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理

我喜欢易烊千玺这件事,我还是很庆幸起码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

易烊千玺对我的好或许全部来自于他的本能和性格,甚至是关于那令人生疏的礼节,但是我却没办法矜持克制住自己的心脏因为这些一点一滴堆积起来的名为“喜欢”的心动。

我叹了口气,我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变成这样,或许那句话说的对,“我与你们喜欢的感情一模一样,只是我喜欢的人刚好性别相同而已。”

反复确认后得出的结论在那一晚我的的确确实实吓到自己,逐渐发酵起来的“喜欢”因为被得到认可而在一瞬间膨胀爆炸充斥着每一个细胞的边边角角叫嚣着爱,但是同时袭入眼眶的却不知道是喜是悲的泪。

真痛苦。
 真幸福。

矛盾所相互冲击着的疼痛感不断以一定的基调撞击着心底,人心是肉做的,我也算是真切地体会到了什么是爱恋带来的酸楚,刺激全身上下沉寂的细胞浸泡在逐渐染上他人色彩的血液里开始躁动。

那个人已经开始不知不觉侵占所有关于记忆的脑细胞,回忆用的中枢神经负荷的也全是那个人的一切。然后呢?然后开始习惯开始学会接受,尝试喜欢他喜欢的,尝试他曾做过的,口吻里有着不经意的模仿,笑容里带着那个人的味道,会假装不经意地提起,会私下四处搜集,会期待下一次见面,会想与他更多的交汇。

可惜不是。

我是高冷的处女座,我恰恰与所有的暗恋背道而驰,也没有义无反顾地走向明恋。用刘一麟的话来说就是,给人一种“有你亦可无你也可”的酸爽感。

说起来我和易烊千玺接触真的不多。几次同框自制综艺次数两只手数完还能剩,我其实也是心疼网上一群自称考拉猫的西皮饭一帧一帧扒着看出老花数其实不知道算不算莫须有的粉色情节,我看着她们乐,其实自个也乐,毕竟有个脑洞让自己图想,这份感情还有人一起幻想。

至于什么微信啊企鹅啊的社交工具我们虽说也是有过那么几次(等于三次)交流,但也只是互相沉寂在聊天栏的底层我自个儿默默地一遍遍翻看,顺带一提那些小说里的四人微信群什么的那真的没有,我自己倒是想有个可是始终没敢建。

最重要的是,我根本不知道易烊千玺的微博小号是什么,要是谁有的话求私信,酬金没有,我用大号给你点个赞可以吗?

感谢老天让我察觉到这份来之不易去之更不易的感情,让我及时收住我继续探讨甚至已经开始盘算咨询恋爱专家的想法。毕竟这是我初恋,莫名地就被刷了几下好感度脑残手抽开了个TAG看了几篇同人,翻来覆去辗转难眠思考了一晚上起来肿着眼睛都快要哭了,你说一个这么高冷的处女座怎么就被射手座给攻下了?不合理。查了星座,也不合理。

不合理的太多,盘腿坐在床上抱着熊娃娃纠结着理由的我却始终没把这份感情合理与否算进去。

“易烊千玺这么好一个人,怎么可能不喜欢。”那天罗庭信咬着冰葫芦有一下没一下地吸,在我问到他为什么喜欢易烊千玺的时候这么回答到。虽然后来他反应了下,又说了句:“不是那种喜欢啊我跟你讲……”

现在想想我是后悔没有趁机揶揄他,可是又想想那句话我又觉得真是一句话囊括了所有理由,可谓字字珠玑。

喜欢一个人本事就是不合理,只是为什么偏偏喜欢的是你那绝非不是不合理。

#TBC(?)
 #初次涉水,大约是还没写完的文案w懒得保存就直接发吧w有机会的话再写正文吧w

评论(1)
热度(1)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