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如新

# 很早之前就已经有过一次的世界观设定,有点中二,将故事开头拉长了一点点,没有接下来的故事

# 2016年现在,我和这两小个一起走过了6年半噜>3<


01

人是可以成长的,与其说是随着年龄而成长,不如说只有成长了的才能称之为“人”,没有成长历程的婴儿,就像是还保持着兽性的人形。


人类文明进化史所不断佐证着这句话,不过很多历史也不断试图用自身的失败来推翻,战争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镜音连对此并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目光平视,看着荒芜的世界逐渐地、逐渐地失去人的生气,看着远处的某方有绽开了硝烟的蘑菇云,就像是神明重重往地...

12:02 A.M.

#  我保证是我今天出现的最后一次,没什么能说了,祝大家鸡年大吉吧…

#  CP:如月恋 ? 师走驱


师走驱看了眼手里的便签纸又看了眼身边笑容灿烂的如月恋叹了口气,“明明坐反了新干线却发现是环线…这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几率在我的日常里几乎和零是相等的。”粉发的青年哈哈笑出声用力地按下他的肩膀安慰道新年新气象,他撇了撇嘴说这个说服力不太强。


背着半空的背包与搭档在商场里扫荡,年末的购物中心总是人满为患,圣诞与正月将至让到处都是喜气洋洋,12月的末尾依然让人忙忙碌碌地穷开心。师走驱走在如月恋后头一个个...

11:07 A.M.

#  哎这个就暂时不加tag了,只是在想应该还是要补完这个系列的,或者哪天有心情再重新补一篇,哎先占个坑吧

#  CP:文月海×霜月隼

隆冬大雪窸窸窣窣地敲打着窗沿,屋里躁动的暖气逡巡了一圈沿着脚尖爬上脸留下红晕,电视里一遍又一遍地播放着不知所谓的电视广告,与咕啾咕啾的水声一唱一和。

 

缓和有如仲春的屋内正上演着不可描述的情色画面,两个衣衫半褪的壮硕男子伏倒地面忘乎所以地交缠接吻,唇舌纠绕,津液连成银丝,肢体间的距离相贴仿佛连空气都无法容下,精致人鱼线下交合的下体在未曾停歇的喘息声里动作的频率不断上升。

 

不合时宜的...

10:06 A.M.

#  不好意思,还是我,圣诞快乐已经被我说烂了,那就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  CP:神无月郁 ? 水无月泪


暖阳高挂的早晨并没有为年末的寒冬增添几分暖意,隆冬大雪一晚过后的街道纯白而安静,偶尔擦身而过的行人小声细语,远处车轮碾过雪地咯吱咯吱作响,神无月郁看着眼前膝盖高的积雪被堆起在路边足足快到腰间,只好祈祷将到的正月不会是个暴风雪天。


他重新提了提两边勒手的购物袋,回过头去看身后不远处正小心翼翼挪着脚免得滑倒的水无月泪,说话的时候在视野前呼出一团白气氤氲了对方的轮廓,“泪,不用那么小心也可以...

08:09 A.M.

#  没台词了,总而言之是个美好的早晨!大家圣诞快乐!

#  CP:叶月阳×长月夜


长月夜还捣腾着手里的汤勺时被肩上突然一沉的重量吓了一跳,手上汤碟里的汤汁抖了抖险些撒了出来,然而肩上的罪魁祸首似乎并没有自知之明,只是更凑紧了点用力嗅了一嗅,“喔——太好了,早上是夜的味增汤。”


长月夜刚憋到嘴里的话一下子又没了脾气,撤下手里的汤勺小力地敲上了肩上人的额头,得到对方吃痛的一喊后才笑道:“别每次都大惊小怪的。”


“不挺好的嘛,毕竟我最喜欢夜的味增汤了。”早晨因未开嗓而异常低沉的嗓音在耳边笑...

05:04 A.M.

#  深夜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总而言之,先祝大家圣诞快乐吧w

#  CP:卯月新→←皋月葵


皋月葵睡得迷迷糊糊之际正想翻个身突然被谁贴上来抱了个满怀,虽然说没到吓得骤然醒神的地步,但多少也还是清醒了点,“新?”


背后的人点了点头又勒紧了他的腰腹,皋月葵搭上腰间的手轻轻地拍了拍软声问,“做什么噩梦了?”


卯月新支支吾吾地说话不清楚,皋月葵瞄了眼床头上的电子钟依稀看见才凌晨五点刚过,想转身腰间的力道就又收紧了些,没辙他只好安静地继续轻轻拍着那双禁锢他的手,等身后的人慢慢从梦魇里回过神,良久,有闷闷的声音...

01:03 A.M.

