赛前,就有许多的言论指向这个名字,一向喜欢稳打稳实知己知彼的自己就去搜寻网路,结果发现是上一届VOCALOID歌姬选拔赛的前辈,人气不俗。她穿着红白色的裙装,黑色偏棕的飘逸长发被绑成长长的麻花辫垂在身后,脸上挂着大大的灿烂笑容给人很元气的感觉。

 

跟自己的本质完全不一,笑容元气得可以感染观众。

 

言和知道之后有些失落,尽管一路比赛下来顺顺利利,但就算如此,在很多埋怨与哀婉中,一路下来周边的旁言旁语或酸或苦,仍然对她来说如鲠在喉。言和开始不可抑止地对她有种忑恨,怨恨自己的光芒未能盖过这个人的笑容,怨恨所有人为了这个人不能入围竞选而哀叹,即使这种怨恨有多么的不可理喻,但是在言和眼里这是谁都没办法控制的情绪。

 

谁都没有办法。

 

所以在自己得知自己成为最终人选后,在去公司报道时与前辈会面,她就无法控制住藏在内心的优越感。

 

那时虽然言和的表情一如既往的谦和,但是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自己究竟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去见乐正绫的。

 

那是一种几近是炫耀、轻蔑的恶意。

 

“你好,初次见面,我是VOCALOID CHINA新晋的歌手,我是言和。”

 

那时,她在『新晋的歌手』有不留痕迹地多加停留一下,她想要看到乐正绫窘迫的表情,然后乐正绫露出尴尬的笑容不知所措的落寞。

 

然而乐正绫那时只是笑,一如既往的、如同照片里那样灿烂的笑容,她向她伸出手,言和愣是不知道怎么应付这在脑海里意料之外的情况,只能维持脸上的表情同样伸出手握住,感受到几近相同的体温,传递出一种安心的感觉。

 

没有任何语言,乐正绫后来拿出手机“啪啪啪”地打出一句『请多指教』时,言和一张脸都是垮着的僵硬笑容。

 

自此之后,平时善于应付任何情况任何人的言和就变得再也无法正常面对乐正绫,只要是碰见乐正绫就会变得手足无措,就算脸上神情自若,只有自己清楚心底里鼓噪着的奇怪的、不受控制的感觉。

 

就是那时候开始,对于乐正绫这个人感到好奇,想要去深入理解一个人的感情她那时候还不怎么懂,但是她十分清楚的是她想要知道乐正绫的一切。比如说乐正绫喜欢吃什么喝什么,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喜欢什么样的颜色,看什么电视机听什么歌曲,会在平时做什么事情之类的等等。

 

然后,言和变成了跟踪狂。

 

开玩笑的。

 

自此以后,言和开始成为了乐正绫俱乐部的头号会员,成为乐正绫〇吧的高级管理员,是乐正绫私用物品拍卖会的VIP金卡买家……

 

不,还是开玩笑的。

 

那时候开始,言和开始在网路不断搜索关于乐正绫的一切,开始尝试乐正绫喜欢的东西,比如说她偶尔会开始吃平时不大喜欢的糖葫芦,会买一些大红色的中国结挂着背包上,在挑选一些常服时甚至会参考乐正绫的写真服装。

 

言和的生活里开始到处充斥着乐正绫的味道。

 

然后到了现在,即使自己最喜欢的颜色是薄荷绿,到了最后手上的手环买成了红色,自己最喜欢的卷轴绑绳从黑色换上了红色。

 

那时候谁都没有发觉到,言和开始有了思慕的东西,开始有了憧憬的对象,开始渐渐学会了相思的心情,开始懂得了单恋的酸楚。

 

没错,言和单恋了。

 

对象是个元气的,喜欢红色和糖葫芦的,头顶有个呆毛的女孩子。

 

 

3

——结果不知不觉顺着前辈的意思就那么简单地跟着进了茶水间然后就开始二人独处不对啊我为什么紧张不对我该冷静下来才对不对啊啊啊啊怎么冷静的下来不对乐正前辈应该不知道我喜欢她诶我喜欢乐正前辈吗不对现在我不应该自我吐槽反正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冷静下来好好地珍惜这个独一无二的大好时机不对不是大好时机是紧急情况来着……

 

言和就那么维持着平时的微笑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镇定地暴走了。

 

『言和似乎在自己的世界里暴走了的感觉啊』言和一身冷汗地看着对面绫递过来的手机屏幕。

 

——居然被看出来了不愧是乐正前辈啊哈哈……

 

“每有仄样的四情啦……(没有这样的事情啦)”在说出口之后,言和镇定地表情下掩藏着想要此刻遁走去撞墙一百次.gif的心情。

 

『连说话都变得很奇怪了……是有心事吗?』言和在看见绫忧心忡忡的眼神后,心脏自此开始就开始了小鹿模式。

 

——总不能向冰〇里的女主角双目放光地喊着“我很在意”一样地说“我很在意乐正前辈的事情所以请让我了解乐正前辈更多的事情吧!”

