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痕(上)

#CP为《Buddy Complex》中的渡濑青叶x迪奥

#私设严重!我不管三癞子官方什么破逻辑!设定是70年后,孙子和迪奥16岁还未正式服役,世界线变动

#失忆梗·单恋梗·伪青迪

#不可抑止地逗比文风

 

01

其实渡濑鹰没想过有一天会加入军队。

 

渡濑鹰趴在甲板上的栏杆上哼哼唧唧地挂念着港口对岸的陆地,身后几个还在积极打扫甲板卫生的新兵看着甲板头的人敢怒不敢言,只能哼哧哼哧地继续把怒气撒在拖把上。

 

谁叫渡濑鹰头顶上有着军人家属的光环呢。

 

 

说起来,渡濑鹰加入军队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循了家里年迈的爷爷的话,尽管腿脚已经不便但依旧精神矍铄,时常还嘟哝着手边的研究或者对着自己说起年轻时和奶奶一起的事,爷爷和奶奶是当今最新的联结系统的开创者,正式投入军事使用也不过是最近开始的事,想着遂了爷爷想见证联结系统壮大的心愿,他才毅然的在未来意向里填写了军人这个选项。

 

他看得出来舰里的人大多对他还是有点敌意,一是自己头上顶着的光环,二是自己也实在不好意思的天赋异禀。参军不过一年多,便得到了驾驶Valiancer的资格证,让不少自己的同期生也是恨的牙痒痒却也毫无办法。

 

渡濑鹰长着一张白菜脸,人看起来傻乎乎的感觉特别好欺负,可实际欺负起来总会反过来被气得吐了半升血,还得看着他挂在脸上那一个媲美阳光刺眼的笑容无力呵呵。能跟他叫板得起来的也只有同期生另一个让人更恨得牙痒痒的少爷兵——迪奥·隼鹰·伯格。

 

说起来这位少爷兵迪奥·隼鹰·伯格,成绩好长得帅,家世还偏偏显赫。虽然一张面瘫脸但依旧风靡整个舰舱的女生群体,各项训练和旁边的弗洛姆总是包揽全队第一第二,不过自从渡濑鹰加入训练以来,这三个名次就三角形滚动变动,而这也造就了在训练队伍里一种错觉——他们是铁三角。

 

怎么说铁三角呢,就是迪奥老是和鹰抬杠,一边的弗洛姆要么偶尔充当和事老更多一边端茶坐等看戏。于是在舰队的各种地方都能看见这三个人因为某件事情不和开始一路争执的情景。对此,有女生曾经八卦地以为他们是三角恋,被迪奥一个眼刀飞过来吓得半个胆出了窍。

 

渡濑鹰倒是对此不以为意,他对迪奥其实还是挺感激的,一些事情只有迪奥才会愿意给自己提出来,比如一些幼稚的想法比如一些操作的不当,和他拌嘴是一件让人觉得挺开心的事,弗洛姆曾经私底下问他他会不会讨厌迪奥,他歪着头喝了一口奶茶,想着自己在队伍里的生活,反问:“我为什么要讨厌一个乐意和我说话的人?”

 

弗洛姆表示有点无奈,心塞塞的,总有种当了电灯泡一样的无奈感,可是实际上好像这个比喻用得不大对,他拍着渡濑鹰的肩膀比了个赞:“嘛,也谢谢你愿意陪着迪奥。毕竟你也是第一个愿意和他拌嘴的人。”

 

渡濑鹰看了一眼远处正走来的身姿端正的迪奥,还是那张像是每个人都欠过他钱一样的面瘫脸,但是他看着看着觉得亲切,笑着说:“其实迪奥还是挺可爱的。”

 

弗洛姆表示心更塞了,他和迪奥相处那么久居然也没发现迪奥有可爱过的地方这是怎么了。

 

 

02

迪奥一直很想见一次连接系统的创始祖,能想出这么一个破天荒系统的老头子到底长什么样子他也是很好奇,私底下在军事内部网络上搜索了一下发现资料也是寥寥无几,只是知道了是渡濑鹰的爷爷和奶奶,现在年事已高修养在院。