#  是个美好的圣诞夜呢w

#  CP:弥生春→睦月始


“还在忙?”


弥生春敲打着键盘的手指闻言停下,透过桌角暖黄的灯光他抬眼看黑夜里模糊镀上金光的来人,“始还没休息?”


睦月始将一杯飘着浓郁茗香的红茶放在他手边后缓步踱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刚刚敲了门你也没留意,时间很晚了。”弥生春看见他随手从沙发边上的小台几上抽出一本书,拉开了阅读灯后似乎打算读起来,转头看了眼屏幕右下角的始终显示着“01:03”后倒吸了口气,心里琢磨了下原来从吃了晚饭后就已经埋头工作了这么久。


退后了椅子朝上方伸开了...

A's

▶ paro衔接 IF

▶ 流水账一样的情节,稍微让米库内心表个白w


人生有好多个几年,不过充其量也只是个定量而不是无限延伸的长度,米库里欧掰着手指数了几个十年后有些丧气,他瞧了瞧明镜一般的水面上这些年都没有多大变化的自己的倒影,叹了口气:“是不是也应该做点改变了呢?”


艾德娜的伞尖在快要落上头顶的时候被米库里欧在千钧一发之际成功闪避,他没好气地看着正因为突袭失败而同样丧气地叹了一口气的少女开口道:“艾德娜,拜托你不要再做这么幼稚的事了!”他把快到嘴边的那句你也老大不小及时咽了回去。


“如果不是你这么一副怀春少女的样子的话...

BAKS · 番外×2

 正文: [OO系戀人系列/海隼] BAKS


文月海曾在多次那个什么之后对自己的那方面的能力开始表示怀疑,不过又想到承欢的那个人是作为Alpha中变异人的存在后,尽管存在着寻求借口的可能性,他还是坚信只是那个人身体素质太好,可能跟身体不适没有联系的必要。


但他还是不死心地在和弥生春的一次闲聊里无意提起过这事,弥生春在通讯电话的那头听完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跑到书房里好死不死地去问睦月始:“说起来,始最近腰不怎么痛了呢,是我的问题吗?”


文月海还没来得及在胸前画完十字,就已经看到可视通讯屏幕里他被一个肘击和膝撞跪在地上痛得直嚎,睦...

纸烟

# Cast:文月海 & 弥生春

# 又名:黑心春的OOC py交易【x

# 设定衔接 《空枪》&《空杯》


弥生春手法娴熟地从风衣兜里掏出烟盒开盖递到文月海面前撇了撇头,后者看了眼对方笑着从烟盒里抖出一根烟游刃有余地擦燃火柴点着搭上唇边,“这是我最贵的烟了,别嫌弃啊。”


文月海眨了眨眼不接话,港口的风有些大,火柴上摇曳的火苗一瞬间晃了他的眼,微妙地让他想起那天在仓库门前自己扣动扳机时溅起的微小火星。弥生春看罢,迎着风深吸了口气而后缓缓吐出一个烟圈,“人生的路...

乱七八九说话

  这半年来,我觉得我跟木村有点瓜葛,谜一样的瓜葛……

  我6月至今,对海隼和史雷米库喜欢的程度不相上下,要死要死的程度(虽然在喜欢的程度上都偏攻方。

  最近发现自己比较喜欢一个套路,就是喜欢无意识状态下的双向暗恋状况下有一个人终于认识到自己喜欢对方,然后就是小心翼翼地捧着这份心意又不去试探,维持着原来的状态在心里叫嚣着喜欢你,偶尔做点情不自禁的事既激动又小有不安,即使知道对方也难以发现自己的小九九。

  然后我发现了,这个套路都是良平役www,一个隼一个史雷。

  这样的小九九多可...

[OO系戀人系列/海隼] 好きなのに

▶ 贝壳系:关键时候将珍惜之物藏纳身中深处

▶ 老规矩的白年长


“负责化妆道具组的镜音铃小姐今天因为感冒不能来哦♪”


文月海看着眼前不知为何一脸得意的霜月隼有些不明所以,“我是不是该有种不好的预感?”看见霜月隼笑眯眯地耸了耸肩,宽大的僵尸长袍松松垮垮地架在肩头将他高挑秀雅的身形勾勒出几分葇荑之态,文月海上下打量了一番暗想颇有点玉树临风的味道。


“所以就由海哥哥来帮我做指甲吧☆”雪白——通称白魔王的霜月隼挥起那对藏蓝色的长袍大袖露出“我知道你会照做”的微笑道。


被理所当然般地拜托到的人看了眼化妆间因为人员缺失而乱成一团的现状,再回过头去看...

1 / 6

© 二十尔玉 | Powered by LOFTER