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系戀人系列/纲京] 小鳥系女友

#小鸟系女友:喜欢别人宠爱自己,对男友的兴趣感兴趣。

#久违的2795,几年未动笔现在写来多少有点生疏,OOC请见谅

#食用度为味道刚刚好的蜂蜜,CP为《家庭教师》里的沢田纲吉x笹川京子

 

作为著名意大利黑手党彭格列家族第十代目首领的女友,笹川京子本人觉得自己对此还是相当游刃有余的,除了个别时候有些夸张的保镖队伍,以及时不时从路过的林荫小道边窜出来的暗杀者,又或者随男友辗转各地时不断堆积在面前的各地奇珍异宝,或许还有更多特殊情况之外,她觉得自己还是算个合格的女友。

 

当年沢田纲吉登上十代目首领王座时不久国中毕业后,彭格列家族守护者一行数人便乘上专机飞往了遥远的异国意大利。当然自己并没有跟去,说到底笹川京子当时最多也就是个陪着他们去了一趟未来的外人罢了,她在婉拒了沢田纲吉的盛情邀请后,站在关外对着关内数人扬起手臂挥舞笑着说再见时,自己的心里多多少少也不是滋味。

 

毕竟曾经交集过,尽管依旧陌生。

 

升上高中,平平和和地度过了三年,并没有当时黑手党口中说的杀机重重、遍布危机。作为並盛高中的一名优等生,笹川京子着着实实与好友黑川花一起坐在课桌前看着云起云落三年。三年间,当年一头清爽的短发已经蓄成及腰的长发,蜜色的眸子里装着的却依旧当年的澄澈,甜美的笑容里装着的也依旧当年的清明。

 

就在追求笹川京子这种优质女子的人依旧络绎不绝排满一条並盛街的高中毕业典礼上,沢田纲吉突然穿着一身整齐英气的西装,身姿挺拔地出现在礼堂门口,背在身后的双手捧着一捧热情似火的红色玛格丽特,在春末的温和细风里却摇得哗啦啦作响。

 

站在队伍前端的笹川京子回头望着那个站在门口逆着光也依旧能辨识出那张涨红的表情的脸,不自觉地笑出一个媲美当季樱花般温暖可人的笑,活生生照亮了满堂,蒸熟了那张脸。

 

结局就是,他站在学校门口捧着那束热情玛格丽特声音颤抖了足足一分钟才把那句“京子酱,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给磕磕碰碰地说完了,笹川京子捂着嘴笑出声来,“纲君好久不见,怎么从意大利回来就不会说母语了?”

 

“不…不是…我…我…!”这头沢田纲吉还没来得及辩解完,就看见身边的京子轻轻抬起他的手,把手中的黑色纽扣安安稳稳地放在他的手心,他猛地一抬头,就发现她胸口边第二个纽扣的位置上在风里飘动的线头。

 

沢田纲吉一个没把持住,手里还握着那束花就迎风伸手狠狠抱住眼前的人,仿佛要揉进骨里。沢田纲吉想着这些年的暗恋没白费,不枉这些年的苦苦修炼,终于修得美人归,不激动要个啵都对不起自己今天的失态。

 

于是,两个人真正意义上的初吻,就在那漫天飞扬的粉色樱花里绽放出粉红色的花蕾。

 

就这么过了几个年头,高中毕业再到大学毕业,沢田纲吉与笹川京子也不算风平浪静地走过了第五个年头。

 

一向在一年里365天有366天都在繁重的工作处理中焦头烂额的沢田纲吉,得知明天难得有一整天的休息时间后,一连工作几日没怎么合眼的他,拖着沉重的眼皮走回房间掏出手机拨出笹川京子的号码时也难掩兴奋。只是悲催的是,在电话刚接通的一瞬间,他没抵住睡魔的爪子一个歪头就栽上床传出绵长的呼吸声。

 

电话那头正仔细研究着从男友家搜刮回来的新版3DX音乐游戏的笹川京子不免苦笑起来,听着对面绵长的呼吸声打开了扬声器,将音量调到最大后放在一边,又拿起手中的手柄专心攻克屏幕里的游戏。

 

长夜漫漫,有你的呼吸在旁边便仿若听了一整个宇宙。

 

 

隔日一大清早,窗外的鸟鸣唧唧喳喳地响起,昨晚玩着玩着手中的游戏不知不觉就打着哈欠就着床边挨着就逐渐没了意识,一早醒来却意外的发现自己正好端端地躺在床上,被子也严严实实地好好盖在了身上。京子侧过头,果不其然地看见那个坐在床头正一脸着迷地玩着昨晚她手里的游戏机。

 

一头蓬松的刺猬头,那双明亮的棕眸,他身上的许许多多都仍然一如往年。只是棱角分明了许多,身子拔高了不少,眼底的黑眼圈重了几层。

 

她从被子里伸手戳了戳他的腰,他一个激灵地抖了抖身子,而后回过头稍稍哭丧着脸嘟哝道:“差点就All Combo了……”不消片刻又精神了起来,凑过脸笑眯眯地俯视着自己,“京子酱,早安。”