 

他问起渡濑鹰这件事,他支支吾吾地也说不清楚,只是说其实他也不知道多少,后来他便转话题说起自己和爷爷的一些往事,他说:“我父亲常说我和爷爷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迪奥听了愣了一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些什么奇奇怪怪稀稀拉拉的片段,有什么像是似曾相识一般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他佯装镇定地抬起手里的咖啡喝了一口,“看来你爷爷长得不怎么样。”

 

渡濑鹰后知后觉地才发现眼前正一脸苦逼的金发少年损了自己,嘟着嘴就不高兴地想要开始在一边“默默发亮”的弗洛姆看来的秀恩爱拌嘴,但是在第一个字还没开始蹦出来前迪奥倏地起了身,“我有事先回房间了。”完全忽视了身后一直嚷嚷着‘放学你别走有种留下来单挑’的渡濑鹰。

 

渡濑鹰回头看弗洛姆,只看见一张无辜的脸表示“我什么也不知道”。

 

渡濑鹰远远望着离去的迪奥的背影,那个人走得一向端正,身子颀长而挺拔,走路都带着军人的风姿与气场,可是现在什么都没了,那股气势一下子缩进了他的背影什么都感受不到,他突然觉得有些心悸,胸腔里的心脏“嘭嘭嘭”地擂鼓,他害怕似的捂了捂心口,喃喃着:“迪奥……”

 

弗洛姆突然也觉得恍惚,眼前的人的脸突然一瞬间和谁的脸重合,他揉了揉眼睛只说自己是看花了眼。

 

结果那晚弗洛姆听了渡濑鹰一晚的忏悔和疑问:“诶你说是不是他因为我不告诉他我爷爷的事生气了啊!诶你说我要不要去道歉啊…诶不对呀可是我和爷爷说好不和别人说他的事啊…诶你说我要不要去和迪奥说一下啊?诶弗洛姆你说一句话呗……”

 

弗洛姆觉得心更塞塞的,他想找个女票。

 

 

03

千万次相遇造就的缘分被反反复复地重复,就算重新开始了一条新的路程,那些过往也依旧重重叠叠地叠加成一条从过去铺往未来的路。

 

迪奥躺在床上,辗转难眠,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脑海里往转复回的残片无论通过什么手段都像是刻在心底里除不去,他有些纳闷地开始回忆一些过往。比如从一开始遇见渡濑鹰时就开始有的熟识感,否则他不会愿意浪费口舌与一棵白菜说多半句话;又比如在每一次的拌嘴里,总会有那么一种回不去的怀念,想着就这么样下去就会很好的不可思议;更比如,他觉得那个叫渡濑鹰的人叫自己迪奥并不显得过分,也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也从叫他渡濑变成鹰而不自知。

 

但这一切又都不一样,与现在脑海里回旋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的陌生,仿佛这种感觉只是一种怀念而导致的错觉,真正的东西依旧藏匿在自己所不知道的地方里沉寂。很明显就是至今和他联结指数最相配的渡濑鹰联结时,脑海中依旧盘旋着一阵阵的排斥感。

 

他有些干脆的想,那可能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在作祟罢了。

 

他突如其来地想起来渡濑鹰的爷爷,有什么可能是他知道的也说不定。越是这么想越是无法挥斥这种念想,他躺在床上看着头上的床板,睁了一宿的眼。

 

隔天早晨,天还蒙蒙亮,他起了个大早到了指导员那里请了个假,从仓库里开着车开了自动导航便出了舰队。

 

 

这厢心情莫名不开心了一晚的渡濑鹰起来被人笑着指着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出来早训,在看见队伍里迪奥的位置没人之后心情更是到了低谷,训练一完就趴在弗洛姆肩上哼哼着“不开心要抱抱”,弗洛姆没辙只好搁下他去了训练官那里问情况,得知是请假之后不由得也担心了起来。

 

渡濑鹰一下子来了精神,兴致勃勃地想着冲去迪奥的寝室看望他。两人来到他寝室门前问到他宿友得知出了门之后,渡濑鹰又是一脸颓唐。

 

弗洛姆觉得不对劲,这渡濑鹰怎么一惊一乍到这种程度,“诶,渡濑,你怎么对迪奥这么上心啊?”