 

这时候的心脏更奇怪了。

 

这时候的言和想起来自己在发现自己对乐正绫有些奇怪的感觉之后,三天不能出门见人的颓废状态。那时候的自己只要是遇见红色和糖葫芦,或者关于乐正绫名字里的任何一个字都会变得很奇怪,心脏不由自主地开始装上了自动加速搏动的程序,脸会发出像烤箱一样的温度,行为会变得很奇异,装水都能漫出一杯水的量。

 

这份心情从什么时候开始,源于何处,言和自己真的是一点都没搞清楚,等自己发觉的时候就是排山倒海地涌过来,淹没头顶,浸入满满的幸福和彷徨。

 

那时候,言和可能还没有发觉,所谓的单恋就是这种心情,所谓的暗恋就是这种酸痛。

 

 

4

在那三天之后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的言和终于鼓起勇气下楼买菜,说是买菜其实不过就是买一堆速食食品,不期而然地遇见了两位无论是打扮服装还是行为举止都十分独特的镜音前辈。

 

“我说连啊这堆东西是什么,明明标注着『乳』却不是牛奶包装很奇怪啊很奇怪。”←日文

 

“谁知道说起来这个又是什么,一堆看得懂的汉字和看不懂的汉字堆起来的文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啊真是……”←日文

 

“所以说连不是叫你学好中文嘛?!”←日文

 

“铃的中文比我要好吧?那你到底是怎么和GUMI桑唱了12 〇 club的啊啊啊?!!”←日文

 

“妈妈,你是谁。”←奇怪的中文出现了!

 

“……”

 

“小姐,多少钱。”←真的很奇怪的中文又出现了!!

 

“……”

 

“额……价钱的话是5元。”来自温柔的推销员姐姐出言告知,虽然很明显的是两位少年少女一个字没有听懂。

 

“除了这些我就不会了啊!mikito先生没再教别的了我也没办法不是嘛?!”←日文

 

“……什么啊不是还有别的么?”←日文

 

“恩?”

 

“那个啊……‘我’……”说话的少年居然开始扭捏着起来。

 

少女一副天然的恍然大悟的表情,“对了,那个……‘我爱你’?”

 

“呀讨厌啊,铃,我知道铃是喜欢我的不要那么在公众场合说出来嘛……”来自少年得瑟的表情的结果就是被喂了一个羞愤的爆栗。

 

实在没办法放心镜音两人在公众场合里奇怪的举止,想着还好自己以前有稍稍自学过日文,言和拢了拢鬓发走上去,“那个,镜音前辈们……”

 

“诶,连,来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子搭讪诶……”铃似乎没有看见言和脑后飘过的愤怒的小鸟就是了。

 

“……我是VC的新晋歌手,还没有正式出道,我叫言和。很早就听说过前辈们的事情了,啊,请问现在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啊中国终于有可爱的男孩子了!…啊列?连看上去似乎不大高兴啊……”

 

“才…才没有!!!……又没我帅!”

 

“……”铃听了之后一副无语的表情。

 

“那个,前辈,我是女生来着……”

 

“诶——?!!!”

 

 

5

经过一些事情,三人总算是在超市里选购完,得知镜音两人借着和初音未来到中国出差的机会,中途溜出来到处逛了下,结果在超市里因为看不懂似懂非懂的汉字,两人英文又蹩脚的很,所以就相当苦恼地在超市里直接暴走了,总而言之,还好言和来救场就是了。

 

“言和的日文相当了不起呢。”铃舔着甜筒,一脸灿烂的笑容。

 

言和稍稍无奈地看了一眼旁边当苦力的镜音连,有些同情地在心里默哀几秒,才回答到,“啊……因为先前就对日本文化有点兴趣,所以以前有自学过,水平还相当一般啊……”

 

“没有的事,起码能和我们对答如流已经很了不起了啊。”

 

“谢谢夸奖。”

 

“啊……我去拦出租车,言和就先回家吧,连在这里等等我就好,对了,拦出租车的方式和日本一样的吧?”