 

他和她的距离不远不近,呼吸凑在一起没有暧昧的相近却有着温情的距离。京子也笑弯了眉眼,在早晨美好的阳光着实迷人,“早安,纲君。”然后是一个意料之内的早安吻,轻柔不失感情,有着那份亲热,少了一分急切,正正刚刚好。

 

翻身从床上起来,把恋人从房间里打打闹闹般地推出去,面对衣柜思考片刻后动作伶俐地换下了睡衣,打开房门看见正随性地站在门边等着自己的恋人看见自己后,在身后抱着自己脖子一起下楼,看着自己做完两份早餐后一起吃完——这就是两人在一起的日常。

 

难得的休息日,两个人却窝在了沙发上看了一个早上的电视录影,京子先前替他录好了好几期他一向喜欢的搞笑节目,本身不大留意综艺节目京子在录的过程中稍微接触了一下却也觉得新鲜,主持人的主持功力深厚,表演夸张而又不过分浮夸,并没有刻意制造的笑点卡得刚刚好,自然而然的,京子也成了这个节目的忠实粉丝。

 

“啊,说起来今天是难得的休假日啊。”吃着京子刚做好的咖喱,沢田纲吉嚼着嘴里的牛肉哼唧着。

 

“纲君有什么计划吗?”

 

他愣了一会,转头看着手里的腕表又思索了片刻,“嗯,出去走走吧。”

 

 

春末夏初的五月中旬,並盛街头的那棵樱花树开得最好,一簇簇盛开在枝头,在风里摇曳着春天里柔情的弧度。不习惯牵手的两个人走在街上,有点一前一后的错开,京子稍稍跟着他身后,距离是稍微一个摆手就能触碰到的距离。

 

当年习惯了的并排,逐渐被现在习惯替代,他说他习惯了保护,那么她也就习惯于他的保护。稍稍离开一只手的距离跟在他的身后,一个小步便能依偎,一个小退便能守候。

 

雾守的妻子库洛姆曾经笑着说自己像只百灵鸟,绕着枝头飞的距离刚好。她那时笑得无奈,说歆羡能与自己爱人一起并肩战斗的库洛姆,谁知道库洛姆却也无奈地回:“有时候骸大人也希望我能退居他身后,做一只伏在他肩头的鸟。”

 

那便能捧着呵护,那便能拥着守卫。经历了多场战事的沢田纲吉便是如此,恨不得将身后的人狠狠用披风裹紧不受一丁点的伤害。

 

他指着前面的分岔路口稍稍一个侧头对她说:“我还记得五年前在那个转角的事。”

 

京子盈盈笑着,“我也还记得当时纲君涨红着脸磕巴的样子。”惹得沢田纲吉又是一阵脸红,稍稍赌气似的转过脸稍微加快了步伐往前迈步,京子亦是亦步亦趋,转过街角便看见不远处那个还挂着烫金大字的并盛高中门口。

 

“走进了门口,走过不远是两棵梧桐树,再往左拐进去就是礼堂……”按着回忆,两个人并排走进了昔日的并盛高中。五年的时间不长不短,或多或少的变化亦是体现在校园的风景里,比如说教学楼下多了好几排植物坛,礼堂前新种了两棵樱花树。

 

樱花开得正好,春日的阳光暖人,他们两人站在礼堂的门口看着满天飞舞的樱花含着笑容不经意间互相对视。

 

时光也就刚刚好,对的人站在眼前就是最美的风景。

 

笹川京子看着他从善如流地从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粉色的鹅绒盒,牵起自己右手。

 

没了当年的仓惶紧促,没了当年羞涩难当,沢田纲吉也已经不知不觉成为了那个棱角分明的大人,她看见他笑得一脸醉人的温柔,自己溺毙在那双温柔的眸海里。

 

用世上最动听的声音,说出最动人的话语。

 

“嫁给我吧。”

 

Fin。

 

 

#后记

  前前后后耗时两小时不到,码完了3000-的字数我也是对不起当时涌泉般的脑洞,写到最后遗憾地感觉并没有写出当时脑海里浮现出的京子小鸟依人的状态,反而把她写得温婉知性了起来,而且似乎也没能很好体现出小鸟系女友的特征啊sad(这就是传说中的偏题)。

  甜甜蜜蜜的蜂蜜感没有写出来真的是太糟糕了,而且性格拿捏得果然已经偏离了原著很多,不过想一想,经历那么多时间的积淀,那个废柴纲总归是要找到那个心爱的女人变得成熟,我想我在这里唯一保留下来的稚嫩就是还是喜欢打游戏这一点吧(笑)

  那么这次的OO系恋人系列就此结束了,以此纪念我初中曾非常喜欢的冷门CP——2795。祝福各位中秋节快乐!

【OO系恋人系列】其他作品

[OO系戀人系列/fin] 賣蠢系男友 feat.蕉橘

[OO系戀人系列/色气向] 包心菜男友 feat.蕉橘

评论(3)
热度(17)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