 

渡濑耷拉着头怂,“关心好朋友怎么了?”

 

“不对,你这明明像是坠入爱河的感觉你懂么?最近你一惊一乍全都是因为迪奥。”说完弗洛姆还为自己的比喻暗搓搓点了赞,觉得实在是一针见血般的符合,结果看见本来走在自己身边的渡濑鹰落在后头,一回头一看也傻了眼。

 

渡濑鹰像是被一语点醒梦中人后开了窍般,愣在原地情窦初开般地想着什么一张脸通红。

 

弗洛姆慌神了:“诶,渡濑你听我说,我刚刚那个比喻…可能不大好…呵呵我是说……”话未说完就已经被一个健步冲上来摇着肩膀晃得七魂没了六魄,“弗洛姆!你真的是我的好朋友!我终于懂了!我懂了!我要去找迪奥!我要去找迪奥!”然后没有理会弗洛姆的尔康手径直往外杀去。

 

一边经过的真由花有些诧异地看着姿势诡异的弗洛姆,“弗洛姆君?”

 

“我完全没想到我只是随便一说就会变成这样的…喂渡濑你等等我你听我解释…!”然后真由花又看着一个飞奔出去的背影。

 

真由花表示她只是想过来告诉他们两个训练官有事要找。

 

 

04

“迪奥。”

“什么嘛根本没在等我。”

“因为这里还有一个会害怕寂寞的人。”

“Connect!迪奥!”

 

恍恍惚惚地从奇怪的梦里醒来,有着和渡濑鹰一样健气的声线,在梦里左一句“迪奥”右一句“迪奥”地重复却不显聒噪。车已经停在了导航的终点站,车外的风呼啦啦地吹进衣领,他觉得有些冷地把衣领紧了紧推开门下车。

 

眼前的建筑是遗留下来的研究所遗址,建筑陈旧而破损,没有基本的维修却被保留在这个早已经与它格格不入的时代,听说是联结系统创始人的要求,用来纪念他与他的伙伴们曾经的往事,迪奥不大理解,脑海中的价值观也没关于这方面的信息,他驻足凝视却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并没有什么关于脑海中的残片的信息相关。

 

他倚在车门吹了会风,路过的军车发出咕噜咕噜的碾压路面的声音,他回头看了是运载陆面机甲的运输车。他突然就想起是不是有过一个画面是个少年骑着自行车在某地飞驰,而身后就是一台机甲不断追逐。

 

他瞑目尝试去仔细回忆,他又一次惊讶地发现那个少年恍若渡濑鹰。

 

下一秒,就有突如其来的想法去否定这个画面。不是,里面的人不是渡濑鹰,而是渡濑……

 

身后有车辆驶来的声音,他听见有人开门,然后听见有一把苍老的声音响起,他倏地身体僵直,从脑海里传出一阵又一阵奇怪的电波般而感到头痛。他转过来脸去看来人,那个人坐在轮椅里也是看着自己。

 

他仿佛听见有人喊他名字,对他说:

 

“迪奥,好久不见。”

TBC

后言:

我屮艸芔茻我真想杀去三癞子拿刀架在监督和编剧脖子上让他把我迪奥小天使换回来!我呸!那个骄傲得一塌糊涂的迪奥会为了一棵白菜流眼泪算个屁啊!我呸最后结尾连多几个镜头都没有算个屁男二啊!

说好的求婚机呢?说好的结婚机呢?你托马的逗我玩儿呢这明明就是离婚机!怎么不学学人家VVV或者A/Z一样直接生离死别来得利索!你这个比生死两茫茫还绝望的结局是个肾啊!

还不如不出完结篇啊!这就是活活让我家迪奥小天使一个孤独终老一个人怀念所有活下去的守活寡啊!!!

不说了,说多了是泪,下回见…

说好的1002已经被愤怒替代了(((

评论(8)
热度(19)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