 

“是的,那…那我先走一步了,前辈。”

 

铃笑了笑,“其实叫铃就好了。”说完就先转头向路边跑去。

 

言和去镜音连的手里接回自己的袋子,本来是想先走的,但在看见两人如此相似的面容后,又想起来两人如此如漆似胶的关系,离开的脚步又被收了回来。

 

——想要了解,自己的心情。

 

怀着这样的目的,言和开口道:“那个,前辈,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恩?”连将手里的环保袋换了只手,回头应道。

 

“假如,假如无法理解自己对一个人的感觉的话,该……怎么办好呢?”言和没有看连的方向,只是看向马路的方向,但是又似乎在眺望着什么。

 

连是知道的,这种名为倾慕的眼神,“比如说?”

 

“诶?要打比方的话,就是,无缘无故地想要了解对方,想要知道她的一切,想要接近对方之类的?”言和稍微歪头看向别处,银白色的头发随着重力方向垂下,从这个角度来看,平时给人一种琢磨不透性别的感觉,此时终于透露出女孩子的一面。

 

连想,这是恋爱带来的变化,给人以幸福与酸涩。

 

连将头歪向另一个方向,“啊……那就不是无缘无故了,大概这种东西,是倾慕。”言和看见他说完之后,望向铃离开的方向。

 

“倾慕?”言和学着连的日文发音重复了一次,显然一副不能理解的样子。

 

“就是恋爱。懂吗?”连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望回言和的方向。

 

“……”

 

“简单来说,就是坠入了爱河,想要触摸对方的心,想要触摸对方的唇,想要……”说着说着看向某人的连似乎意识到自己好像传授了些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果断地闭了嘴。

 

言和能看见连稍稍烧红的侧脸。

 

——那是前辈自己对于恋爱的心情啊,肯定是对铃的恋爱感情吧……

 

想到这里,铃从路边转过身向这边招手而来,“连,打到出租车了哦!”

 

“那……那我先走了。今天谢谢了,拜拜。”这么说着的同时,连头也不回地疾走了。

 

不过似乎连没有发觉,已经因为迟钝而石化在风中内心凌乱着的言和,在内心世界里已经暴走了六兆年了。

 

——我我我我我……我对乐正前辈抱有恋爱感情——?!!!

 

 

6

没错,从何时开始,自己无法正视乐正绫的脸就是因为看见那笑容会想入非非,会想要吻住那张嘴,用自己的味蕾去感受对方的味道。

 

没错,从何时开始,自己已经不再想要知道那些关于绫表面的东西,而是想要知道她内心的世界,触碰她的内心,感受同一个世界,知道她的烦恼与愿望。

 

没错,从何时开始,自己就喜欢上了乐正绫。

 

没错,言和单恋了。

 

从喜欢到爱,想要触碰对方更深的领域。

 

 

7

——这份不断叠加着的感情,什么时候才能传达给你呢?

 

『如果有心事的话,不介意的话,和我说一下也没关系的』言和的视线里再一次被递入发亮的手机屏幕,心里快要抑制不住的情感已经要喷薄而出,她不知道眼前的人能不能理解这份感情,但是想要传达给对方的心情却愈加强烈。

 

“我……”

 

绫依旧是笑得温暖,无暇的笑颜里似乎蕴藏着一个太阳的光亮,闪耀着言和整个世界,自己对于她的喜欢正似受阳光的恩泽而成长着的薄荷,小小的,成长着,不知到何时才能散发出清新的薄荷香,回报这份恩惠。

 

言和终于明白了自己究竟是何时喜欢上眼前的人。

 

一定是那时她没有任何犹豫地向自己伸出手的时候,没有因为自己夺走本可能是乐正绫的声音而愤怒,没有因为自己几乎是恶意的话语乐正绫用她的手燃起红色的篝火,融化了自己心中的似冰的妒火与恶意,让自己学会要谦逊,让自己重新正视自己站在VC的位置。

 

明明只是一个笑容而已,却毫无理由和自觉地拯救了自己。

 

乐正绫在不知不觉间教会了自己很多东西。

 

不再是像以前的自己一样只会露出僵硬而应付式的笑容,而是真正地想要习得乐正绫那样温暖人心的笑容,所以自己学会了将情感灌注与自己笑容之中,学会了去真诚客观地看待别人。

 

『似乎是件有些难以启齿的烦恼呢』

 

一定是那之后绫总是对自己露出一如既往的笑颜,用可爱的文字代替声音传达对自己的关怀,传达对自己的祝福,传达对自己的期待。

 

——我喜欢你,乐正绫。

 

『如果是这样的话,等一下和天依一起去吃点好吃的说不定心情就会好起来哦,虽然这是天依自己的方法,不过有时候意外的有用』

 

——我喜欢你,阿绫。

 

『一句话都不说的话,我也是不知道言和在想什么啊』

 

——我喜欢你,绫。

 

 

8

结果是,言和突然红着脸奔出了茶水间,在绫一脸不知所措地追出来之后,看见因为对自己的懦弱而感到懊恼正不断地磕墙的言和,最后的最后,绫拉着言和的手回到茶水间,无奈地看着仍保持着一贯笑容的言和处于石化状态。

 

——这样就好了,让我保持着暗恋的姿态,来感受着绫的笑容就好了。

 

『啊天依回来了!等下一起去吃大餐吧』这么将手机放到言和面前的绫,又跑去打开磨砂玻璃门,看见天依一脸精力耗尽的模样,笑着去冲杯薄荷茶给天依醒神。

 

趁着绫在忙着冲茶的时候,言和终于从石化状态恢复过来,问身边的天依,“那个,天依前辈和……乐正……乐正前辈关系一直都这么好吗?”

 

“诶?”

 

“……不是么?”

 

“恩,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好的呢……”这么说着的天依倒向沙发,一副回忆的模样,“我以前算是无口也说不定,除了自己一个人干自己的事情之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融入这个所谓的VOCALOID,毕竟当时只有我一个人是中国歌姬,他们都是外国人,而且我又外文不好……”

 

“绫以前就很开朗来着,对于入不入选好像完全不关心一样,那时候带着我到处吃东西说是调剂心情,可是那时我在想‘说不定只是因为可怜我一个人而已’。”言和转眼看见天依说起自己一些黑历史的样子十分阴郁,口调也渐渐地低沉下去不如以往可爱的俏皮,“这么想到的我更加将自己孤立起来,对绫的态度也越来越差,而绫像个傻瓜一样,不对,就像是没心眼一样,还是那么没心没肺地笑,嘿嘿,慢慢地,我就被笨蛋绫给感染就是了,然后就变成现在的样子。”

 

“阿绫啊,就像是英雄一样呢。”天依对着乐正绫忙碌的背影露出痴痴的笑容,脸颊边似乎还冒出一点樱桃的粉红。

 

“恩。”

 

——这一点我也十分认同呢。

 

『然后,天依就变成现在这么白痴而且只记得吃的样子啦www』绫泡好三杯茶放在桌面,迅速地在手机打了以上内容呈现在两人面前。

 

结果可想而知,天依羞愤地磨刀霍霍向阿绫,阿绫讨饶地笑着逃开,于是就上演了一幕你追我赶的恋爱喜剧,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话说主角本来不应该是阿绫和言和么?!

 

可是言和没有听漏,天依在起身要去追乐正绫之前,羞涩地低声道:“什么嘛我可是清楚地记得阿绫比吃的更重要的说。”

 

 

9

——我喜欢你。

 

这样的话语还是没能传达给自己心爱的人所知道,不过如果能让我保持着这份心情,这样永远呆在你的身边的话,这样也好。

 

 

10

『言和,我们一起去吃一顿吧』

 

站在门口的乐正绫被天依挽着右手,转身向言和招手。

 

言和看了一眼正逆光的乐正绫,似乎看见她周围闪烁着朝阳般的耀眼光辉。

 

 

飘扬起的银白色发梢,向着某人奔去的脚步,怀着想要传达给对方的心情。

 

一切如同开始那般,又像结束了一般,言和又一次向着世界的光芒奔跑。

 

——等到哪一刻我能真正在你面前唱出我的心情之前,就让我怀着这份心情向着你的方向奔跑吧。

 

 

11

我喜欢你,这个犹如言灵般的咒语,一定是我向着梦想前进的最原始的动力。

 

我喜欢你,无论重复多少遍也好,我也想要让你明白,这份心情。

 

我喜欢你,是你赐予我勇敢地面对自己和世界的,最初的言灵。

 


评论(3)
热度(31)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